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传说中的情蛊

这一天的上半夜,升级重装版的慕容洛妍喝了八次水,出了两次恭,脑子还是一片浆糊。

她在记忆库里拼命翻找,似乎都没有找到太多对摆脱目前困局有用的信息,回想了无数网络穿越小说的情节,也没有发现可以借鉴的案例:她骑射虽然不错,却不是什么武林高手;经商这条路子,对她来说更是行不通;勾搭上前来看病的医生或者男主的兄弟?开什么玩笑!医术毒术仙术,统统的不会……她最擅长的,不过是见缝插针的搞采访,难道要去独家访问杜夫人,请问你是怎样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古代主妇的?

当如玉(虽然她更喜欢天珠这个名字),第九次问她:“公主您需要什么?”洛妍心里一声长叹:算了,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自行车。

半梦半醒之间,两世生活的零碎片段似乎又在脑海里循环播放;她看见美丽优雅的敬妃低头间,脖子里露出的那个玉佛挂件,“这个挂件是天龙寺高僧加持过的,不但能祈福驱邪,还能不沾蛊祸呢。”“蛊是什么?”“你们大燕地寒,没有这些害人的东西,我们大理那里可不一样,像你这样漂亮的年轻女孩子是不会在外面轻易吃喝的……”“为什么?”“万一被黑心人看见下了情蛊怎么办?”

一个激灵,洛妍睁开了双眼,梦里的对话再次在脑中流过,她发现,自己终于找到了需要东西!

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当纱窗外透入第一丝曙光的时候,洛妍已经将计划书在心里默记了三遍,然后,放心的睡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如玉如翠(她原来应该叫青青)的眼神里有些担心,洛妍却觉得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不顾她们反对,她试着起来走了两步,脚果然还有点软,但在屋里走完一圈便好了很多。

早点是最简单的碧粳粥和四样精致小菜,洛妍足足喝了三碗——让如梅(原来是叫梅子吧)惊得睁大了眼睛。

吃过饭后,洛妍让人将她扶到梳妆台上,如梦(还是原来的“小蒙”更好听)动手为她挽了个简单螺髻,又在颊上、唇上略用了些胭脂,铜镜里的少女立刻变得明媚许多。洛妍一边把玩这妆台上的小瓶小罐,心道:“原来真有天从人愿这回事。”眯着眼睛叹了口气:“这些天骨子都躺软了,今天要出去走走才好。”

如玉踌躇道:“公主你身子刚好些……”

洛妍一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就在我们自己院子里走走,并不出去,可好?”

如玉这才点头笑了,与如梅一边一个扶着她,慢慢走到门外。

重生六天,这是洛妍第一次出了这间屋,第一次晒到太阳,空气清新,阳光温暖,她舒服得只想叹气。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会古代阳光的味道,洛妍才仔细打量自己居住的这个小院——其实相当不小,布局类似于后来的四合院。自己所住的北房三间正房带两间耳房,东西各有有三间厢房,南面大约是门,不过站在院里是看不见的,因为院落里花木扶疏,东南角落是一片小小的竹林,靠南边居然还有座两三人高的石屏。

“真奢侈啊!”洛妍心情愉快的鄙夷着自己。院落有丫鬟上来请安,洛妍胡乱点点头也就罢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袋已经放了两天小电影了,但与近来三年有关的却几乎没有。地方、人、事,统统空白——不过没关系,这对她的计划不但没有影响,反而更有帮助!

在院子里慢慢走了一圈,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太阳虽然还有热度,风却清凉宜人得紧。洛妍找了处花木繁盛的地方,让人拿了躺椅来,如玉忙给她加上了一条薄毯,又劝她还是回屋休息的好。

洛妍从善如流,只略躺躺便起身回屋了。只是午后又出来转了两次,几乎把每一处花木都看了一遍,才心满意足的回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洛妍在外面的时间便更长了些,兴致也更高,又要喝茶,又要拿书,又要人把落花捡了埋在茶花树底下,又要人拿帕子去赶蜜蜂,却把如玉如翠赶回屋子,只把如梦如梅两个支使得团团转,自己玩得发髻也散了,回屋里又让如梦梳了头才罢。

午后醒来,洛妍喝了几口水,突然对如玉四个腰间的玉坠有了兴致,因看见有一个是菊花的,便让如梅到外面叫几个二等丫鬟,多采几支菊花进来插瓶。又问如玉道:“我记得敬妃娘娘原给过我一个玉佛的,找出来看看吧。”如梦就笑:“可不是,那可是好东西,敬妃娘娘也统共只有两件,倒偏了公主。”说着就回头去首饰盒里找,不一会儿便捧了一个小小的玉佛来。

洛妍凝视着这玉佛,跟记忆里果真一摸一样,绿得幽深的玻璃种翡翠,那佛像更是雕得生动圆润之极——自己原也是千方百计才求来的,到手了,挂过几天,也不过和那面跨时代小镜子一般随便放在了首饰盒里——从前那个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公主,哪里晓得“珍惜”两个字?

一会儿,如梅带着两个面生的丫鬟拿着五六支各色菊花进来了,看见如玉几个都在围着看原安然公主、如今大燕敬妃娘娘的玉佛,又是让天龙寺高僧加持过的稀罕物儿,也都先放下菊花,看起玉佛来。

“给我挂上吧,我还真有点想敬妃娘娘了。”洛妍淡淡的道,袖子里的手却慢慢握紧了帕子。

玉佛落在肌肤上的触感格外的冰凉,洛妍只低头抚弄着玩儿。没一会儿,几个丫头刚刚把菊花插瓶整理好,却见她突然捂住胸口,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双手用手帕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干呕了几声之后,哇的一口吐了出来,随即一头倒了下去。

如翠一步抢上扶住她,没等她和如玉把洛妍放在床上,一个小丫鬟已经指着地上尖叫起来:“蛊虫!蛊虫!”

洛妍吐在地上的一滩清水里,赫然有一只鲜红的虫子!

一片混乱之中,几乎没有人注意躺在床上的洛妍了,丫鬟们或者惊叫、或者跳开、或者找火要烧了蛊虫,直乱了半盏茶功夫,如玉才冷静下来,叫如翠用帕子把虫子收起请太医来看,却听见背后传来洛妍清晰而冰冷的声音:“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