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那些年,错过的修真界大佬

(月票240加更)

上沟村,萧家祠堂。

萧寒为原主,也为自己恭恭敬敬给爹娘以及列祖列宗行了大礼。

刚刚一路走来他还在纳闷儿,明明原主已经在信里写明了归乡原因,怎么还有这么喜庆的迎接阵仗?

不过进了祠堂,隔绝了外面的喧嚣,看到父亲脸上的皱纹,母亲眼里的泪水,他这才明白父母之爱子,都可以做出什么。

动员了全村百姓的这场热闹大戏,无非是为了儿子的面子和自尊。

所以那三个头他磕的掷地有声,足斤足两。

此时在他面前的不仅是萧四海夫妇,还有自己前世的爹娘,他们在世时肯定也经常对乡邻说,我儿子在北京混得不错吧。

萧花氏心疼地把儿子搀起来,她力气本就大,再加上鸿毛符的效果还没消散,一下子就把儿子提了起来。

萧花氏哭的更厉害了,“我儿,你怎么这么瘦啊!”

萧寒拍拍额头,“娘,这不是瘦,我这是仙气飘飘~”

说着他很不稳重地向上一窜,直接摸到了四五米高的房梁,看的五姐瞠目结舌,双眼冒光,一起飞!一起飞!

萧四海惊叹,“小六这是修成仙人之体了!”

萧寒汗颜,“不是的,只是身上有一道符,可以暂时让我轻如鸿毛,要不然我也不敢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跳啊。”

萧四海略感遗憾,又问,“儿啊,送你回来的那位仙人呢,怎么没请人家到家里坐坐?”

“哦,那位师兄还有要事,放下我就直接走了。”

萧寒倒也不算撒谎,苟师兄还要在西麓洲寻找有灵根的少年,伺机接引至玄符宗,或者说那才是重点,送他们是捎带的。

萧四海还一个劲儿可惜,如果把仙人留下来吃个饭,那儿子就更有面儿了。

“差点忘了正事,”萧寒故意转移话题,“我离开师门的时候带了不少好东西给爹娘和姐姐们,三姐四姐呢?”

“哦,四姐在县城做生意呢,三……”五姐嘴快,不过说到三姐的时候还是刹了车,然后看了看爹娘的脸色。

“三姐怎么了,难道是出嫁了?”

“唉!”萧花氏捶着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出嫁也差不多,你三姐私奔了!”

“私,私奔!”萧寒震惊,“跟谁啊?”

“就左峰山太白观上的道士,都五年了!”萧四海哼道。

“什么,那老道士都能当我爹的爹了!”萧寒已经完全代入了自己的身份,想到那道士的老脸就无法平静。

萧花氏被儿子气笑了,“不是那个韩老道,是他的徒弟,你走之后收的,生得还挺俊俏,两人长的倒是般配,我是没什么意见的,可他们问都不问一声就跑了,气死为娘了!”

“那你们就没找啊?”

“怎么没找,咱家生意做到哪,就找到哪儿,我还托我娘家将军府帮忙找,都寻不到,也不知道这两人是上了天,还是入了地。”萧花氏一脸无奈。

“那韩老道怎么说,他的徒弟,他不管吗?”萧寒又问。

萧四海推开门,遥望着左峰山,“你看那座山跟你小时候有什么不同。”

萧寒仔细一看,调动以前的记忆,“咦,昨天下雨了吗,怎么雾气缭绕的?”

萧四海叹道,“发生这件事后我就带人上山找韩老道算账,结果山上起了大雾,我们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进山的路,哪怕硬闯进去,走着走着就出来了,五年了,这雾一直没散,再没人上过山,也没见韩老道下山。”

萧花氏说了句气话,“估计那老道士已经饿死了。”

迷雾围山,这事透着古怪,那老道恐怕不简单!

萧寒检索着过往的记忆,原主儿时很喜欢上山找老道士玩,那个老道士曾自吹他本事很大。

他也是第一个点出萧寒身具灵根的人,但又说小萧寒灵根驳杂,不是个修仙的料。

老道士还开玩笑般说过,“不过我有办法改善你的资质,只要你光屁股在村子里跑一圈,我就收你为徒。”

然后八岁的小萧寒就脱了裤子,在老道士吃饭纳凉的银杏树下撒了一泡尿,提起裤子就跑,气的韩老道直吹胡子瞪眼。

事实上韩老道说的没错,萧寒确实是杂灵根,在修仙界的天赋属于底层那种,如果没有什么特殊迹遇,可能顶了天也就筑个基。

不过玄符宗也不是什么大宗门,对生源也不挑。

当初玄符宗在河东府遇到了一块璞玉,名叫崔玉,担心小姑娘思乡太甚,恰好又在当地遇到了萧寒,也算有灵根的,就把他一并带走了,本意是给崔玉做个伴的。

然后两人朝夕相处,暗生情愫,只可惜一个天才,一个废柴,差距越来越大,渐渐就形同陌路了,原主内心最大的心病也源于此。

萧寒甩掉脑海里那道倩影,凝望着被雾气封锁的左峰山直犯嘀咕,难道韩老道说的是真的,他真能改善自己的修行体质?

细思极恐,那得是多大的能耐啊,反正玄符宗上下也没哪个长老敢夸下这种海口。

而玄符宗的顶级战力是金丹老祖,那韩老道起码也得是元婴吧,甚至于化神?

修真九大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

、洞虚、大乘、渡劫,哪怕化神后面还有好几个境界呢!

萧寒有些不敢想了,不成,自己一定要走一趟太白观!

虽说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平庸,甘愿在这修真世界里做一个地主家的帅儿子,但如果有机会改善灵根,如果真能成功筑基,那意味着起码能增加一百年的寿元!

上辈子活得短,活得累,这辈子他就想多活几年!

哪怕老道士现在让他在村里裸奔,他也不带犹豫的!

正想着裸奔的细节,老爹关上门,咳咳两声。

萧寒回过神来,“哦,爹,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萧四海搓搓手,一本正经道,“说到从仙门给我们带的好东西~”

“对,这是正事。”

萧寒刚把手伸进乾坤袋里,祠堂的门就被一把推开了,一个爽朗的女声,“爹,娘,小六呢?!”

萧寒打量着这个气喘吁吁,跟五姐有几分相似的女孩,机智叫道,“四姐!”

从十四岁到二十岁,四姐的变化还是可以接受的。

四姐扔掉手上的马鞭,突然上手左右揉搓起萧寒白嫩的脸蛋,好一阵稀罕。

“哎呀,当年跟在姐姐屁股后面要糖吃的小屁孩都长这么大了,仙家的水土就是养人啊,这面皮比我的还水灵!”

萧花氏瞪了一眼不拘小节的四女儿,“今天不聊屁的事,你来的正巧,小六正要给大家发礼物呢,见者有份。”

“不止见者有份,大姐她们,还有那两个大外甥也有份。”萧寒舒展了一下面部肌肉。

他脑中还有小萧寒得知自己被师门除名后,强忍着悲伤用自己的功分一件件为每一个亲人选礼物的画面。

他真的很勤奋努力,在那些被除名的见习弟子中天赋最差,但功分是最高的。

心中微微感慨,萧寒开始派发礼物,从五姐开始……

(上本书上架首月是2813张月票,说好是10票加1更,没还完,还到了230票,这本继续吧,不一定还的完,这本新书除了盟主会有加更,就不做其他承诺了,先还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