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传说中的第一次交锋

“咣”的一声,杜夫人手里的茶杯狠狠的搁到了桌上,人也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刚刚从洛妍院子里跑来的兰叶已吓得跪下了:“奴婢不敢撒谎!”

杜夫人盯着她,定定神才道:“你把这事儿从头到尾细细说一遍。”

兰叶道:“今儿午后,如梅姐姐说公主要在屋里多插几支菊花应季,我和桂华就跟她去摘了几支,到屋里时,看如梦拿了个玉佛,说是安然公主给的,在天龙寺开过光的吉祥物儿,我们都说好看,公主便戴到了脖子上,没想到没过半盏茶功夫,她就突然难受起来,一口吐出了条虫子便晕过去了,那虫子鲜红鲜红的,桂华原是南边的人,就叫起来是蛊,要烧掉,如玉却说要拿给太医看。正乱着,公主又突然醒了,开口就问,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整个人居然完全变了模样,如玉如翠的名字也不叫了,叫她们什么珠,什么青青。”

说到这里,兰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公主的变化实在太吓人了,怎么看怎么都不是那个一天到晚痴痴怨怨的女人,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令她都不敢直视的光彩,那种气势,就算自家那么威严的老爷,似乎也比不上。

“后来呢?”杜夫人见她不说话了,立刻追问。

兰叶忙道:“回夫人,后来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公主让我出去,只让桂华和如玉她们四个留下,没多久就见如翠出来,把一些灰埋在了墙根下面。过一会儿,桂华也出来了,说是公主问她,虫子是什么,应该怎么处理?便听了她的话,把那东西烧了、埋了,后来却没让她在屋里伺候。我悄悄的去窗外听了听,公主似乎在问如玉几个这三年的事情,一件一件都问得很细,说到她自请以平民礼和一道袁奶奶嫁进来的时候,‘啪’的一声像砸了一个茶杯,我怕她们收拾的时候看见我,没敢再听,就赶紧过来禀告夫人。”

杜夫人的心里早是惊涛骇浪,她是江浙大家族出身,对巫蛊之事并不大当真,但大理朝权贵多有滇人,对蛊术极为相信,市井里也常有蛊术的传言,所以这几年大家也就渐渐的将信将疑起来。想了想便又问:“那东西,是桂华叫出名字的?又是她让烧的?”

兰叶忙点头。杜夫人沉吟片刻:“你做得很好,这事情千万别说出去,赶紧回去,留意一下她们在说什么做什么,然后让桂华过来见我。”

眼见兰叶步履匆忙的出去了,杜夫人长出了口气,转眼看看身边的郑妈妈与红樱绿蕉三个人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口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还好红樱见机,看兰叶神色慌乱,便把闲杂人等都带出去了,她身边,也就这三个是最可信的,这事儿,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兰叶回到落云居的时候,院子里一个丫鬟也不见,她也顾不得别的,赶紧便去找桂华,只见她却在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忙问:“你在做什么?院子里的人呢?”

桂华一惊,看见她才出了口气道:“吓死我了,我在找我娘给我的楞严咒护身符呢,我真糊涂,居然嫌麻烦收起来了……哎呀找到了,太好了!”

兰叶皱眉道:“什么护身符?夫人让你过去呢!”却见桂华已将一个石头挂坠小心翼翼的挂在脖子上,又摸了几下确信挂好了,才道:“夫人一般不是找你么?难不成你告诉夫人公主吐了情蛊的事情?”

兰叶赶上一步,压低声音喝道:“想死呢,夫人说了,这事儿绝不能外传,要找你问个仔细。”又指了指上房问:“我出去这阵子,可有什么消息?院子里的人呢?”

桂华脸上变色,半响才道:“那边一直关着门,没出来过人,小丫头大概都偷懒去了吧。”她可不敢说,刚才已经有两三拨小丫头来问她蛊虫的事情——先头她叫得声音大概太大了,有好几个小丫头听见了。这会子,估计全院的丫头们都和她一样,有佛的找佛,有符的找符,实在什么都没有,也正在找大蒜吃!

