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放飞自我是如此的快乐

没和这奸商扯太久,顾眠直接推开传送门,抬脚走进去。

后面是一片黑暗,他整个人刚进去,两只脚就突然踩空了一般开始做起自由落体运动来,把顾眠吓了一跳。

这么失重了估计有十几秒中,顾眠突然感觉屁股一疼,像是落地了。

与此同时头顶突然亮起一盏灯,他立刻环顾四周。

这里是一条破旧的走廊,走廊中是什么景象暂且不论,值得一提的是此时顾眠周围正站了几个人,正在诧异的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他。

面板这时也出来了,是要介绍副本内容。

【副本:怨灵高校】

【内容:多年前的一场意外导致整个班级全体死亡,自此之后二十九个怨灵便徘徊其中,直至多年后学校废弃,路过人们仍能听见其中声嘶力竭的悲鸣】

【玩家人数:6位】

【主线任务:扮演29个亡魂的新任老师,同时找出多年前意外的真相】

【友情提示:请隐藏好自己活人的身份】

【难度:三星半】

【副本奖励:游戏币*10、自由分配属性*1、抽奖次数*1】

“这是……这是让我们给鬼当老师?还不能让他们发现?”刚看完任务,顾眠耳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早就站了起来,扭头向声源处一看,是之前那差点撞了自己的胖子。

这可真够巧的。

围绕在顾眠旁边的都是玩家,他数了数,加上自己一共有六个,正好是六名玩家。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玩家之中除了胖子外还有一个熟面孔——楚长歌

这位可是和顾眠有相当长时间的交情了,二人可谓是难兄难弟。

不过在上幼儿园之前顾眠可不觉得这位和自己能用“难兄难弟”来形容。

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与楚长歌是青梅竹马,自己是竹马,楚长歌是青梅——

直到某次幼儿园午睡,他看见了惨痛的一幕。

楚长歌其实是钢铁直男,法学院的钢铁直男,具体表现在和女生交流的这一方面。

自此再也没有女生和他讨论过这种法律方面的问题。

对表白这事他不上心,对别的事就更不上心了,从小到大楚长歌都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

顾眠觉得如果天塌了自己起码还能蹦出一句“卧槽”,但楚长歌就不一定了。

比方说现在,他就是冷着一张脸,只是视线扫过顾眠的时候多停了一会,丝毫没有碰到难兄难弟的自觉。

而其他玩家就不一样了,他们惊慌失措,几乎要跳起来。

“给鬼当老师?刺激!”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发出的声音。

他大约一米八的身高,十分壮实,看起来一点也不虚,脸上反而十分期待的样子,但那微微抖动的小腿出卖了他。

顾眠点开他的玩家信息,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优秀的昵称。

......

楚长歌和胖子的昵称就正常多了,一个直接用的本名,一个是“姓王的胖子”

原来这胖子姓王……顾眠深思了一下。

另外还有两个玩家。

一个中年妇女,微胖,像是家庭主妇,此时已经瑟瑟发抖,昵称是“赵洪清妈妈”

另一个是女高中生,刘海处别了一个熊猫发夹,这发夹看上去像假冒伪劣的,上面的熊猫头随时可能会掉下来一般,此时她脸上已经惨白,昵称是“紫心冰凌”

加上自己正好六个人。

顾眠又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一处走廊,是在教学楼内,一侧是教室,上面挂着班级牌,这一层似乎都是初一年级的;走廊另一侧是窗户,外面紧挨着个大操场,这应该是一楼。

看起来这应该是很多年前的初中,装修不算好,但也不算差,就是课桌有些寒碜,桌子腿都布满青苔,显然这学校废弃已久。

副本中现在是清晨的样子,逼仄的走廊中还有些昏暗,只有一盏亮着的吊灯,灯下拥挤着六个玩家。

空气中弥漫着什么东西发了霉的味道,有些酸,又有些呛人。

有风从走廊窗户中灌进来,发出呜呜的声音,冷风穿过几人撩拨着早已腐朽的教室门,此时那二十九个亡魂还没有登场。

气氛十分诡异。

胖子被冻的抖了几抖,顾眠在昏暗中看向其他人。

幸好没人选择马赛克或者草裙什么的,否则现在估计就要冻的往其他人怀里钻了。

楚长歌在诡异的气氛中率先开口:“总之我们是要扮演这些学生的新任老师,并且还不能被发现我们是活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仿佛是怕被那些亡魂听到一般。

荀利有些紧张的开口:“那如果被发现了呢?”

楚长歌开口:

“不能暴露活人身份这一条是在友情提示里,并不是主线,所以被鬼发现了是活人也不会判定主线失败,不会被传出副本”

“而如果被鬼知道了你是活人,你又不能被传出副本,自己想象一下吧。”

顾眠看一眼安着防盗窗的窗户外:“想象被鬼追杀的快乐吗?”

正在悄摸摸向顾眠那边凑的胖子一下停住脚步,脸上分明写着“被鬼追杀并不快乐”八个大字。

“我……我能不能出去?”赵妈妈抖着身子开口,因为哆嗦狠了,连声音都是发颤的。

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不过这副本并不会给正常人多少优待。

顾眠诚心的提出意见:“不然自杀试试?”

当然他也不指望自己这诚心的意见能被接纳,赵妈妈闻言立刻咽了声,绝口不再提要出副本的事情。

楚长歌接着开口:“既然我们是新来的任课老师,就必须先弄明白自己教的是哪一门科目。”

“教的科目是要我们自己编还是副本已经定了?”荀利皱着眉头。

“办公室里或许有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楚长歌回答。

好在这是清晨,还不需要上课,六个人也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就在一楼,门板上嵌着一块长条玻璃,把手已经掉下来了,一推就能进去。

七张桌子整整齐齐的罗列在里面,桌子上贴了几个玩家的名字。

顾眠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大名——

“顾眠,桌子上放了本政冶书”

旁边紧挨着的就是生物老师楚长歌,顾眠觉得他俩的科目似乎弄反了。

而胖子的桌子几乎就在门口,顾眠去瞥了一眼——体育课本。

此时所有人都弄明白了自己要教的科目。

顾眠是政冶,楚长歌是生物,胖子是体育;

赵妈妈是数学,荀利是历史,紫心冰凌是英语。

专业也是够不对口的。

七张桌子,还多出来一张,在最角落里紧靠着窗,桌前还有一把椅子,椅子上有一个十分古朴的绣花垫子,顾眠凑到那张桌子前去看。

只见上面有一张课程表,一个电子表,还有另一个老师的名字。

“语文老师,小坂?”

胖子凑过头来:“这名字还挺奇特的,不像咱们这的名字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