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在激动啥

任一怀里剩下的包子还冒着热气,香气隔得很远都能闻到,把透明人馋坏了。

她咽了咽口水,伸出两根手指头晃了晃,眼里的意味不言而喻。

任一翻翻白眼,掏出牛皮纸,一股脑全部递了过去。他像是个吃独食的人吗?

透明人欣喜的上前去拿,却只摸着任一有些冰凉脏污的手,哪里能摸着包子,“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啊啊啊!我摸不到,我为什么摸不到?我想吃……呜啊!!”

这阵势把任一吓到了,女孩子哭了要怎么哄?

他手忙脚乱的想把包子塞给透明人,努力了半响,包子差点掉地上,透明人就是摸不到。

哭声更响亮了,“哇啊!!!包子……”

偷包子的小贼头皮发毛的看着这一幕,明明刚才看这个乞丐,神识清明挺正常的一个人,此时却拿着包子对着空气比划着。

诡异,无比的诡异!

包子铺老板可不是好糊弄的,任一的锦囊换的包子,可不是偷的。现在再看任一的行为举止,这分明就是个大傻子。

这样的人,给他一百根筋,他也得有那个智商去偷啊!

“呔,休想攀咬别人,就你这个偷儿,俺不管你是吃了还是丢了,给钱!”

包子铺老板伸出胖手,坚定不移的讨要着。

偷包子的眼见赖不掉,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在任一跟前晃了一下,牛皮纸就转到他手上来。

“拿去!”

他一点不客气的掏出一个包子丢过去,包子铺老板手忙脚乱的伸手接住,暗呼侥幸,差点就掉泥地里了。

“哼!小贼,姑且绕过你,下次再犯,定要打断你的手脚,再送你去见官!”

包子铺老板撂下狠话,心满意足的拿着包子走了。

偷包子的又拿了一个包子塞嘴里后,也不贪多,把牛皮纸袋丢回给任一,“多谢了!以后百倍奉还!”

说完,整个人想阵风一样,挤进人群就消失不见了。

任一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包子,转眼间五个就去了三,心里怪心疼的。饥饿的感觉,再加上之前接二连三的受伤,让他有些虚弱的晃了晃。

不过,他没有立马就开吃,而是就这么看着哭泣的透明人,选择默默的陪伴着。

良久之后,哭够了的透明人擦擦眼泪鼻涕,看着傻乎乎的任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傻瓜,你可真可爱!”

任一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这还是他有生以来,头一次被人说可爱,特别的不习惯,别扭!

见她没事了,做了个再会的手势,任一快步的离开了。他还得赶路,去另外一个门派,继续他拜师学艺的旅途。

虽然神灵宗的人都说他是绝灵体,这辈子都不可能开启灵识变成修士。

但是,他不信邪,神灵宗没有办法,不代表着别的宗门也一样,总要都试过了,才能死心。

通往城外的路,不知为何一个人影也没有。

任一下意识的觉得是天气太冷的缘故,疑惑了一下就在守城护卫嫌弃的目光下,离开了凌波城。

…………………………

“啊……该死的,伤我门徒,我要你赔命!”

官道上,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任一抬眼看去,正是之前撞了他的神灵宗一哥——楚汉阳。

此时的他浑身浴血,身旁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神灵宗弟子,显然是遭遇了劲敌。

“哈哈哈……亏你们还号称灵隐大陆第一宗,就这个水平,也好意思来追捕道爷,活腻味了吧!”

说话的这位,是个粗眉矮胖的道爷,身穿灰青色道袍,腰间挂着一个特别骚包的红色绣金锦囊,看起来异常的扎眼。

“臭道士,就你这样的货色,杀鸡焉用牛刀,我楚汉阳就能取了你的小命。”

楚汉阳可不是个绣花枕头,在神灵宗能称之为一哥,其本身的实力就不可小觑。

只见他右手微抬,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念咒。手里的长剑无物所依,竟然凌空悬浮,随着他手指的转动,长剑也跟着高速旋转。

“御剑!没想到你居然达到了这个程度!”

矮胖道爷瞬间变脸,手持粗黑的道鞭严阵以待。

对方年纪轻轻,已然达到了中阶修士的水准,让他不得不感叹后生可畏。

这灵隐大陆,是个灵气匮乏的小世界,修士在这里只能以锻体为主的外家修炼,像楚汉阳这样能正统修炼内家灵气的,少之又少。

毕竟,普通人能采集到天材地宝的机会很少,这样稀缺的资源,都掌握在这方大能的手中,寻常人没有一点关系,休想得到。

楚汉阳能快速修炼到这个级别,他背后的底蕴就超过了这方大陆百分之九十的修士。

矮胖道爷的心里忍不住酸楚了起来,想扔对方一脸的柠檬。

他少小离宗流浪各大陆,至今百余载,为的不过是求得一份好的功法,以及搜集各种天材地宝为己所用。

然而,有的人轻轻松松就得到了这一切。

上天是不公平的,然而也是最公平的。既然让他碰上了,他不介意让这个后生的成长之路多加点坎坷。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这个后生的能力吧!”

矮胖道爷后发制人,手里的道鞭就像是一条有灵性的长虫,所过之处,虚空中居然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气浪,把地上的积雪卷裹起来,向着楚汉阳的长剑碰撞而去。

“砰……砰砰……砰砰砰……”

电光火石之间,一系列碰撞声响起,就像鞭炮在耳边炸响。躲在远处的任一耳朵一痛,居然有瞬间失去了听力。

突然,一双有些冰凉的小手捂住他的耳朵,吓得他赶紧回头张望,却是那个透明的小女孩。

这个神秘的透明人一直跟着他,所图为何?

他有些心慌的一把挥开她的手,无声的询问着。

“大傻子,赶紧把耳朵堵上啊!不然你很快就会变得又聋又哑了。”

透明人着急的示意着自己的耳朵,希望任一能明白自己的话。

任一看出她在为自己担心,心里的戒备倒是少了一点。

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里面还是“嗡嗡嗡”做响,根本就听不到透明人说啥。不过,简单的手势还是能看懂的。

赶紧依着透明人的暗示,把自己破烂成絮的衣服下摆,扯下两根布条把耳朵眼给堵了。

透明人欣慰的点了点头,拉着他躲在隐蔽处,小声的交代着,“等下千万别出声音,被对方发现了,你绝对就死定了,知道了吗?”

任一此时聚精会神看着远处的决斗,别说耳朵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无暇回应。

不远处的对决,实在是太精彩了!

他听了很多修士的传说,说他们上天入地如履平地,御剑飞行是家常便饭,翻江倒海方显能耐。

此时所见,果然不假。

心里对于做个修士的渴望,越加的坚定起来。他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一股不服输的气势喷涌而出,冲击到一旁的透明人。

她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大傻子,你怎么了?激动个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