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沙暴至临

大漠中,每隔一段时日,沙暴便会降临,所过之处毁天灭地,苍穹撕裂,堪比神罚。

此刻,天际沙暴呼啸,突如其来,自几十里之外传来声响,声势越发浩大,袭卷着整片大漠。

“呜——呜呜——”

大漠震动,沙地中有莫名的气流在不断回旋,风如㗒吼,一股秘力在秦非身边躁动开来,隐隐有一种锐不可当之势。

遥望天边,那昏暗遮蔽了一切,似豺狼虎豹狰狞,不断蚕食而来,望不穿虚实,扑朔迷离却异常恐怖。

眼前——

炽热的灼浪,夹杂着黄沙,刮过秦非的老脸,一时间,他竟有些被迷了双眼。

花白的胡须张牙舞爪,嘴角被灌入的黄沙,干涩又灼痛,不得不让秦非扯过袖角一块破布,用手蒙住了大半张脸,而全身的破烂此时也被狂风吹鼓地烈烈作响。

一人一蟾,转身疾逃,再也顾不得口舌之争,保命才是硬道理。

“老头儿,背我一程。”金蟾背部火辣,被灼风吹的腿爪虚浮,踉踉跄跄。

它腾地一跃,抓住秦非的腰板,一骨碌钻进他衣内的破洞,两爪眨眼间便缠上他的脖子,直接埋伏在了秦非的后背,只露出一双贼兮兮眸子,四处张望。

“滚开!”秦非摇晃着身体,回眸瞪了一眼肩头,奋力甩开金蟾,却让它抓的更紧了,一副打死都不肯松爪的架势。

“患难见真情,你不能丢下我。”金蟾蹭了蹭后足,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一脸不害臊说道。

“患你个大头难,赶紧给我下来,你我就此别过,各安天命!”秦非老脸抽搐,背着这么个扫把星太不吉利了。

始一出现就是厄难当头,他这幅身子骨再这么折腾下去,还不要活活被拖累死。

“害!怎么说话呢!本大仙也是有身份的主儿,不要不知好歹!”金蟾昂着脑袋,斜着双目,对着秦非磨牙。

“你个无良蛤蟆,蹬鼻子上脸了!”秦非气色红润,气的不行。

如果让他年轻几十载,肯定挣脱金蟾,一脚送它千里之外,撒丫子狂跑。

然而这副衰败的身躯已经是暮年老矣,能否逃离身后沙暴都难说,哪里还有心力去甩下身后的累赘。

“老头儿,你过了,一把年纪心气怎能如此浮躁!”金蟾回应,句句肺腑。

“你下来!”秦非铿锵,惜字如金。

“就不下来!”金蟾斩钉截铁。

“下来!”

“不下来!”

“下来!”

“不——”

……

“喂,老头儿,你怎么越跑越慢了,体力忒差了!”

“老头儿,你瞎啊,这边跑,前面有沙丘。”

“老头儿,右边。不对!是右边过去。”

“老头儿,你棍子折了。”

“老头儿,注意脚下。”

“老头儿,你裤子松了。”

“老头儿,快跑!”

“老头儿,加油。”

秦非黑脸,一路下去,走势怪异,似跑非跑,亡命逃亡,耳边听着金蟾喋喋不休黑话,差点背死在半路。

此刻,身后沙暴将至,如影随形。几里之外狂沙大作,漫天沙暴遮蔽了天幕,使得日月光晕都为之熄灭了下去。

当真是灭顶而霸道,似乎要将整片大漠吞噬覆灭。

它摧枯拉朽,犹如上天降下天罚,压的人心惶恐不安,万劫不复。

秦非心沉,全身凉了半截。

眼前一望无痕的地势,一马平川,哪里还有他们藏身之处。

那身后碾压而至的沙暴已是迫在眉睫,不禁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终究,没能逃过一劫。

“嘶啦——”

黑压压的沙暴中,有雷电闪现,炸的天空交织万象,变幻莫测。

那雷声滔天,如神之愤怒,伴着黑烟滚滚,振聋发聩。

黑幕从天而降,势如破竹,电闪雷鸣,生死将至!

秦非无路可逃,逃无可逃,百感交集。而身后的金蟾却是出奇的安静,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胡言乱语。

气氛,一瞬间冰冷到了极致!

“蛤蟆!”秦非大吼一声,肩头的金蟾难道是睡着了不成,攸关时候居然变得如此反常。

他心急火燎,拄着木棍,牙关咬地死死,脚下又痛又累,恨不得插上一双羽翼,振臂而去。

“我……我想家了!”金蟾一怔,奶声奶气地脱口而出,从短暂的失神中拉回思绪。

“见鬼!”秦非老脸阴云密布,这该死的金蟾之前在他面前装得哪门子神棍,居然在这时候低头思故乡,大仙彻底“陨落”成蛤蟆小鬼。

“爷爷送我出神庙时候,还让我去寻找家族遗落的宝贝呢,这才刚出来……,爷爷,爷爷救命啊——”眼见身后沙暴越来越近,生死近在咫尺,金蟾放声,一声嘶吼划破天际。

“别吵!再吵把你先送去喂沙暴!”秦非啪的一巴掌拍过肩头,厉声唬道。

电石火花间,不禁对金蟾来历开始狐疑起来。

这神庙莫非是他神游而去,误撞的那座残败大庙?

神秘的大庙杀伐毕露,自己差点儿着了道,成为了庙下亡魂。

那迷雾不可揣测的大庙,当真是火海刀山,万丈深渊。

而身后的金蟾,竟然是从庙门内走出的生物,这是何其的震撼。

大庙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庙内又存在怎样的秘密?

恒古以来,更没有先人道出过大漠中存在庙宇的只言片语,甚至一鳞片爪都无从印证,莫非这片广袤的大漠,还存在更鲜为人知的密辛不成。

秦非蹙眉,晃神一闪而过,即便心神有再多的疑惑,也是要有命去知晓。

眼下一人一蟾真的要被沙暴吞没,恐怕是连渣都不会剩下。

“快,快躲啊——老头儿!”金蟾心脏都快被提到了嗓子边儿上。

此刻,他俩就如同被捆绑在一起的稻草一般,在狂风中摇摆,随时都会被无情收割,化为沙暴中的尘埃飞絮。

凡胎之躯怎敌得过无情沙暴,更何况是这对奇葩老弱幼儒组合,在沙暴面前,连蝼蚁都不配称作。

“躲?你他么告诉我往哪里躲!”秦非哭笑不得,简直想把这活宝按地上摩擦。

“我堂堂一代无敌大仙,怎么能刚出道儿就仙逝!上苍,你瞎了,真是天理不公,世间悲剧!”金蟾霍地仰头,一爪子指着黑沉沉的天幕,咧着大嘴巴竟开始破口大骂。

“闭嘴!再多说一句,小心被雷劈!要下地狱你去下,别连累老子投胎!”秦非胸口起伏,胡须抽搐。

这都快下黄泉了,无良金蟾还是这样口无遮拦。

话音刚落,天幕顷刻压来,“嘶啦”一声,竟真的有一道霹雳从九天之上投落下来。

声色磅礴,开山断海,击的远处一片大漠黄沙倒流,沙丘崩裂,巨坑深不可测。

秦非眼见如此,心惊肉跳,右眼皮子蹭蹭直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