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地底石洞

黑暗如泼墨,遮蔽明目,伸手不见五指。

这里阴冷而幽寂,世间仿若消失了一般,万物皆尽,无根无尘。

秦非闷哼,冰冷的尖锐,从身下硌的他脊背生疼。

指尖触及的棱棱角角尽是生硬的岩石碎块,一块又一块,凌乱地堆积在身下,不知深浅。

“骨碌碌——”

伴随着秦非小心翼翼,挪动起僵硬的身体,周身一些碎小的石块,哗啦啦地从他身上滚落下,发出一阵阵沉闷。

“啊——”

黑暗中,突如其来的一声嚎叫响彻,惊的秦非一屁股背着那惨叫声,麻利地躲了开来。

“痛,痛,痛痛!痛痛痛——”

熟悉又略带被惊醒的声音,夹杂着几块小碎石跌落的滚荡声传来。

这……这是那无良金蟾。

“该死的,谁啊!这哪个不开眼的,竟敢压着本大仙的神指。”金蟾揉着生疼的爪子,一副从昏迷中被炸醒的样子。

秦非不明所以,漆黑之中,心有所感。此时的他不动声色,竟有些幸灾乐祸。

“缺德老头儿!”金蟾片刻之间,便回过味儿,那黑暗中的声音满是仇视和愤怒。

“你……没死……”秦非心虚回应。

“害!怎么说话呢!你再说一遍!”金蟾毛了,龇牙磨嘴,刚炸醒过来就被咒了,该死的老头儿简直不安好心。

“我还以为……”秦非讪笑。

“你闭嘴!”金蟾脑门子生疼,恨不得一爪子扇过去。

“咳咳——”

秦非干咳两声,意兴阑珊,不再恶趣金蟾。

他抹了把乱糟糟的胡子,听着岩壁间折来的回声,眯着老眼环顾四周漆黑,干笑道:“这里……好像是地底。”

“废话!”金蟾翻着白眼,嗤之以鼻,也开始不住地扫着眼前“黑灯瞎火”。

流沙之下,一人一蟾,命运多舛,竟流落在了一处地洞之中。虽然灰头土脸,却没有生死大碍,也算是死里逃生,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

“太黑了,跟个鬼洞一样,什么都看不见。”秦非如瞎子一般,摸索着四周,暗暗咕哝道,心中隐隐有种不安,在渐渐滋生。

广袤的大漠,生息尽灭,这里竟有一处神秘的地洞被掩埋,凶吉难料,祸福不知。

“啪嗒——”一声清响,黝黑的岩壁之上,一个小爪子霍地照应而出。

秦非侧目看去,金蟾趴伏在地,高举着右爪,一指顶天,一小撮碧色火苗从它指尖窜出,照亮己身,就此拨开了黑洞里的阴霾。

“呱!”

随着岩壁上的黑影晃动,金蟾如神棍一般跳上高处,贼眉鼠眼地开始东张西望。

尽管火苗微弱,能见度不足方圆十步,却也仍旧能将金蟾的四周照得一切通透可见。

“你会使火……”秦非开口,这小金蟾果然不是想象中那么不堪。

“哼!”金蟾趾高气昂,怪气冷哼,明显还在记秦非的无意之过。

“好像是个秘道。”秦非不以为意,自顾自说道。

借着火苗加持,这里四周有些狭隘,两侧岩壁凹凸不平,触手有些阴湿。

身后乱石堆积,已无路可走。

前方犹如一条通道,伴着漆黑如墨,笔直地通向深处,虚实不明,似古井深潭,幽暗而深邃。

秦非踱步。

沾着尘土,踩着脚下碎石,拍着身旁黝黑,仰看头顶昏暗,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一人一蟾对视一眼,这里岩壁夯实盘固,地势不明。

