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惊变又起

沙暴主宰,万物皆磨灭。

“……”金蟾啰嗦,咬着两只小爪子,搭吧着大嘴吧,神色慌张,一时间竟崩不出半个字来。

莫非九天之上,真的有神明在盯着它不成?这要是直接被劈中,当真是皮开肉绽,里外全焦。

爷爷曾告诫过:出世之后,不可张扬跋扈,须低眉戒燥,隐若己身。

这……这方才只是心中肺腑,绝无亵渎神明之意。

“我米头发,我米头发,罪过罪过!”金蟾耸拉着大脑袋,一本正经,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天。

秦非后背冷汗连连,揪着胸襟,咽了咽口舌,望着眼前那片不祥,心有余悸。

他蹬着无良金蟾,恨不得刮了它一层皮。这要是再打偏一些,指不定能把他们两个劈的神魂俱灭,身首异处。

“呼——”

罡风极至,身后的天幕终于要塌下来了,沉沉滚滚,如化不开的厚重浓墨,包囊雷霆凶险,崩天裂地。

一旦被吞没,皆为齑粉尘埃,不复存在。

秦非滚地,手中的木棍早已不知所踪,双眸彻底迷失了方向,周身整片地势都要被卷入沙暴之中。

他咬牙,恨不得手脚并用刨开沙子,挖地千尺去躲避这场大祸。

奈何那干枯的双手再如何奋力地抓过沙地,都是一切徒劳。

掌心之中,一把又一把的流沙刺痛着他,生死两茫。

金蟾此刻从秦非肩头滑落,抓着他的衣角破布,拉扯着包裹住自己的大脑袋,却仍旧被风沙吹的摇摇晃晃。

它刚要张着大嘴巴一顿叨念,立时就被沙子吹绞的大舌头生痛,不断口吐白沫。

“见鬼的沙暴,至于这么凶残嘛,我连媳妇都还没娶呢,太欺负本大仙了。害——”金蟾急了,生死及至,心中也是发怵起来。

这才刚出世,连外面的花花世界都还没见过,就这么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缺德老头儿,被一锅端了,真是衰的有些过分了。

千钧一发,黑瘴显现,缠绕着金蟾和秦非,拦腰擦肩,辗转反复,生死不过寸息之间。

秦非绝望,乏力!

无回天之术!

他猛然一把抓住身边要被吹散的金蟾,也顾不得金蟾挣扎,直接抓着它的后足,抱了个倒立满怀。

“该死的缺德老头儿,拉本大仙垫背呢!”金蟾直接喷了,何时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赶紧给我想办法,不然我们都要完蛋!”秦非嘶吼,狼狈不堪。

一个从神庙里出来的生物,居然会和他一介凡胎一般,手无缚鸡之力?

还有它那神庙里的爷爷,肯定也不是善茬儿,孙子出世,怎能没有做万全的准备。

秦非打死都不信,这小蛤蟆会这堪无用。

“无耻!你这个没用的老头儿!”金蟾鬼叫,朝着秦非比划起了手势。

“找打!一起下地狱吧!”秦非红了眼,无良金蟾居然在朝他竖中指,顿时肺都气炸了。

他狠狠地拍打金蟾的屁股,没有了一切从容不迫。

生死大限,试问谁人可以做到丹心无畏?就算是古之圣贤,至上神明都未必可以淡然洒脱。

“停!停!给我停下来!痛——痛死本大仙了。哎呀,老头儿,别打了,别打了!”金蟾被教化,唉声求道。

秦非犹如打了鸡血般,一顿操作猛如虎,金蟾居然开始服软了。

看来,看来……这蛤蟆屁股以后可以研究研究。

“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秦非催促,惶恐不安。

“害!抓紧我,混蛋老头儿。”眼见沙暴吞临头顶,大祸已至,金蟾不再折腾,果断应声。

它右爪指尖快速划破左爪指腹,一点金色的精血瞬间溢出。

浓郁的光泽伴随着精血的晶莹剔透,鼻息间居然隐隐有一股药香扑来,鬼使神差地令秦非咽了咽干涩的嘴巴。

此时,金蟾左爪两指撵着金色精血揉搓,缕缕金色的雾气从指缝间弥漫化开,化作一层薄如蝉翼的金色雾障,转眼便包裹住他们两个,万法不沾。

“我遁——”金蟾双眸霍地睁开,全身金光大盛,宛若骄阳,极尽升华,似要羽化飞升而去。

秦非只觉得周身空明,仿佛挣脱天地间某种桎梏,全身血气开始沸腾,神魂摇摆不定,恍惚中,就此身影虚幻起来。

浑噩之间,天旋地转,万物如梭,一人一蟾突兀间从原地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而此时,沙暴也如暴瀑般倾天而下,气势如虹,无情压过他俩的残影,顷刻间吞噬殆尽。

顿时激起无数飞沙滚荡,大漠都为之震动。

……

“嗡——”

秦非耳边作响,身体摇晃,与金蟾凭空现身在一处沙地之中。

然而未等他俩如释重负,突兀间,一人一蟾惊叫四野,被吓得貌然失色。

“该死的!这哪儿来的衰神。”

“真是没完没了了……”

“啊——!”

“祸事缠身,祸事缠身啊,又要被一窝子端了!”金蟾吧唧着大嘴巴,舌头都立起来了。

大漠流沙滚落,拖着秦非的身体陷入其中,金蟾双爪拼命朝着沙浪扑浮,仍旧抵不过越陷越深。

流沙塌陷,如深渊巨口,电石火花之间,秦非与金蟾便已被完完全全埋入了沙漠之下。

风沙吹过,一切不复存在。

一念生死,大漠无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