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突然上门来的亲娘和亲嫂

“阿娘,俺爹真是二蛋爹吗?”

丑妇感到袖子被人扯着,低头一看,平安满脸难过惶恐,除了不安之外,还有一点点渴求。丑妇顿了一下,笑着蹲下身,伸出一双粗糙的手捧着平安的小脸。

“咋呢,那是娘吓唬二蛋他娘的。不然二蛋他娘可不会赔钱给我们。那平安的医药费咋办呢?”

土语说着,虽然不是太别扭,但她就是不想“俺俺”地自称。别人称自己叫“俺”,她还是说“我”。

平安听了忙高兴地说:“阿娘说的是真的?……那,要不,阿娘,俺家不要二蛋家赔钱了,……俺不疼的。”

“那哪儿成呢?平安还小,等平安大一些,阿娘还要送平安去跟夫子读书呢。平安读好了书,将来考个状元回来,做了官老爷,阿娘可要享福咯。”丑妇劝说:“平安要是嘴巴没治好,将来成了结巴,可咋办哟,阿娘可没听说哪一个状元郎是结巴的。”

这话半真半假,送平安去读书,这是自由考量的。能不能考状元,那她都不是太在乎的。不过是这小子心肠好,心眼儿直,只有这么说,才能让这小子不再想着不要张大媳妇赔钱。

至于嘴巴治不好,会结巴,当然不是真的。

果然,平安一听,一脸勉为其难:“那,那好吧,俺家就先收二蛋家的赔钱。”忽然抬起小脸,黑亮的瞳子炯炯有神,鼓起勇气问:“阿娘,俺考状元,做了官老爷,二蛋是不是再也不会骂俺是野种了?还有张小牛,赵翠花儿他们是不是就会跟俺一起玩儿?……二蛋娘也不会再骂娘了?”

丑妇愣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惹人疼了。……怎么偏偏碰上她这么个无良娘亲呢!

丑妇腹诽,心里替平安难受,她果然是个无良娘亲。但从今天起就要带着怀里的小包子种田做生意,一步一脚印,发家致富,过如日中天的好日子。

丑妇感慨。

张罗起午饭来。

被张大媳妇儿这么一吵,时间都不知不觉到了晌午。

“娘……,咱家往日都不吃中饭的啊。”平安有些闹不清,正在土灶上忙活开的阿娘要做什么。可能是摔坏脑袋了?

“从今儿起,改了。”

桌上一小碟腌小黄瓜,一小碟子炒花生米,两碗粗粮粥。丑妇将最后一碟炒野菜端上桌子。

食材有限,调味料也少的可怜,她还是在土灶上翻了好久,才在一个很隐秘的犄角处找到一小碗素油,一个破碗里有一个平安的手捏成拳头大小的盐块。其他就再也没了。

丑妇张罗平安做到桌子前。那张桌子也风雨飘摇,丑妇腹诽,不知道是在哪里捡来的。四条腿的桌子,缺了一条腿,其他三条还参差不齐!

上帝!我曰你二大爷的!靠!

丑妇深深吸上一口气,“来,儿子,咱吃午饭。吃完午饭,咱睡一会儿,下晌的时候,太阳落山,阳光不太毒辣,娘带你上山挑野菜,再砍些柴火回来。明儿好到小柳镇赶集。”

丑妇一想到上一世金枝玉贵的,心里又偷偷向上帝竖中指。

母子二人便吃上午饭。

突然听见院子里有动静。丑妇刚站起来准备出屋子去看看,结果门口就站了两人。

这两人丑妇有印象。对于她们的到来,丑妇皱了皱眉。

看清这两人,丑妇干脆又坐下,招呼平安继续吃饭。自己吃的不多,只往平安碗里挑花生和野菜:“儿子,多吃点,长身子。”

门口的两人面上僵硬,尴尬地站在门口。

却是其中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怒气走到丑妇面前:“哟,我说翠花儿,你那是啥态度,有你这样对待长嫂的吗?”

丑妇不理,继续给平安夹菜,但是平安早就被这来势汹汹的女人吓得小脸苍白,丑妇见了,心中不悦。

“啪嗒”一声,放下筷子,她是极用力地把筷子扣到坑洼的桌面上的,发出好大一声响动,她动作又是来得突然。桌边的女人被吓了一跳。正想要指骂,丑妇截住了她的话。

“你吓到我儿子了,柳大嫂。”那“柳大嫂”三个字咬字极为清晰。就怕桌边那位柳大嫂听不懂一样。

“啥你儿子?就一贱种。你当年做的好事,可连累俺家迎春和迎夏说亲了。好名声呀!”

