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翠花儿,俺们来接你回家了

刘氏看了一眼她婆婆卢氏,才转过头来,对丑妇说:“翠花儿,这些年来辛苦你了。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不容易。俺和娘也是做女人的,最能了解当娘的辛苦了。”丑妇瞧着她这模样,仿佛真的是很关心她,可怜她的。

当刘氏把手探向她的脸的时候,丑妇忍住皱眉的冲动,她最讨厌与人有肢体接触了。不过她忍住了,就是为了看看刘氏接下去还能掰扯出什么花样来。

“翠花儿,当年那事儿……,俺知道你一定心里埋怨你爹娘和大哥。但这事儿,”刘氏说着很是为难地责怪地看一眼丑妇:“爹娘和你大哥也是没办法,你又不肯把胎儿打掉。这,这,这真是有辱俺们老柳家的门风啊。未婚生子,太也惊世骇俗了。”

她见丑妇不说话,叹口气,语气关怀说:“现如今平安这孩子也这么大崽儿了,这事儿的风声也过去了。当年爹娘和你大哥赶你出去,就是为了今日风声过去,事情平淡之后再接近回家住。”

这倒是出乎丑妇的预料了,平安都四岁了,来接她回家住?

当她三岁小孩好哄?

或许之前的原主会傻乎乎感激涕零地收拾包袱,带着孩子就跟她们回家了。

再说,今天这两人来到她家之后的作态,她要信了这两人,估计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原主复活。

丑妇抽出被刘氏亲切捉住的手掌,不着痕迹地在破毯子上搓了两下,才不咸不淡地接话:“当年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我和平安过得都挺好的。柳家婶子和嫂子,你二位请回吧。”

刘氏笑脸僵住,望一眼卢氏。婆媳二人目光交汇,传递各自意思。

看来,这事儿,还得靠她婆婆卢氏,才能成事儿。

这是二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在卢氏左右劝说之下,丑妇就是咬住一点:“柳大婶,你要找的翠花儿早死了,这里只有我丑妇。当年的事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你这孩子咋这么倔,跟头牛似的。当初让你打胎,你也倔,这毛病咋还是没改呐!”柳大婶皱眉,也不劝了,开始在屋里转悠。

丑妇看那个架势,这位还要亲自动手给她收拾行李?

“走,这就跟俺走。”竟然是不由分说,抓起丑妇,就要把丑妇托下床,带走。

“阿娘,阿娘……”

丑妇一回头,她儿子小脸惨白,显然是吓出来的。再转头看向那婆媳二人,看这两人的架势,是非要逼着她回那柳家了。

早不来晚不来,为嘛现在才来?说什么等风声过了就接她回家。那你倒是早点儿来呀。丑妇目光微深,甩开柳大婶的手:“柳家大婶大嫂,你们这么急着找我回柳家,不会是有其他意图吧。”

这话本是随口一问,却叫她试探出一些来。

只见这柳家婆媳二人听到这话,两人脸上的表情也不自然起来。那刘氏狡猾多了,眼珠一转,瞬间就恢复了亲热:“小姑子,你说啥话呢?俺们就是想接俺们自家的闺女回家住,咋滴就成了别有用心的坏人了?你可别分不清好人坏人呐。”拉一下她婆婆的衣服:“娘,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

卢氏被刘氏这么个一提醒,也收起了脸上的不自然:“翠花儿,你咋回事,俺们来接你回家,你不回,还埋汰俺们。伤心肝儿哟,白养活了……”

反正一大堆的抱怨,没个好话。

不过就这两人今天来此,绝对目的不单纯。丑妇心中有衡量,眼珠一转,道:“既然是来接我回家,那我家的平安呢?”

丑妇明显看到卢氏嘴角抽动,有些僵硬,刘氏手肘一寸卢氏的腰间:“娘,小姑子回来,孩子自然是要接回家的。”眼神暗示卢氏:先接回家,等事儿成了,还不是俺们说了算?倒是还能够卖个好价钱呐。

“接,平安当然也接回家。”卢氏虽然这么说,但是,声音依然僵硬。

丑妇眼珠一转:“成!”倒是爽快地答应了,还没等柳家婆媳高兴呢,丑妇话锋一转:“当年我是被赶出家门的,就算回去,也要柳大叔带着全家子来接。到了柳家还要欢欢喜喜地敲锣打鼓。”

柳家婆媳脸色剧变,“翠花儿,你这要求过分了啊!”

丑妇也不与她们争辩,只说:“就这一条,必须要的。……要不,柳家大婶和大嫂,你们今儿个先回去,和大当家的商量商量也行。”

那柳家婆媳对视一眼,为难地说道:“那好吧,今天个俺们就先回去找当家人商量商量。明儿……不,后天儿吧,后天儿再来找你?”

“行,慢走啊。”也不下床来送。

只目送着二人离去,等到再也看不到她们俩的背影了,丑妇还坐在床上发呆。

“阿娘,你想啥想这么出神?”平安拽拽丑妇的袖子,他有些担心阿娘会把他扔下,不再理他。乌黑的眼瞳中是怎么也藏不住的担忧和害怕。星星点点的,让人看了老心疼了。

丑妇心肠硬,前一刻,这孩子被那么欺负,她还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现在见到他满脸藏不住心思的害怕,心里倒是先软了。

前一刻,她还不承认唤作“丑妇”的自己,平安自然就是陌生人,对陌生人,她向来没有多少感情。

这一刻,她既然做好了在顶替“丑妇”活着,那她就是“丑妇”,平安就是她儿子,对自己人,尤其还是自己的血脉,自己的儿子,那就是半点儿委屈都不能让她儿子受的。

好吧,她承认,她这样的心态有些奇怪。但她就是那种不同关系不同对待的人。

丑妇摸摸自家儿子的后脑勺:“睡觉。”

她想什么,自然是她想,干嘛把个烦恼还给自家儿子担着。这小子今天一天已经被折腾的够呛了。

再一想,何止是今天一天?恐怕这半个月,这小子被逼得战战兢兢,偏偏还强忍着各种负面情绪,一日三餐踩着小圆凳给她做饭,供着她呢。

“睡,睡。睡醒了,阿娘带你上山摘野菜,晚上我们就吃野菜汤糊糊。”

野菜汤糊糊是把野菜烧汤,然后用粗粮粉搓成团子,和着野菜汤一起煮熟。是庄户人家的常食。味美,又管饱。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