兰叶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你等一下。”说着出门,悄悄到上房外听了一耳朵,里面似乎是如梦在说最近这次受伤的事情,只听公主道:“居然是这样,好威风的二爷!”声音煞气十足。

兰叶只觉得这声音都让她心里发冷,不敢多听,退到院子里,向桂华低声道:“你快去夫人那里,她们还在说这三年的事,估计快说完了。”桂华点头离去,心里打定主意回来好好吓唬下那些小丫头,不能让夫人知道自己把蛊虫的事情说了出去,不过也得说明先前乱的时候,院子里只怕已经有几个丫头听见了,以后万一有什么,夫人才不能怪到我头上……

兰叶不敢走远,只在回廊上发呆,又觉得院子里静静的十分吓人,忙把几个打扫的小丫头叫出来扫落叶子,见这些小丫鬟们个个脸上都带着惊恐的神色,不由叹了口气,看来这事儿瞒不住了,便低声呵斥她们几句,令她们别出去乱说。

又过了好一会儿,上房的门突然打开,居然是公主自己挑头便走了出来,明明还是平常的衣服,看着却似乎高了许多,锐利的眼光在院子里一扫,更是连最角落里丫头也不敢大声出气。只听她冷笑道:“好,很好。”回头便道:“天珠、青青,你们几个动手把屋子那些破烂瓦罐都给我扔院子里,砸了!”

兰叶吓了一大跳,却见如玉几个毫不犹豫,果然便将屋子里的一些花瓶、盆景、盘子碟子统统扔了出来,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不但院子里的小丫头们吓傻了,连兰叶都楞得说不出话来,心里只转着一个念头:“她莫不是失心疯了?”

又听她道:“把墙上的字啊画的都扯下来,烧了干净!”兰叶心里愈发惊了,眼见没人注意到,悄悄的便溜了出去,一路奔向夫人的天禧居。

杜夫人刚刚听完桂华的回报,心里越发乱了,又看见兰叶满脸惊慌的跑了进来,撑不住一叠声问:“又怎么了?”兰叶慌道:“不好了,公主在砸屋子烧字画呢!”杜夫人“腾”的站了起来,身边的郑妈妈却道:“夫人别急,只怕这会子过去不好看,再说,高太医只怕也快到了。”

杜夫人重新坐了下来,沉吟道:“兰叶、桂华,你们赶紧回去,别让人看出来了,如果砸完了,便赶紧把院子收拾好,再打发个小丫鬟来找红樱。我看她身边那个如玉是个稳重的,兰叶你想法子提醒她别闹大了不好看。绿蕉你去看看高太医什么时候到,若到了,让他歇一歇。”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有小丫头来找红樱说落云院已经收拾好,杜夫人这才只带了红樱、绿蕉和郑妈妈三个,快步向落云院走去。院子里果然已看不出什么迹象,小丫头该做什么还在做什么,却个个显得有些心惊胆战的样子。兰叶便上来请安,又扬声道:“夫人来了。”桂华去挑起门帘,杜夫人定了定神,才慢步走了进去。

只见这间正房里如雪洞一般,字画装饰果然一件不剩,四个丫头脸色肃然的上来请安,洛妍却一个人背对着门坐在梳妆台前,那背影孤高落寞,似乎能散发出十二分的寒气来。

杜夫人暗暗心惊,胡乱向丫头们点点头,便向洛妍走出,却见她蓦地转身站起,深深看了杜夫人一眼,眼神竟如刀锋般明亮锐利,杜夫人脚下不由一顿,洛妍已垂下眼睑淡淡的道:“杜夫人好。”

杜夫人大吃一惊般退了一步道:“妍儿今天是怎么啦?怎么叫起我夫人来,莫不是生了母亲的气?”

洛妍瞪大了眼睛,仿佛比杜夫人受了更大的惊吓:“什么?平常我叫您母亲?”

杜夫人心里一冷,眼睛死死的盯着洛妍,洛妍毫不避让的与她对视,目光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仪,没一会儿杜夫人便受不住了,拿帕子擦了擦眼角,一叠声道:“这是怎么啦?这可怎么好?快去请太医来!”

绿蕉应了一声,正在出去,却听一声:“慢着!”

洛妍目光漠然的在杜夫人身边三个人身上打了一转,看得她们都低下头了,才一句一顿道:“夫人放心,我已经问过天珠她们,这次大概是伤到头了,醒来后才会把这三年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太医那里,先问问他有没有治外伤失魂的药才好。”

杜夫人心里只觉微微一松,看来这位大燕公主也不愿让人知道“情蛊”,外伤失魂虽然也不好听,说不定还要牵扯到二郎,但总比巫蛊之事祸及全家要强得多。此刻她的心里,不知不觉已将情蛊之事信了七八成。她笑了一笑,看着洛妍想说些漂亮话儿,却见她眼角微微一挑,脸上似笑非笑,目光冷如冰霜,顿时只觉得喉头一噎,什么场面话也说不出来了。

眼见屋里的气氛越发凝重,却听屋外有人通报:“太医来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