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鸿钧

地点:洪荒。

时间:大约是天地初开没几个元会,龙凤未兴,巫妖远矣。

人物:一株很普通的灵根。

……

玉京山乃是四方地脉所钟之地,碧水青山,高耸入云,其间灵气浓郁如水,奇珍异宝,应有尽有。

数不清的仙禽异兽栖息其间,在这片梦境般的乐土上繁衍生息,物种兴盛,景色怡人,实乃不可多得的仙家福地洞天……

山顶。

一名素袍老者静坐于地,旁边生长着一株七八丈高的巨木。

这巨木虽然不是特别高大,比不上某些仙种几百丈、千丈的身形,但其上却有灵气自发汇聚,涌入其翠色欲滴的枝叶间,以它生长的许多年来算,树中积累的灵气量实在是一个天文数字。

很明显,这是一株得天独厚的灵根!

在这刚刚开天辟地的时间点上,灵根也没有后世那么稀罕,随便顺着地脉找几座山头,总能看见几株。

后世耳熟能详的先天神圣们,此时基本都还在孕育之中,连身为众圣之师的鸿钧道人也才诞生几个元会而已。

什么?你说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嗯,因为这个巨树之下静坐的老者,就是鸿钧本人……

巨树第N次好奇地问道:

“你真的是鸿钧?”

“如假包换。”

鸿钧淡定答道。

“真的吗?我不信。”

鸿钧:“……”

鸿钧有些无奈:

“你这灵根好生烦人,都说了我就是鸿钧了,怎么你就是不信?我骗你干什么啊!”

鸿钧发誓,这株灵根绝对是自己见过的所有智慧生灵中最话痨的一个!

如果不是他不会后世的骂人方法,估计早就骂开了:

特么的,烦死了!

……

巨树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惹人烦,它想了想,语气莫名道:

“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吗?”

“知道。”

鸿钧叹息:

“自从三日前你忽然生出灵智以来,你就一直给我说你是穿越者,是后世来的,说得我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巨树不解:

“那你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我可是穿越者啊!是后世来的人啊!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惊讶?”

鸿钧反问:

“为什么要惊讶?你后世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你希望我对此有什么反应?”

巨树夸张道:

“呵!反应多了去了,像什么抽魂炼魄啊、魂飞魄散啊、永世封印啊……再不济也要搜个魂吧?你不好奇后世的事?”

鸿钧:“……”

他没好气道:

“你这是有多不想活?一心求死的生灵,我还是头一回见。”

“放心,我对你说的东西不感兴趣,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他这安慰的话还没说完,巨树那边就诧异道:

“嗯?你这脾气也太好了吧,一点儿也不像传说中的鸿钧老阴逼!你肯定不是鸿钧!”

“我知道了,你是红云,老好人红云,【鸿钧】只是方言谐音对吧?”

“红云!我跟你说,你以后一定要注意鸿钧老阴逼,分圣位的时候千万别坐,还有那个鲲鹏……”

鸿钧:“……”

巨树口若悬河,连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啥,只把后世的事情一股脑说了出来。

当它觉得这话中隐含的一连串因果足以弄死自己的时候,它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轻松道:

“听说高配洪荒的大罗金仙都有倒果为因、追溯时空的能力,我说了这么多不该说的东西,应该马上就有人来弄死我了吧……”

鸿钧:“……”

真是搞不懂这个家伙,人家都求活,怎么就你赶着送死……

鸿钧无奈道:

“你消停点好不好,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放弃难得的生命,但我真的不会杀你,也不会有别人来杀你的。”

这话本义还是安慰,但巨树却忽然一叹:

“说了这么多不该说的,结果还是没有哪路神仙穿越过来把我弄死,看来这是个低配洪荒……”

鸿钧:“……”

……

亏得鸿钧脾气好,否则就冲它这令人无语的言辞,不想杀它的都得一巴掌拍死它!

努力平复了一下心境,鸿钧再次淡定起来:

“别白费力气了,你既然长在了我家山头上,那就决然没有谁能伤到你。”

“真的吗?我不信。”

鸿钧:“……”

鸿钧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实力上的侮辱,竟然有人觉得他连个山头都保不下来!

鸿钧也乐了:

“行,那以你的说法,当今谁能打得我?”

巨树这下可来了精神,开始滔滔不绝,论起了洪荒英雄:

“乾坤老祖,伴生极品先天灵宝乾坤鼎,执先天至宝盘古幡,如何?”

鸿钧点了点头:

“乾坤我认识,本事不错,但与我相比,尚有差距。”

“还有阴阳老祖,伴生先天至宝太极图,如何?”

鸿钧又点了点头:

“阴阳也还行,不过也比不上我。”

“啊?也对,这就是两个送宝童了,算不得什么。”

巨树仔细想了想,又自信道:

“杨眉大仙,本体为空间杨柳树,是三千混沌神魔中硕果仅存的一个高手,就算等你成圣之后也打不过他,够厉害了吧?”

鸿钧皱眉:

“有这人?”

巨树再道:

“西方罗睺,伴生诛仙四剑,手执先天至宝弑神枪,剑阵一开,非四圣不得破,如何?”

鸿钧皱眉:

“真没听过这人。”

“那不就结了!”

巨树傲然: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虽然我是个菜鸡,但并不妨碍我指点江山。”

“年轻的鸿钧啊,不要小看了世人,我要是一心寻死,你还真保不住我!”

鸿钧闻言,也是若有所思,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有几个问题不明白。”

巨树很大气:

“尽管问!”

鸿钧问道:

“首先,【混沌魔神】是什么?”

巨树惊诧:

“混沌魔神你都不知道?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因为阻挡开天而被砍死那些人啊!”

鸿钧却摇摇头:

“混沌就是【虚无】,代表【无】的概念,里面什么都没有,哪有什么混沌魔神?”

“啊?没有魔神?”

巨树一愣:

“那盘古是怎么回事儿?”

鸿钧回答:

“混沌是【无】,而盘古是【有】,盘古生于混沌,代表【从无到有】、【无中生有】,所以盘古才会开辟混沌,用【有】来破开【无】,但【有】与【无】是相对的概念,【有】不可能完全取代【无】,所以混沌只被劈开了一部分,而没有完全劈开……”

这番大道理,听得巨树满头雾水,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一些东西,又觉得什么都没有听到……

老学渣了!

鸿钧又问:

“【道】是什么?”

巨树答:

“道可道,非恒道……”

“说人话。”

巨树尴尬一笑:

“我还以为你能听懂呢……好吧,咳!”

“按照别人的说法,【道】就是世界运行的规则与真理……不对!你不是道祖吗?道本身就是你传下来的,怎么连你自己也不知道?”

巨树忽然反应过来,顿时迷惑不解,道祖不知道【道】是什么?开什么洪荒玩笑!

鸿钧淡定道:

“我什么时候承认我是道祖了?我是鸿钧。”

“啊?”

面对发愣的巨树,鸿钧半是调笑,半是认真道:

“在你的世界线上,或许我是道祖,但在你刚刚给我解答了道是什么之后,以你对【道祖】的定义,那你才应该是道祖!”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