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要吐血了……

这里只有六个玩家,而且没有叫小坂的。

此时楚长歌也过来看这张多出来的这张桌子:“是这个学校原本的老师?”

副本内容中只说有二十九个怨灵,而且都是学生,那么这个小坂老师又是哪来的?和多年前这些学生的死亡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是老师的话她应该也会来上课。”顾眠摸摸下巴。

毕竟是语文老师,他记得自己上初中的时候哪天都没落下过语文课。

楚长歌点头:“嗯,那就先放着吧,我们研究一下课表。”

电子表上有日期,2018年11月26日。

“今天是周一”顾眠看了一眼电子表:“所以要按照周一的课表来。”

此时其他人已经围了过来,盯着桌上的课表。

“周一的话,第一节课是……体育课,内堂,开始时间是八点,一节课四十五分钟。”

周一第一节是体育课,这是顾眠见过的课表安排最合理的学校。

胖子瞬间苦了脸。

他唯唯诺诺的开口:“能不去吗?”

“可以”顾眠道:“然后你就血溅当场。”

那张苦着的脸瞬间更苦了,胖胖的脸皱成一团:“但是我害怕……”

顾眠拍拍他:“别怕,我紧跟在你后面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向课程表,只见体育下面就是诺大的政冶二字。

上午只有两节课,下午更是只有一节,是荀利教的历史。

两个女玩家松了一口气,因为第一天没有排到她们的课。

胖子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办公室的大门就被“咚咚”敲响,他瑟缩了一下向门口看去。

门外站着一个男孩,他穿着校服,身份不言而喻。

和寻常人没有什么不一样,男孩紧贴着办公室大门站着,冲里面的人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

如果不是任务里写的明明白白,顾眠也不会怀疑这是一只怨灵。

自己是老师,当然不能把人家拒之门外,顾眠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口:“进来。”

外面的学生这才推门走进来。

他进门后抬起头来:“你们就是新来的老师吧?我是初二四班的班长兼体育课代表琉力,是来提醒体育老师上课的。”

琉力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办公室里的几人,似乎在猜测谁是体育老师。

但当他看到坐在第七张办公桌旁的顾眠和围在旁边的其他人时,表情一下愣住。

过了几秒,琉力的表情才缓过来:“老师,你坐错位置了哦,那是小坂老师的桌子。”

两个女玩家和荀利讪讪的离开那张桌子,顾眠却依旧结结实实的坐在椅子上,发出抑扬顿挫的声音——“我知道”

闻言琉力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他紧紧盯了顾眠一会才收回目光转向其他人:

“那么请问哪位是体育老师呢?”

胖子晃晃身子,微颤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我……我是……”

其他玩家都把目光放向这要去上第一节课的胖子。

只见这胖子头冒虚汗,神色微微慌张,腿还有些哆嗦着。

好在体育课代表没有多停留,他慢慢走到胖子的办公桌前,拿起体育课本看向胖子:

“老师,那我帮您把课本带到教室,不要迟到哦”

说罢便扭头出了门,出门前还不忘用怪异的眼神回头再看顾眠一眼。

顾眠有些奇怪:“这个男孩,好像对小坂这个老师挺在意的。”

“嗯”楚长歌点头:“可能这个老师和多年前导致全体学生死亡的那个意外有关。”

那么她也出现在这个副本里吗?是以NPC的形式还是以亡魂的形式?

胖子倒是没考虑太多,他正急得团团转。

“顾医生,刚才那个学生说是在初二四班,但是初二四班在哪啊?我不知道!”

顾眠开口:“也不难找,我刚才观察过,一楼都是初一年级,那初二年级应该是在二楼或三楼,稍微一找应该就能找到。”

这学校只有两栋楼。

一栋就是这座教学楼,另一栋楼能从外面走廊的窗户中看到,稍矮一些,看样子是宿舍。

两栋楼之间隔了一个大操场,有栏杆将整个学校围起来。

从办公室窗户向外看恰好能看到学校大门,上面好像贴了些封条,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大门外有一条马路,马路上堆积了足足十几厘米的落叶,看起来很久没人打扫过了。

胖子正在顾眠旁边拼命吸气。

他深呼吸了几个来回,终于鼓起勇气:“那顾医生……我先去找找?”

