第3章 金手指

那天中午,原主跑到余秀珍工作的服装厂大门前,死活跟她要300块钱,说是好朋友的生日到了,要请她去高档餐厅吃饭。

余秀珍苦口婆心地跟女儿讲道理:家里并不富裕,同学之间请客吃饭,心意到了就可以了,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去高档餐厅,只答应给100块。

结果原主完全不领情,突然跑到马路上威胁余秀珍,谁知道一辆大货车刚好冲了过来,司机来不及刹车,只好紧急地转了个弯,撞上了路边一个载着玻璃的人力三轮车。

三轮车上的人没事,只是一车的玻璃在货车猛烈撞击下四分五裂,其中一小块碎片飞溅到了原主的左眼里,她受到惊吓,眼睛又疼,当场就晕了过去。

后面的事情杨梅就不知道了,估计是被余秀珍送来了医院。

杨梅有些疑惑,既然自己穿来了,说明原主已经死了,可她只记得晕过去了,至于怎么死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是手术出了意外?

取出碎片算不上什么大手术,出医疗事故的可能性非常低,就算出了意外,这么大的医院也肯定会有应对措施,不至于威胁到性命。

或者,吓死的?不至于吧,这么大个姑娘,胆子这么小?

想来想去想不通,杨梅又有些头疼。

算了,暂时先不管这些了,先处理眼前的事再说。

不论原主是怎么去世的,终归是便宜了自己,以后,自己就代替她好好孝顺她的父母吧,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前世没有亲人的遗憾......

“小梅,你没事吧,啊?”耳边传来余秀珍焦急的呼唤声。

杨梅回过神来,忙摸索着抓住了她的手,“没事,妈,刚才眼睛有点疼,现在好多了。”

这声妈叫出来,她还以为会很不自在,没想到还挺顺口的,好像已经叫了几百几千遍。

接着听到杨瑞往外跑的声音:“我去叫医生!”

杨梅不由笑了起来,这个便宜哥哥,看起来对原主很不满,其实也是很关心她的嘛。

医生护士很快都来了,仔细检查了一遍,还好没什么不妥。杨梅也就在医院无所事事地养了七八天的伤,期间她也问过余秀珍关于手术的事情,据余秀珍说,手术很成功,并没有任何异常。

杨梅也就慢慢放弃了追查这件事,也许是原主突发急病吧,如今也只能这样想了。

总算等到了拆纱布的日子。

当眼睛上缠绕的最后一层纱布被拿下来后,杨梅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病房里光线很暗,窗帘被拉了下来,应该是怕强光对她刚恢复的眼睛有刺激。开始的时候,只能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在眼前晃来晃去,渐渐的,能看清每个人的脸了。

爸爸杨树林皮肤偏黑,憨厚老实型,胜在个子高,倒是显得很有安全感;妈妈余秀珍细眉琼鼻,偏瘦,看的出来年轻时是清秀小佳人一枚。

奇怪的是,她对这对夫妻并没有什么陌生感,或许是原主的记忆太深刻了吧。

“爸,妈,我终于能看见了!”

这么多天的黑暗摸索,杨梅很不习惯,能重见天日实在是太好了,她非常的高兴。

杨树林夫妻脸上的紧张总算松懈了下来。

旁边的杨瑞则臭着一张脸:“当然能看见了!你又不是瞎子,只是受伤了而已,搞得像角膜移植一样。”

杨梅也不介意他的态度,她看得出来,这个哥哥虽然总是怼她,但对她的关心也是货真价实的。

于是,她笑眯眯地冲杨瑞招了招手,“哥,你过来一下。”

“又干嘛?别闹啊,我可不会像爸妈那么好说话。”杨瑞慢慢挪到她跟前,警惕地盯着她。

杨梅黑线,原主到底在家里是有多闹腾啊,瞧把这小伙子也吓的。她站起身,双手拧住了杨瑞的两边脸颊,扯了扯,又凑近看了看。

浓眉大眼,光洁白~皙的脸庞,很俊朗。

“没想到我哥长得还挺帅的,嗯,皮肤也不错。”她满意地点头。

杨瑞一把拉下她的手,皱眉揉了揉自己的脸,诡异地瞪着她,“你吃错药了吧?鬼上身了?”

杨梅哈哈大笑,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和谐,她的心情非常美妙。

“看起来恢复得不错。”旁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笑眯眯地说。

杨梅听父母叫他常医生,很年轻,大概二十多岁,中等个子,长得很耐看,最特别的是一笑起来脸上就会出现两个酒窝,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常医生又用医用手电筒检查了一遍杨梅的眼睛,然后就宣布她可以出院了。

等他一走,杨梅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病房的卫生间,在镜子前仔仔细细地照了照自己现在的样子。

长长的刘海几乎挡住了整个额头,黑而粗的眉毛杂乱无形,配在这张鹅蛋脸上非常的不协调。

皮肤白嫩,鼻梁挺直,鼻翼两边毛孔有点粗大;樱桃小口,但是一点都不红润,很多皮屑,好像原主不喜欢吃水果蔬菜。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葡萄一样的眼睛,黑白分明,动过手术的左眼一点都看不出痕迹。

她松了一口气,还好长得不随爸。

原主其实挺漂亮的,比自己前世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自己前世偏艳丽,而现在的长相偏清纯,总的来说她很满意。

不过——她嫌弃地拨了拨额前的长刘海——这打扮太土了,生生地拉低了颜值。

“咚咚咚”,有人敲门。

杨梅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凝神看了过去,顿时瞪大了眼睛。

她居然透过卫生间关着的门,看到了外面正敲着门的哥哥杨瑞!

见鬼了!

杨梅忍不住眨了眨眼,这次看到的只是关着的门。她闭了闭眼睛,然后再次凝神看过去,又看到了门外的杨瑞。

不会吧,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透视眼??

杨梅激动得想挠墙,艾玛呀,重生者的标配啊,她终于也有金手指了!

“杨梅,掉厕所里了?该回家了!”门外传来杨瑞不耐烦地喊声。

“嗳,来了来了。”杨梅忙拍了拍自己笑僵了的脸颊,收敛表情走了出去。

病房的卫生间在进门右手边,杨梅出来时,因为太兴奋,脚步便轻快了一些,差点撞上一个从外面走进来的高大身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