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抹杀

“汪,汪汪。”

四岁的小舒予瘦弱的身子趴在地上,四肢着地,明明整个身子都在害怕的瑟瑟发抖,却还是虚张声势的凶狠的对着面前的狗子汪汪叫,试图将它吓走。

那狗子不大,回叫了几声,小舒予捏紧了手中的石头,一把扔了过去。

狗子呜哇一声,转身跑了。

小舒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赶紧捡起地上的馒头,拍了拍上面的污渍,摸着咕咕乱叫的肚子,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没吃两口,耳边却陡然传来一道呵斥声,“舒予,你在做什么?”

小舒予一回头,就看到自己的亲娘薛姨娘脸色发沉,大步的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手里的馒头给拍掉了。

本就不大的馒头滚落在地上,咕噜咕噜两下就掉到缝里面去,再也看不到了。

小舒予咽了咽口水,不舍的收回视线,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姨娘,我……”

“啪。”薛姨娘一个耳光扇了过来,直接将小小的身影给扇了出去。

“你是舒家的三小姐,居然在这与狗争食,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丢不丢人?”

小舒予擦了擦鼻血,小声的说,“我饿。”她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你还有脸叫饿,若不是你将我的衣服弄脏,我会被其他姨娘笑话吗?这是给你的教训,这点饿都忍不住,你还有什么用?”

小舒予眼泪都快要忍不住了,她赶紧上前,揪住薛姨娘的衣袖,急切又小心翼翼的说道,“是我不好,对不起姨娘,是舒予不懂事,不吃了,我以后都不吃了,姨娘您别生气。”

“你看看你的手,还带着血,我的裙子又被你弄脏了,滚。”薛姨娘一把将人推开,脸上满是厌恶的神色。

小舒予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薛姨娘对身边的丫鬟交代,“把她关到小黑屋去,再饿两日,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悔改。”

小舒予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小小的身子被丫鬟提了起来,直接送到了小黑屋去。

小舒予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膝默默的哭,鼻血已经把她的衣服染成红艳艳的了。

“姨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对不起。求求你放我出去好不好?这里好黑啊,还有虫子会咬我的手,我好怕,我不饿了,真的一点都不饿。”

小舒予擦了擦眼泪,一低头,就看到一条蛇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竖着半个身子对着她吐着信子。

小舒予的呼吸都停住了,瞪大了眼睛开始发抖。

那蛇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一跃而起,冲着她扑了过去。

“啊……”

舒予豁然从床上惊醒过来,看着床边还有昏黄的灯光微微闪烁,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

捂着胸口,想到方才做的那场梦,不由叹了一口气。

也不是梦,这是属于这具身体小时候的记忆。

舒予是从现代穿书来的,一年前穿到了大宿朝东安府知府舒家,十四岁的舒三小姐的身上。因为这个原因,她对于原主原来的记忆并不是很全,断断续续的会以这样的形势慢慢的回忆起来。

她不知道原主去了哪里,是彻底死去了,还是也有了别的际遇。

但舒予对这本书的结局,却是一清二楚的。

作为舒家的庶女三小姐,她在书里的存在感不高,跟男女主也没什么关系。

然而书里的作死女配却是舒家的大小姐,她现在的嫡姐。

嫡姐喜欢男主,却把整个舒家都赔了进去,就在三个月后,舒家全家都会被流放千里,她作为出场次数不是很多的人物,也是其中之一。

知道了结局,舒予自然不乐意顺着书中的结局走,就算她在这家里不受重视,她也不愿意流放边疆。

只是她很快就发现,就算她改变了过程,强大的剧情还是会将结局拉回来。

她尝试了两次后,便不再做无用之功。

反正对于舒家的结局,书中只写到流放而已。流放以后的生活,书里没提,过好过坏,就是她说了算了。

从那之后,舒予就安静的当着舒家的透明三小姐。

上辈子舒予的父母因为研究成果被某组织所害,舒予忍辱负重十几年,拼命让自己强大起来,点满技能,披荆斩棘,一步一步的终于爬到了那位名为隐退实则全权操控的背后大佬身边,成为他不可或缺的心腹之一。

随后凭借着一己之力将偌大的组织全部捣毁,替惨死的父母报了仇。但谁知对方留了一手,她也跟着丧了命,成为如今的舒家三小姐。

同上辈子日日算计如履薄冰的生活相比,如今的日子居然还不错,吃吃喝喝睡睡,虽然偶有争斗,但她一个小透明,不太会祸及到她,至少不需要担心会有性命之忧。

至于那个亲娘薛姨娘,舒予跟她是两不相见,彼此漠视的。

还有三个月,三个月后她就能脱离剧情,想办法和舒家断绝关系了。

舒予做了场噩梦,渴得很,下床准备倒杯水喝。

谁知刚下地,耳边陡然传来‘嘶嘶嘶’的声音。她猛地回头,就看到一条蛇冲着自己游了过来。

卧槽,噩梦居然成真了。

舒予脸色微变,伸手掐住蛇的七寸,猛地朝地上掼去,一瞬间就将它的脑袋给砸扁了。

蛇身扭动了两下,随后就不动了。

舒予蹙眉,好好的怎么会有毒蛇游进她房间里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房门被人‘砰’的一声撞开了。

舒予下意识的扯过一旁的衣服套上,随即蹙眉看向闯进来的两个婆子,“大晚上的,你们要做什么?”

两个婆子面无表情的穿过内室走到了她面前,冷漠的说道,“三小姐,老太太找你,跟我们走吧。”

舒予蹙眉,直觉发生了什么事情,祖母找她说一声便是,这两个婆子却是直接闯入她房间的。

还有,那条蛇,是不是跟她们有关。

她谨慎的站起身,点点头跟着两个婆子出门了。

三人一路从院子穿过后花园,一路上一个人都没碰到。就算这会儿是夜里,也不该如此安静才对。

她们很快走到舒府后院的荷花池,说是荷花池,其实里面只有零星的几片荷叶作为点缀。

舒府的老太太就站在池边,不止她,还有舒府的大老爷,二老爷以及几位少爷小姐。

这么大的阵仗?

舒予被推到了老太太跟前,昨日还对着她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此时的眼神里却带着浓浓的厌恶。

仿佛舒予是什么脏东西似的,她甚至微微的后退了一步,随即摆了摆手,指着荷花池对那两个婆子说道,“把她推下去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