现在是七点四十五,还有十五分钟上课,这段时间应该够找到教室了。

顾眠点头:“去吧,下一节正好是政冶课,快下课的时候我去接你。”

他其实是想去暗中观察的,但一想又觉得很有可能被发现,所以只好作罢。

胖子这才除了定心丸一般挺起胸膛,哆嗦着两根短腿迈出办公室大门。

楚长歌看着胖子离去的身影:“第一节课,我猜应该不会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

这个可就不一定了。

顾眠低头拉开贴着“小坂”名字办公桌的抽屉,里面只有一张写着娟秀字迹的字条——

“爱是最好的教育”

除这个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小坂这个人和死亡的学生之间应该有什么秘密,或许她是导致全班死亡的重要一环”

当然,没有证据的猜测都是耍流氓,瞎猜就算猜中了也不算完成主线任务,必须在副本里解谜推理。

寻常人出副本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完成主线任务,第二种是死亡。

但顾眠不是寻常人,他在副本里死亡会真死,所以必须拼命完成主线任务。

顾眠一边想着一边叹了口气。

就在他叹息之余,胖子已经来到三楼。

这教学楼一共有六层,一二楼是初一,三四楼是初二,再向上就是初三。

看得出是已经废弃了很久的学校,那些空旷的教室都挂了锁,桌椅上蒙上了厚重的灰尘。

走廊遍地都便是从窗外吹进来的垃圾,落叶易拉罐什么的到处都是,胖子甚至在三楼楼梯口发现了一只死兔子。

全身伤痕,似乎已经死了很久,烂的皮包骨头,发出奇异的臭味,它被扣在一个扁扁的盒子底下,胖子还一不小心踩了一脚。

他看着地上腐烂的兔子下意识的捂住鼻子。

就在这时,走廊的另一头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老师——”

他僵硬的扭头向那边看去。

是体育课代表琉力,他站在一个教室门前,正冲自己招手。

胖子瞬间绷直身子,他点点头,默默将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藏起来,然走向那个教室。

“吱呀——”腐朽的木门发出枯朽的声音。

有灰尘从门顶簌簌落下,呛的他几乎咳嗽起来。

教室里的木制桌椅尘封已久,已经发霉膨胀,开门便扑来一股混杂着腐烂臭味的霉味。

但坐在里面的人却浑然不觉得样子。

他们穿着校服板板正正的做好,一同看着这个推门而入的新老师。

第一堂课开始了。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体育老师,你们可以叫我王老师……”胖子只匆匆扫了一眼,便站在讲台上忐忑的开口。

讲台也是木质,空心的,上面的人一动便会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底下好像有个老鼠窝,经常传出轻微的摩擦声。

还时不时有肥硕的大老鼠窜上来,也不知道是吃什么养的那么肥。

吓得胖子僵直了身体,生怕发出大一点的动静。

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底下的学生,直接低头摊开书,十分不自然的照着念起来。

“体育实践课大多是全身性活动,活动量大,彼此劫持……彼此接触机会多,而且还要运用许多体育器材……”

教室中十分安静,只有僵硬的念书声,半点杂声都没有,仿佛整个教室只有他一个人在朗诵一样。

一节课足足有四十五分钟,不可能全程没有半点互动。

想到这里胖子大了大胆,想抬头看看下面的人在干什么。

但他只是偷偷抬了下眼,便看见下面的人都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胖子一个瑟缩。

他只看见那一张张脸不知何时已经涨成青灰色,眼珠子金鱼一样鼓出来,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目光几乎要化成刀子插进自己的头皮。

顿时讲台上的胖子哆嗦的更厉害了,他不敢抬头,只好借着念下去。

“患有近视眼的同学,如果……如果不佩戴眼镜可以……”

“老师——”讲桌前传来清脆的声音。

听见声音讲台上的人大脑一空,根本不敢回答,只能装没听见继续念下去:“可以上体育课,就尽量不要佩戴眼镜,如果必须带眼睛……”

“老师!”似乎是因为被无视了,这次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没办法,胖子只好缓慢抬头看向声源:“怎么了?”

不知何时面前的学生又恢复了正常,如同普通人一般抬着头认真听课,仿佛胖子刚刚才那匆匆一瞥是幻觉一般。

发出声音来的是体育委员琉力,此时他正坐在课桌前笑眯眯的抬头:“老师,你讲的好无聊啊,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

胖子咽了口唾沫:“什么游戏?”

“讲故事,从最后一排开始每个人轮流讲一件自己觉得最印象深刻的事情,说的事情一定要比上一个人更过分哦。”

印象深刻?

闻言胖子哆嗦了一下,我这辈子最印象深刻的事情就他娘的是现在!

胖子深吸一口气,霉味夹杂着古怪的臭味冲入鼻腔中,但他却恍然不觉。

琉力在满是霉味的教室中转了个身向后看去:“那就……从最后排的右边开始。”

胖子立刻向最后排右边的人看去。

那是一个国字脸男生,看起来有些腼腆,他站起来挠着头:“印象嘴深刻的事情……”

“就是有一次我跟同学偷了五元钱去小卖铺买汽水”

说完他便不太好意思的坐下了,然后看向旁边的人:“该你说了。”

胖子循着男孩的目光看去,只见他旁边是一个娇小的女生。

她似乎很容易害羞,脸上还泛着红晕。

女生扭扭捏捏的站起来:“我不喜欢刚出生的弟弟,就偷偷在他脸上掐了个红印子,跟爸妈说是他自己掐的”

听到这里胖子的后背突然沁出一丝寒意。

而接着站起来的人,就让他的头发完全炸了起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