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醒悟和发威

那尖锐的女音带着不悦,嚣张地朝着屋内喊道:“哼!丑妇,你给俺听好了!那两个鸡蛋俺们张大家无论如何都要要回来,不是俺们张大家舍不得两颗鸡蛋,是这鸡蛋看是给谁了!就是送给乞丐子吃,也绝对不会送给你们家不知打哪里来的小野种吃!”

张大家的媳妇儿瞅了瞅屋门口,她这么叫嚣了,也不见屋里有个动静。

土炕上的丑妇浑不在意外面发生的一切。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那个孩子可怜,但也不是她的。那个孩子是替他娘叫屈,是维护他娘,又不是她。她到现在还满心不甘心落到这个时代里!

张大家的媳妇儿见屋子里没有动静,就拿孩子出气:“二蛋,给俺抠,把这野种吃下去的鸡蛋给俺抠出来!俺们家的鸡蛋绝不便宜一个野种吃!”

张大家媳妇儿就指挥着她儿子,要把平安“吃下去的鸡蛋”抠出来。七八岁大的张二蛋一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跳起来就扑上四岁大的平安。

跟着张大家的媳妇儿来看热闹的李三媳妇儿和王家媳妇儿察觉到不妥,拉了拉张大家的媳妇儿:“张大媳妇儿,这,这是不是太过了。这样闹下去,是会出人命的。”

“就是就是,俺看还是算了吧,不就是两颗鸡蛋嘛。”王家媳妇儿立即称是。帮着李三媳妇儿规劝起张大媳妇儿。

“算什么算!要我这个张大家的息事宁人,那也要看里面那小贱货够不够格。”

那一边,平安被张二蛋按在地上,张二蛋的脏兮兮的手指就伸到平安的嘴里,平安扭动,张二蛋的手就更加胡乱用力地在平安嘴里乱戳。平安呕吐不止。这时候听到张大家媳妇儿的话,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不许你骂我阿娘!俺阿娘才不是坏人!你才是坏人!你诬陷俺,你儿子也诬陷俺,你们全家都是坏人!是诬陷俺阿娘的坏人!坏人坏人!”

“让你说俺是坏人,让你说俺娘是坏人,让你说俺们全家都是坏人!你说啊说啊,我看你怎么继续说!”张二蛋见平安还有力气骂他,手下发狠,拳头在平安脸上揍两下,手指在平安嘴里更是狂戳狂抠。

都流出血来。

王家媳妇儿拉了拉李三媳妇儿:“俺看俺们还是走吧,再待下去只怕要出大事了,倒是俺们也跟着遭殃了。”这时候这二人想的不是救下平安,而是为自己后路考虑,打起退堂鼓。

“阿娘!阿娘你不疼爱平安了吗?阿娘说会给平安吃饱饭,会让平安穿好衣服,就像是村里的大头哥一样。阿娘还说将来要平安平平安安陪伴阿娘到老的。”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人听了无不心颤:“阿娘,阿娘不管怎么变,阿娘还是阿娘!”

屋里土炕上的丑妇冷漠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是了,不管她是谁,她的灵魂还活着!死去的不过是她的那身臭皮囊,某种意义上,她,还是活着的!

而这丑妇,因为这丑妇的死,才有了她的活!

既然如此,她想活着,从今而后,她,就是丑妇,丑妇,就是她!

她都是丑妇了,屋外的平安,自然是她的儿子。

原来,困扰住自己半个多月的不甘,却被屋外的平安偶然的一句话理清了。不管平安的意思是什么,她却这样理解了。

她没有多少温情,却容不得别人伤害自己的儿子。她不认现在的自己,自然就不认平安是儿子。但她现在认了自己丑妇的身边,平安就是她儿子!

丑妇利落地跳下土炕,换上鞋子,出了屋门。

“哪来的泼妇,大清早站在我家门口,欺负我儿子?你问过我没有?”

平安抬起头,歪头一看,她娘正朝着他走来,一把拎起压在他身上的张二蛋。

……然后,平安就张大了眼看着刚才嚣张的张二蛋被她娘单手拎起,“噗通”一声扔到他家院子外。

他家的院子不大,但是从这里到张二蛋落地的距离也有好长一段距离。

张大家的吓傻了,好半晌才跳起来指着丑妇的鼻子喝骂:“你嘎哈!你这样丢,把俺们家二蛋丢坏了,咋办!”