整个石洞深埋已久,如银山铁壁,坚不可摧。

看来他俩是被彻底地困在地底,唯有沿着石洞走下去,寻找逃出升天的转机了。

“老头儿,你带路!”金蟾扯了扯嘴巴,照着火苗,另一只爪子指了指前方。

“借火一用!”秦非干脆,盯着金蟾指尖碧色火苗,看了又看。

碧色火苗,无心无种,微微摇曳,如火灵在吐纳气息,从黑暗中汲取神秘,滋养碧色,显得灵动而安逸。

它无声无息,火光尽敛,却异常明亮,仿佛天地间淬炼而起,生于天心,灼灼生辉。

“害!想死就拿去,一个凡人就不怕引火焚身,烧的你骨头渣都不在。”金蟾玩味儿地撇着秦非,满不在乎地把火苗挪近他身前。

金蟾虽然年幼,未及冠年,神通难启,却是灵蟾一族万年一遇的五行胎体。

五行相生,聚万物精华,生生不息,夺天地造化,朝夕之间,成就大道金身。

圣贤有言: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行生道,道生于天,天命所在。

这金蟾日后定然非同凡响!

“去去去……你命中有我,分什么彼此。”秦非老脸红润,略显尴尬地耸了耸肩。

“啊呸!是谁在沙暴中执意要扔下我,又是谁打……打我……该死的,你这个缺德残暴的无良死老头儿!”金蟾诉说,往事不堪回首,屁股上传来的火辣仍旧历历在目,气的它高高跳起,一副又要干架的姿势。

“停!”秦非摆手,后撤一步,这小蛤蟆忒记仇了,说翻脸就翻脸。

“说——你是不是居心叵测,心比天黑!”金蟾龇牙咧嘴,越说越气,指尖的那一小撮火苗似乎都开始变得暴躁起来。

“胡说!我辈素有赤诚之心,肝胆俱在,共勉人道,天见犹怜,日月可鉴,你不能因患难中的无心之过,如此腹黑于我……我们可是挚友啊。”秦非脸不红,心不跳,腰杆子此刻挺的笔直,大手在金蟾面前挥之即来,又挥之即去,夸夸其谈,连舌头都捋直了。

“嗯……你说我们是患难挚友?”金蟾眸光眨动,在秦非的滔滔不绝,肺腑真挚中,似乎开始若有所思。

“是铁一般的挚友,金刚不催,海枯石烂,天地同在。”秦非满口仁义,拍着胸脯,就要上去和金蟾勾肩搭背。

“害!离本大仙远点儿,你这个假仁假义的臭老头儿。”金蟾霍地窜着碧色火苗,满脸嫌弃道。

爷爷曾告诫有言:

人性乃是天地间最虚伪,阴险之物,切莫被那虚情假意,口是心非所迷惑。

人族就是个骗子!

“小黄,这就是你不对了,我真心比心,你怎能这么生疏见外!”秦非痛心疾首,却是心念转想:小蛤蟆跟个人精似的,自己都快崩不住了。要是被一直记恨上,指不定会吃大亏,成了它的奴仆,都说不定。

“呸!死老头儿,你刚才叫本大仙什么!你再叫一声试试——”金蟾指着秦非,大头抬得老高,滚圆的白肚皮都挺起来了。

“小……黄大仙!”秦非顿字,捋直舌头,抑扬顿挫。

人在灯火下,须得低首哈腰,阿谀便是修道。

“哼——”金蟾缩回大脑袋,气焰算是消了大半。

黑暗无尽,地底深处不知日月轮转,未知和迷茫总是在悄无声息中萌芽,不安和恐惧永远不会姗姗来迟。

金蟾话不过多,主动跳上秦非头顶,搭把着有些凌乱的白发,找了个舒服姿势,趴了上去。

秦非虽然有些不情不愿,奈何头顶这货有碧火在手照路,还真是不好当面翻脸。

就此一人一蟾,顶着一小撮火苗,慢慢摸向石洞深处,颇有一番“仙人指路”的味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