丑妇站起身,走到一边,抱住明显全身发抖的平安:“儿子,不怕。有娘在。”一只手用着缓和规律的节奏拍着平安的后背。平安渐渐被这规律的拍抚安抚住了。

“翠花儿,你现在长本事了啊。”桌边那个柳大嫂被气到。什么时候她和这丑妇说话,吃过亏,还是被怠慢了?今天这丑妇是吃了豹子胆了!?

“柳大嫂,你叫谁呢?翠花儿是谁?我不认识。”丑妇笑问,眼中却不屑,“柳大嫂脑子不好了?找翠花儿找到我丑妇家来了?”

那位柳大嫂被嗫住咽喉,涨红脸。但她还有后招。她扭头叫一声:“娘,你老看看翠花儿!”

哦,原来那门口的是这位柳大嫂的娘。

门口那老妇走进屋子,皱着眉,眼睛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才将视线定在丑妇脸上,老沉的声音带着无言的责备:“翠花儿,你咋能对你大嫂无礼?还不快快认个错,你大嫂不是斤斤计较的小人。”

哦,合着她就是了?切,你谁啊,就算你是这具身体的亲娘,那也不是她的!

“柳大婶,柳大嫂糊涂了,难道你也糊涂了?”丑妇很满意地看到这二人脸上的变化,这才满意地手指一指外面:“柳大婶,柳大嫂,你俩走出去问问,四邻八乡的,谁不知道住在小柳河边的孤儿寡母是我丑妇和平安。”

“翠花儿。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柳大婶原来是这丑妇的亲娘,柳大嫂呢,是这丑妇的大嫂。丑妇闺名叫做翠花,柳翠花。

柳家原来就是个田里刨食的出身,丑妇的亲爹柳田根娶了眼前这个卢氏之后,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大柳有才,老二柳有福,老三就是这丑妇,原名叫做柳翠花。幺子柳有望是柳田根夫妇的老来子,今年才过十一岁,平日老两口最疼就是这个小儿子。

老大娶了刘氏,今年三十二岁,膝下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柳宝通出息,今年十四岁,刚刚乡试,捧了个秀才名回来。都说柳田根儿祖上冒青烟,得了个有出息的孙子。老大柳有才的二女儿柳迎春,三女儿柳迎夏,在乡里也都有好名的。

二儿子柳有福生了两个儿子,分别是柳宝运和流宝恒,大的十岁,小的九岁。

丑妇向着这两位曾经的“亲人”望过去,眼睛里的寒气能冻死人。柳家现在不缺吃喝,不说是大财主小财主,但就在乡里说,家底子不错了。

饶是这样子,当年他们与丑妇断绝了关系,也没念在亲生骨血的份上,帮衬一二。不求帮衬,你可知这柳家在背地里是怎么说自家的女儿的?

你道“丑妇”为什么没了姓,没了名?

还不就是柳家怕丑妇拖累柳家的名声。唆使了四里八乡的邻居,尤其是那爱搞口舌是非的妇人,在背后丑妇丑妇的叫着柳翠花。

如今,柳翠花没了。她们倒是来找柳翠花了。

“柳大婶,柳大嫂,你们自便啊,我和平安要午休了。”说着,还真的不理会她们,抱着平安上了土炕。

“你,你你,你给我起来!”柳大嫂气呀,一个劲儿就冲了上去,就要把丑妇从土炕上拽起来。丑妇会让她得逞?

“嘭!”丑妇捞起一样东西砸向这位柳大嫂,“刘氏!你要嘎哈!有你们这样大中午跑到人家家里来闹腾的吗!”说着一双怒目转向那位柳大婶:“把你的好儿媳带回去。我这里不欢迎蛮横不讲理的叼人!”

叼人,是乡里的土语,说的是不上品的人。没品之人。

“放肆!这是对亲娘亲嫂的态度吗!”柳大婶软了一口气,“你也不问问俺们今天来嘎哈,就赶人走。真把俺们赶走了,俺看你将来有得哭咧。”说着,就朝刘氏递眼色。

刘氏嘴角上扬,亲热地坐上土炕,“翠花儿,瞧被你这么一闹,俺们都差点被气走。忘了正事可咋办?”

刘氏突然打住却不说到底是啥事儿。

丑妇不说话了,就拿一双眼睛笑望着她,刘氏左等右等,就是没等来丑妇问一句“到底啥事儿啊?”。

丑妇不急,可刘氏急呀。马上又亲亲热热抓住丑妇的手:“翠花儿,你听俺说啊,你看,庄户人家过日子,总得有个男人不是?你再能干,没个男人帮衬,被人欺凌的。”

丑妇就忍住甩开刘氏抓住她的手的冲动,目光在刘氏脸上打了好几圈转转,“你是啥个意思?”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