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个生了俩

不远处的战斗还在持续中……

一哥楚汉阳毕竟年轻气盛,矮胖道爷卖了个空子,他急不可耐地高高跃起,积蓄出全身的灵力就猛然一击。

一时间,狂风骤起,所过之处寸雪不留,全部变成尖锐的利器,朝着矮胖道爷攻击过去。

其威力,比刚才不止强劲了十倍。

“喝!来得好!吃道爷一镖!”

矮胖道爷手一扬,也不知什么东西从袖笼里急飞出去,空中闪烁出红色的诡异光线,去势凶猛。

楚汉阳眼睁睁的看着危险来临,却是一点躲闪的能力都有不起,整个人的气机彻底被锁死。

后续乏力的他,发出仰天怒吼,“吼~~~”

“噗嗤”一声,他的后背飙射出一道血线,却是被被扎出了个透明窟窿。

矮胖道爷得势不饶人,手里的鞭子紧随其上,狠狠地抽了个正着。

“砰~~~”

楚汉阳整个人被抽飞了出去,正好撞落到任一身前,地上的泥浆溅了他满头满脸。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被当成肉垫,被楚汉阳砸成肉饼。他心里不由得庆幸不已。

不过,他的身形也因此暴露了出来,眼瞅着矮胖道爷一脸凶相的盯着他,那凶狠的目光能刺穿人。

透明人倒吸一口凉气,一把抓住任一,“不想死的话,赶紧跑啊!”

任一咬咬牙,坚定的甩开她的手,眼神四处乱瞥,捡起地上的一个烂砖头,对着楚汉阳就砸过去。

“该死的,我要你死!”楚汉阳目眦欲裂的瞪着他。

虎落平阳被犬欺,这样一个市井小民,居然也敢对他落井下石,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对付不了修为高深,老奸巨猾的矮胖道爷,但是,对付任一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臭乞丐,那是绰绰有余。

哪怕他现在灵力亏空,身受重创。在吐出一口鲜血的代价后,楚汉阳捡起任一砸过来的砖头,对着他就甩飞回去。

“砰”的一声响,不偏不倚正中脑门,任一身子一软,理所当然的倒下了。

“哈!在道爷面前还敢伤人,着打!”

矮胖道爷疾驰而来,势若奔雷,真的挨上了,绝对死得很难看。

楚汉阳瞳孔瞬间放大,毅然决然的从腰间掏出一个圆溜溜的金属球,大喝一声,“这个仇,我记下了!”

他的手猛地一捏,金属球就像泥做的,瞬间碎裂成渣,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蓝烟升腾而起,远远的看去特别诡异。

“奶奶的,居然是烟魔宗的蓝魅!”

矮胖道爷走南闯北是个见多识广的,意识到不对立马就停了下来,却是不敢靠近蓝烟一步。

说起这个金属球,乃是烟魔宗的镇山之宝,每年也只有十来颗流落在外。

其爆开后的烟雾中含有剧毒,寻常人触之就会骨消肉烂,变成一坨烂泥,是逃生的必备物品,所以显得异常的珍贵。

足足等到烟消云散,一点痕迹都没有的时候,已经是一刻钟后了,地上早已经没有楚汉阳的身影。矮胖道爷扼腕的叹息一身,“流年不利,无端飞来横祸!”

他只不过才在凌波城冒了个泡,这群人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嚷嚷着让他留下锦囊,饶他不死!

态度之野蛮凶狠,让他一度以为自己遇上抢劫的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扯下腰间的红色锦囊摩挲着,“翠儿啊翠儿,你可害苦道爷我了,这群人为了这么个破玩意儿,和我结下大仇了。”

他伤了这么多神灵宗弟子,又没能留下楚汉阳,放虎归山,天知道这群土匪修士啥时候又追捕上来,把他给灭了。

想到这里,手里的红色锦囊一下子变成烫手山芋,一狠心,他就丢弃在地上,头也不回的逃命去也。

话说,任一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毫无意外,他又被积雪埋了。

单薄的衣服,伤痕累累的身体,让他忍不住接二连三的打起喷嚏来,

“啊啊啊……阿嚏……阿嚏……阿嚏……”

一时间鼻涕横飞,眼泪狂飙,说不出的狼狈不堪。

透明人有些嫌弃的远离他三尺,“喂,你好脏啊!”

“呃~~~我是臭乞丐啊,需要这么干净吗?”

任一捧了一点雪,洗了一下脸,不小心碰着额头上的伤口,顿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先前的种种瞬间记忆起来。

“不对,我能说话啦?哈哈哈……我终于能说话啦!太好了!”

任一掩不住喜悦的,仰天大笑起来,却是已经忘记之前的诸多不顺。

透明人翻翻白眼,“这是最低等级的言咒,本来就管不了多久,有什么好稀奇的。”

要按她的行事手段,终身禁言那才是大乘手段。

“大傻子,别笑啦,这地上有个东西,你快捡起来看看吧!”

透明人对矮胖道爷丢弃的锦囊好奇不已,心中有股莫名的悸动告诉她,这个东西很重要,至少对她很重要。

奈何尝试了很多次,她就是摸不到。

她就像个影子一样,这方世界除了任一,什么都碰不到。这让她沮丧不已。

她的记忆有些残缺模糊,记不得自己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于言咒的记忆,也是在看到楚汉阳的所作所为后,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的。

任一顺着透明人的指点,很快从积雪里扒拉出来锦囊,有些诧异的道:“咦?这不是我才拿去换包子的锦囊吗?怎么长脚跑这里来了?”

“换什么包子,先前那个锦囊不一直在你身上吗?”

听着透明人的话,任一赶紧摇头,“怎么可能,我明明递给包子铺老板了,要不然哪里有五个包子吃。”

嘴里说着不信,他下意识的还是把手伸进自己的腰间摸索起来。很意外的,真的掏摸出一个锦囊来。

“奇了怪了,不但长脚自己跑回来了,还一个生一个,变俩了!”

他一手一个的把玩着,发觉两个锦囊的纹路呈现对称之态,很显然是一对的。也不知他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着了。

想到又可以换十个又香又软的大肉包,他心里异常的满足起来。天寒地冻,能吃口热乎的,对于他说真的太奢侈了。

“你怎么傻乎乎的?赶紧打开来看看啊!”

透明人捂脸,一副被任一的傻笑打击得不轻的样子。

“呃~~~我可没本事,这个锦囊,它……”

就在任一说话的功夫,原本纹丝不动,根本打不开的锦囊,轻轻松松就被他扯开了其中一个。

“嚯,神奇!怎么就开了呢?”

他之前可是试了很久的,就是因为打不开,才拿去换包子的。

翻转锦囊倒了下,里面什么也没有。因为天黑光线不是好,他忍不住朝锦囊口凑近了看。

“啊啊啊……救命啊!”

一声响彻云霄的惊呼声想起后,任一壮硕的身板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四野空旷得只剩下寒风呼啸,好像这世间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