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任性

覃川的遗嘱上声明覃家的财产由桑教授百年之后再来分配,但蓝花坞的房产、田产除外。

蓝花坞是个村落,却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距离市区不远,又有遗世独立的幽静。且一整个蓝花坞都被蓝花楹覆盖,水木清华,春山如笑,美若桃源。

在这片桃源,大部分的房产、田产都归覃家所有,说整个蓝花坞都是覃家的也不为过。

覃川在遗嘱中表示,覃湖、覃山海谁先成家,谁就能得到蓝花坞的继承权;而孙子覃小津若想要得到蓝花坞的继承权,条件还要苛刻些,不但要成家,还要有孩子。

王律师念完遗嘱的全部内容后,覃湖和覃山海两位演奏大家的脸色很不好看。当然不是因为争夺遗产而产生的那种难看,而是因为父亲在遗嘱中列出的继承权的条件:结婚!

这让他们很尴尬!

两人都是四五十岁的“高龄”了,为了继承权突然去结婚,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关键是,没有结婚的对象啊!

总不能为了继承权,去找个人假结婚吧。

这不是一名古筝大师能干得出来的事。

而比两位长辈脸色更难看的是覃小津。

他的面色不是尴尬,是不满!

“奶奶,为什么轮到我,除了要结婚,还要有孩子?这不公平。”覃小津一直淡淡的语气此刻也有了一丝激动。

“青春这件事对你爸爸和你姑姑也很不公平。”看着三个人苦大仇深的模样,桑教授则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兴奋。

老头子这一招可真绝!

从前不管是和覃湖,还是和覃山海提到婚姻大事,两人逃得比兔子还快。

覃家作为古筝世家,难免要被新闻媒体追踪报道,关于云筝第二代传人这两位古筝大家的婚姻大事一直是记者们热衷编造的话题。都说是为了古筝事业才耽误了终身大事,桑教授在心里“呵呵”,自己这一双儿女就是“恐婚一族”。不想结婚,害怕结婚,却让古筝去背黑锅。

“你们可别想着找个谁弄张结婚证就想糊弄我,”桑教授这话是对着覃湖、覃山海说的,“你们父亲在遗嘱里可是明确说了,婚姻要维持至少五年,五年内什么时候离婚,继承权什么时候失效。”

两位古筝大家听着桑教授的话却意外地很淡定:五年够了。

五年,蓝花坞上已经盖起了古筝小镇,五湖四海的筝友以各种名义汇聚到那里,一年四季古筝盛会不断。

到那时,他们再离婚,难道桑教授还能把美名远扬的古筝小镇推成废墟?

覃湖和覃山海不谋而合,反正古筝小镇是两人共同的构想,不过两人也有各自的小心思,那就是如何让对方去当那个假结婚的人。

桑教授看着儿子女儿一改平日的端庄稳重,脸上的小表情如被风吹乱的云朵般精彩纷呈,就感到满意。

两人的婚姻大事让她和老头子揪心了一辈子,也该让他们自己揪心揪心。

“妈,如果爸是为了考虑传宗接代的事,我是不是已经完成了爸的心愿啊?”覃山海说着余光瞥了覃小津一眼。

那个让他生了很多气的儿子也是儿子,是覃家的后人啊!

桑教授凉凉的笑:“可是你结过婚吗?”

覃湖用手轻轻扯了扯覃山海的衣角,覃山海闭嘴了。

前尘往事此刻不适合翻出来,否则,父子之间又要有一场鸡飞狗跳。

见覃山海低头不再说话,桑教授正在心里小确幸着,就听覃小津说道:“奶奶,找个人结婚,远比找个人结婚还要生孩子的速度快得多,爷爷的遗嘱若按这个规则,我输定了!”

桑教授笑了,连孙子的榆木脑瓜都开始开动,说明老头子下的饵让鱼们都上钩了。

“奶奶可以替爷爷做主放宽规则,就算在肚子里也是咱们覃家的骨肉,所以只要怀孕,只要怀孕就可以。”

桑教授发了话,却让覃小津眉头锁得更紧。

客厅里突然陷入一片安静,桑教授幽幽叹了口气:“你们心里都在觉得老头子任性,对吧?你们又何尝不是?一个海外漂泊十年不归家,这不任性?一个以振兴云筝为借口就是要当个老姑娘,一个就算有了儿子了,也不肯结婚,你们这一个个的,哪个不比老头子任性?”

桑教授的目光在三人面上一一划过,越来越沉痛:“所以,老头子到临死任性一回又怎么了?不管他在别人眼中扮演什么角色,演奏家也好,教育家也好,在这个家里,他的角色是父亲,是爷爷,是长辈,他和全天下的老人有着相同的心愿,那就是天伦之乐。有儿有女,自然想着能有儿媳和女婿,更奢望四世同堂、五世同堂,当然他是等不到了,所以他任性一回,希望我还有机会能等到,可以吗?”

桑教授说到此已经激动落泪。

覃湖忙给她递纸巾擦泪,她却推开覃湖,说道:“你要是真孝顺,就给我找个女婿,就算你现在不是小姑娘了,可还是有仰慕你追求你的人,那些都是成功人士,一个都不能入你的眼?”

桑教授已经八十高龄,就像个老小孩,她耍起小脾气来让覃湖有些无奈。

“妈,人各有志,关于婚姻,我是真的志不在此。”覃湖声音很温柔,语气却很坚决。

“那你们两个呢?”桑教授抬头看着覃山海和覃小津,“你们两个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志不在此啊?”

见覃山海和覃小津皆不吭声,桑教授点点头:“很好,遗嘱里可都说了,要是三个人都不符合条件,那蓝花坞就直接卖了。那个地方,这些年不知有多少开发商都找到覃家来,想要开发成别墅区。”

桑教授放下狠话,就把三个人从眼皮子底下全部赶走。

桑教授一时半会儿在气头上,覃小津打算等她消气了再来看她,便直接回酒店去。

刚到酒店门口,就看见常苏打算外出。

“你要出去?”覃小津问常苏。

常苏朝门内的方向努了努嘴,说道:“向清姐来了,每当她来,我都要被支开,小先生你得理解我。”

覃小津没再和常苏说话,直接进了门。

外间客厅里,向清从沙发上站起来,热情洋溢迎上来:“小津,你回来了?”

她依旧是艳丽的服饰,灿烂的笑容,雷厉风行的样子,和之前在覃家落寞的样子已经判若两人。

她永远都是这样,有着超强的修复能力,不管怎样重的伤她都能最快速度自我修复。

“你来了刚好,你不是说要和我探讨一下国内巡演策划案的一些细节。”覃小津边说边脱了风衣。

向清抢着接过那风衣挂到了墙角的落地衣架上。

“巡演的事我们稍后再说,我们先谈谈遗嘱吧。”

覃小津一愣,抬头看向向清。

她俨然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

她竟然知道遗嘱的内容,且这么快就知道了,这让人觉得所谓规则,更像是一场阴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