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17岁

“好的任总。”贾琴恭敬地应了声,转身就往门外走。

走了几步,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回头对杨梅一脸诚恳地说:“梅子,你别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是,你是长得漂亮,但你已经28岁了,还有几年青春饭可以吃?任总是有老婆,可他有钱有势,你跟着他不会吃亏的。再说,你一点背景都没有,就算去告,又有谁肯帮你?别忘了,你只是个孤儿!”

原来如此......

呵,说得真是冠冕堂皇,亏得自己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没想到区区一个外贸部经理的位置,就能让她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给卖了。

杨梅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先是劈腿的男朋友,现在是背叛的闺蜜,自己真是眼瞎啊。

“说这么多做什么,老子还就不信有钱搞不定的女人。”任白奇不屑地看着杨梅,冷笑道,“平时装得跟个圣女似的,等老子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跟别的女人一样,跪着舔老子的脚趾头!”

杨梅心里恨极,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头,一股铁锈味在口中弥漫开来,脑子立刻清醒了许多。

她猛地站起身,拿起桌上的啤酒瓶就朝任白奇脑袋上砸去。

任白奇正准备来个软香入怀,一时意乱情迷,被砸了个正着。

“赶紧把她给我拦下!”他倒在地上,捂着流血不止的额头气急败坏地喊,“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刚打开门正准备出去的贾琴被这一幕惊呆了,条件反射般地拉住了杨梅,杨梅抬脚一个横踢,五厘米高的鞋跟正中贾琴的心口,贾琴惨叫一声,仰面跌倒。

还好,这么多年的跆拳道不是白练的!

杨梅一把扯断了她脖子上的心形项链,转身踉踉跄跄地奔出了门。

这一连串动作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她觉得浑身软绵绵的,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叫嚣着。

城市夜晚的灯光在眼前摇晃,像是炫彩的万花筒,灿烂却令人头晕目眩。

耳边突然响起急促的刹车声,她的身体被猛烈地撞飞,然后砰然落在几米远的马路上,彻底没了知觉。

......

疼,钻心的疼。

杨梅费力地睁了睁眼,却怎么都睁不开,眼前一片黑暗。她艰难地伸出右手在眼前晃了晃,心开始一阵阵下沉。

不会吧?她只是随意吐槽了一句自己眼瞎而已,老天爷不会这么听话,真的让她瞎了吧?

抬手摸了摸,眼睛上缠绕着几层好像纱布一样的东西,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小梅,你醒了?”一双温暖略有些粗糙的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帮助她坐了起来。

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女人,是谁?杨梅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声音,却没有丝毫印象。

“我...怎么了?”

“你这孩子,还好意思问怎么了。”女人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恨铁不成钢,“要不是那个司机及时转了个弯,你现在小命都没了!”

杨梅模糊记得自己从贾琴家冲出来后是出了车祸,但后来的事情就想不起来了。

“那我的眼睛......”

“哦,不怕,是有个玻璃碎片扎进眼睛里了,医生已经动手术帮你取了出来,过几天就能好。”

女人一边安慰她,一边放了杯温水到杨梅的手里,“渴了吧?喝点水。”

莫非这是一位送她来医院的好心人?杨梅心想。

“真是谢谢你了。”她感激地说。

“傻孩子,跟自己妈妈说什么谢谢,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妈妈就高兴了。”

正喝着水的杨梅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妈妈?印象中自己好像是个孤儿吧?难道是当年抛弃自己的亲生妈妈找来了?

28年前,院长妈妈是在孤儿院门前的杨梅树下发现她的,据说当时的她哭得小脸发紫,身上除了一件旧外套,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于是取名叫杨梅。

小的时候羡慕别的同学有爸妈,总是为父母抛弃自己找各种理由,后来长大了,渐渐的也就看淡了,也没想过要去找他们,毕竟都已经有了各自的生活,贸然去相认只会给彼此带来困扰。

但内心里,她其实还是渴望亲情的,要不然这么多年下来,也不会为了找到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为将来的孩子找个好爸爸,将自己拖成了剩女。

杨梅正想仔细询问对方的身份,就听到一个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杨梅!你什么时候能懂点事,成天这么闹,有意思吗?”是一个年轻男人愤怒的声音。

杨梅有些懵。

她干啥了?不就是砸了渣男踢了贱女吗?再说那俩货狼狈为奸陷害她,她还没找他们算账呢!

杨梅刚要反驳,脑仁儿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数不清的信息像潮水一般涌了进来,涨得她恶心想吐。

无数画面像回放一样,一帧一帧的在杨梅的眼前快速划过,从牙牙学语到步入校园,从黄毛丫头到青春少女,最后止步在迎面驶来的货车前。

那是一个女孩从小到大的回忆,却不是她的回忆。

疼痛很快过去,杨梅捧着脑袋满头大汗地倒在床上,心里百味杂陈。

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已经死了,只不过又重生到了另一个女孩身上。这种小说里才有的荒诞情节,杨梅一直都嗤之以鼻,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世界可真玄幻。

算了,反正在原来的世界也是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既然老天爷安排她重生,那她就好好地活出一个未来。她杨梅别的不说,论顽强的生命力,比小强也差不了多少。

杨梅迅速在脑海中整理了下原主的主要信息。

这里应该是地球的平行世界,她所在的地方属于华夏帝国,目前的生活水平类似于前世的九十年代末。原主也叫杨梅,17岁,念高二;爸爸杨树林,是个出租车司机;妈妈余秀珍,在服装厂上班。

刚才冲进来怒骂她的,是原主的哥哥杨瑞,因为上学晚了一年,19岁了才念高三,跟原主同一个学校。

至于原主死亡的原因,杨梅也是一头雾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