李三媳妇和王家媳妇收回要走的脚,转过身继续看热闹。

丑妇拍拍手掌:“嘎哈?丢沙包呗。”瞥一眼张大媳妇儿:“丢坏你儿子?你儿子那么粗壮,要给丢坏了。那我儿子细胳膊细腿的被人那么欺负,张大媳妇儿,你要做泼妇,没人拦着你。”

“你说谁是泼妇!要不是你们家这个贱种偷了我家老母鸡清早下的蛋,我能带着我儿子来你们家这个破茅屋吗!”张大媳妇儿,一边抱起自己宝贝儿子,一边检查儿子身上,还能够一双眼鄙夷地扫视一眼丑妇家的茅草屋。

“我们家是破茅草屋,看我们家有人请你来了还是怎么滴?再说了,你说我儿子偷你们家鸡蛋就偷了?我还说你们家儿子偷了我们家的米呢。”

张大媳妇儿急红了眼,李三媳妇和王家媳妇也一脸惊奇,这丑妇今天的舌头捋顺了?说起话来厉害得很!

张大媳妇儿被丑妇毫不客气地顶回去,心里各应,骂道:“就你们家?俺家二蛋还看不上眼!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俺们家二蛋亲眼看到你们家的贱种偷的俺们家鸡蛋,还能有假?”

“笑话,你说你家二蛋看见就看见了?有本事,你抓个现行呀。”丑妇把平安抱起来,低头给他检查伤口。满身泥灰,嘴角撕裂。丑妇手指轻捏平安下巴:“儿子,张嘴。”

平安从没有听丑妇叫他儿子,丑妇都是叫他小安。不过惊奇归惊奇,也还是顺着丑妇的话张开嘴。

丑妇眉头轻轻蹙起,然后越皱越深。

平安的口腔伤的严重。孩子口腔比大人柔软,两壁红肿,多出撕伤。舌根裂开一些,上颚破皮,唇瓣多出指甲印。这不张嘴不要紧,一张嘴,满口地鲜血。

丑妇冷清,自然不会心疼一个与她不相干的人。但现在,她认了自己的新身份,认了平安这个儿子。

丑妇自私,她当然也不会将这一切算在她自己身上。这孩子被人欺负的时候,是她自己冷漠不理会。要是她早早出来,也不会有这个事情了。

当然,这是如果,但是没有如果,所以,丑妇也不会怪罪自己。

不怪罪自己,那就只能怪院子里那对母子了。

丑妇检查了平安的伤势,最后摸了摸他的脑门儿,伤成这样,还能够忍着不喊疼,行啊!是她儿子!

丑妇抱起平安,站起身的时候,忽然转头,似笑非笑看着张大家的媳妇儿,唇边那笑却没有温度。吓得张大家的媳妇儿背后一阵冰寒,以为自己看错了。

丑妇扫过张大家的媳妇儿,目光似是不经意地从李三媳妇和王家媳妇儿脸上扫过。

“张大媳妇儿,你说吧,这事儿,你得给我个交代。不然,我就闹到村长那里去。”丑妇突然说道。

张大媳妇瞪大眼睛:“搞错了吧!做贼的喊抓贼了!这是什么世道?!”随即眼珠一转,冷笑道:“好呀,你要闹到村长那里去,俺求之不得呢!难道俺这失窃的受害者还怕你这个偷窃的小贼?”

“张大媳妇,你先别笑。不如看一看,你宝贝儿子手指甲缝里藏了些什么!”

张大媳妇儿狐疑,手指甲缝隙里能藏什么?但还是准备按照丑妇所说的做,却在她准备抓住儿子的手好好看一看的时候,他儿子却将手藏在背后,怎样都不肯拿出来。

“乖儿子,让娘看一眼。不就是手指甲缝,看一眼,怕啥?”

“不给,就不给!娘,你就别逼俺了!”

“唉,你这孩子,咋回事啊!”张大媳妇急了,就要硬抓住儿子的手。

“哇!”突然,张二蛋大哭起来,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除了丑妇以外,不明事理的人只觉得奇怪,这点儿事儿,至于哭吗?

“娘,你干嘛帮着那个女人来害二蛋?”

“你这孩子!俺怎么就帮着那女人害你了?”张大媳妇急呀。

“还说没有!你不看二蛋的指甲缝,就不知道二蛋指甲缝里有鸡蛋液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