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所谓天道

巨树都傻了:

“我抢了你的道祖之位?”

鸿钧摇摇头:

“道祖一称,就是对最初传道之人的尊称,我现在又没有传道,而你却先对我说了道的定义,那道祖肯定就是你啊!别说什么抢了我的,我以前不是道祖,以后也不可能是道祖了,你才是道祖。”

道祖竟是我自己?

巨树颇为惶恐,刚来洪荒没几天,就把鸿钧的道祖之位给抢了,这要是让天道知道了,起码也得是紫霄神雷管饱吧!

一雷下来,自己就要灰飞烟灭……

咦?好像这正合我意啊!

巨树当即就笑了:

“鸿钧,我马上就要死了你信不信?”

鸿钧不解:

“为什么会死?”

“因为天道会用雷劈我!”

巨树轻松道:

“你赶快跑远点吧,免得一会儿紫霄神雷下来了,给你来个殃及池鱼,毕竟这玩意儿连圣人挨了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鸿钧诧异:

“天道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巨树愣了:

“你连天道都不知道?就是世界意识啊!法则的凝聚体啊!”

“我应该知道吗?”

鸿钧摸了摸胡子,满脸都是疑惑:

“世界意识……有这个东西?”

“没有吗?”

“没有。”

鸿钧十分确定:

“天地初开,法则混乱,法则都还没稳定下来,怎么可能凝聚出世界意识?”

“而且,如果我预测的没错的话,天地法则根本不可能自行稳定下来并生成世界意识。”

鸿钧饶有兴趣道:

“要么后世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天道,要么就是有个特别厉害的人在未来出手稳定了法则,这才会诞生天道……我觉得,我就是这个人。”

啊?

巨树懵了,好家伙,天道其实是鸿钧创造的!

鸿钧笑道:

“当今洪荒天地因为法则混乱不清,从而难以孕育出健全的生灵,像我与乾坤、阴阳他们,就是为数不多的健全生灵,其它的生灵们因为不健全,所以……脑子都有些不好使……”

“而你,就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所见过的第三个拥有健全灵智的存在!”

鸿钧叹息:

“天地虽大,可同行者却少之又少,好不容易见到你这么个正常灵智的生灵,你让我怎么忍心杀你啊……”

巨树默然,它从这个老人的眼中看到了孤独与寂寞,天地之间,仅有寥寥几人可以倾诉……

鸿钧顿了顿,继续道:

“因为法则的混乱,洪荒上不可能有大规模健全生灵诞生,除非有个特别强大的人来梳理,否则洪荒永远都是一片蒙昧。”

“而从你的话中,我觉得这个人应该就是我,但不是现在的我,而是未来的我。”

鸿钧想了想,又道:

“你之前提到过【三清】、【女娲】,说他们都是盘古的精华所化,依我看,他们现在连灵智都没有,距离化形遥遥无期。”

“倘若我梳理了法则,创造了天道,使天地适合生灵的孕育,那时他们才能化形,同时,因为这个大恩情,他们天生就是我的晚辈,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拜我为师……”

巨树三观都被刷新了,原来真相是这样的吗?

鸿钧创天道,天道孕万灵,所以三清女娲才会拜他为师……

“还有,你先前一直在说什么【先天灵宝】、【先天至宝】,实际上在我们这个时代,根本没有【先天】这个词。”

鸿钧又道:

“我曾说过,盘古象征【有】,而混沌是【无】,若先天代表的是先于盘古开天而生,那根本就不可能,混沌里面只有盘古这一个事物存在,所以根本不可能有法宝先于盘古开天而生,也就没有【先天灵宝】。”

啊?

巨树的三观第N次受到了冲击,它难以置信:

“没有先天灵宝和先天至宝?那太极图和乾坤鼎……”

鸿钧淡定道:

“法宝都是人炼的,也是人所使用的,只是取材于天地罢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复杂的法宝被自然生成?”

“不用怀疑,乾坤鼎就是乾坤老祖自己炼的,太极图就是阴阳老祖自己炼的,因为这两件法宝的名字就是他们用自己的名字来取的。”

巨树:……

但它还是不服:

“那盘古斧……”

鸿钧反问:

“盘古他自己就是【有】,而【有】天生就能开辟【无】,既然盘古本身就能开天,那他要斧头干嘛?”

“所以……根本就没有盘古斧?”

巨树又一次傻了。

鸿钧点点头:

“本来就没有什么盘古斧,照我的传承记忆,盘古走到哪里,哪里的混沌就会自行开辟,他跑了很久,最后……就累死了。”

啊?

“所以,盘古是跑马拉松累死的?”

巨树表示自己无法接受这个毁三观的说法!

但仔细一想,混沌中既然没有混沌魔神,那盘古就不可能因为打杀三千魔神而重伤身死。

而没有天道,那盘古也就不可能被天道偷袭而死。

而盘古身为【有】,面对混沌这个【无】,天生就有绝对的克制力,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因撑天而死?

总之,留给盘古的死法已经不多了……

鸿钧缓缓道:

“盘古开天,实质上是在把自己的【有】给散布出去,用以驱赶混沌的【无】,当他跑的足够远,自己的【有】也因此被散布得极其稀薄时,自然就是他陨落的时候。”

“所以,我们洪荒天地中无论什么事物,其实都是盘古的一部分,我们每个生灵都是盘古后人,是正而八经的盘古正宗!”

……

努力梳理了这一通反常识的新知识,巨树忽然发现:

“等等,我们之前不是在说【先天】的定义是什么吗?怎么楼都歪到盘古的死法上来?”

“哦?是吗?”

鸿钧无所谓地笑了笑:

“那好吧,针对你所说的一切,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所谓的【先天】,指的并不是先于盘古开天,而极有可能是先于【天道】!”

“乾坤和阴阳他们的法宝都是很早就炼好了的,而且材料并不普通,它们是用法则为材来炼制的,所以威能极强。”

“但假如我梳理了天地法则,天道意志诞生,那它必然不会允许这种盗取它本源来炼制的【先天法宝】继续增多,所以在天道诞生后,世上再也不会有先天法宝生成。”

“此即所谓【先天】一词的正解!”

这个理论倒没有“盘古跑马拉松累死”那么毁三观,巨树很快就接受了,并且这么一想,许多奇怪的问题就得到了答案。

例如封神大战时,有个装逼的【陆压道君】说自己是“先有鸿钧后有天,陆压道君还在前。”

现在已知鸿钧的确比天道生得早,书中还说陆压是“离火之精”,如果属实,那就只有一种解释:

陆压道人本体是存在于天道诞生之前的一件象征“离火”的【先天灵宝】,只是后来成精了,所以称为“离火之精”。

所以……夭寿了!先天灵宝也能成精了!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