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一哥撞飞

“啊啊啊啊~~~鬼啊!我见鬼了,我真的见鬼了!”

任一的这一通鬼吼鬼叫,特别的刺耳,立时吸引了很多路人的注意力,嬉笑怒骂的对着他指指点点。

“看!这个叫花子大概疯魔了,一个人在那里蹦跳个什么玩意儿!”

“哈哈哈……有意思,像个跳大神的。不会是被人揍多了,揍傻了吧!”

“啧啧啧……这个家伙,命真他娘的硬。昨儿个还见到麻屠夫带着人暴打,现在就活蹦乱跳了。”

……

众人的冷言冷语,任一早就习惯了并没有往心里去。他比较在意的是,他们没看到有这么个鬼东西站在他跟前吗?!

肩如筛糠,小腿抖抖索索的往后倒退着。他不怕死,但不代表着他就天不怕地不怕。

“你……你别过来!我……我我我练过的!”

任一别扭的比了一个起手式,江湖人卖艺耍把式时,最爱用这个姿势当做招牌。

他一脸警惕的看着透明人,如临大敌。

透明人被众人无视,尤其是被任一的表现给打击到了,“嗖”地一下就窜到他跟前,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这是……要打我吗?”

“嘤嘤嘤……你太过分了!刚才要卖了我,现在还要打人家,呜呜呜……”

透明人争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任一,大颗大颗的眼泪滑下来,样子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任一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丝负罪感,赶紧收起自己的架势,有些笨拙的安抚着,“呃……我没打,也没卖……你到底哭啥啊!”

“你没打?嘻嘻……那我可就要打了!”

透明人就像变脸一样,瞬间收起眼泪,举起自己的小拳头,对着任一大喝一声,“般若拳……”

一阵寒风扫过,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透明人还傻乎乎的举着自己的手。

她诧异的看着任一,“仙王?妖怪?修士?”

任一痴呆呆的摇了摇头,眼里一片茫然,不知道对方想要表达什么。

透明人看着自己的小拳头,嘴里嘀咕着,“不可能啊!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这个傻大个比我还强?”

她不信邪的继续挥舞着手臂,“岩爆!”

这一招是她的看家本领,自己领悟出来的,可以让碰触到的人,瞬间石化,只要她轻轻的一推,对方就能碎裂成渣,百试百爽。

然而,又是一次打脸。对面的傻大个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有些无聊的揉了揉肚子。

“小妹妹,不知道你在搞什么把戏,我可没功夫陪你玩,我饿了,再会!”

最后两个字,说得客套有礼,把任一自己都感动了。他这辈子何曾这么有礼过?

还不是看在对方是个女娃娃的份上。

一旁的路人见状,彻底把任一当做疯子了。见他走来,就像遇到瘟神一样,一下子后腿三丈远,避他如蛇蝎。

透明人还在对着雪地,对着墙壁琢磨自己的力量哪儿去了,比比划划良久,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突如其来的一阵拉扯,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着任一的方向飞过去。

“啊啊啊~~~干什么?快放开我!”

透明人吓得脸都扭曲了,以为自己被对方用什么秘法俘虏了。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惊恐,仿佛正在遭受极大的磨难。那能撕碎人心的力量直冲进任一的脑海里,他就算再是铁石心肠,也不由自主的回头张望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

他眼真真的看着透明人撞向自己,愣是躲不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砰”的一声响,任一整个人像个肉球一样,被撞飞了出去。

路中间,一个穿着华服的公子哥儿,正张开双臂拦着一个卖花的小姑娘,荡漾的眼神还没传递出去,就被任一撞了个狗吃屎造型,嘴巴差点没秃噜了。

华服公子摔的还不是地方,地上正好有一滩泥水,飞溅得满脸满身都是,气的他浑身直哆嗦,

“敢坏爷好事,活腻了吧!”

华服公子提起衣角,对着地上的任一就冲过去。

也不知哪根筋不对,好好的平地愣是走不好,左脚拌右脚又摔了,当他抬起脸的时候,看到的人无不捧腹大笑起来。

“噗嗤~~~咯咯咯……猪嘴巴啊!”

卖花的小姑娘笑得花枝乱颤,让这冷肃的天地都多了份明艳。

“哈哈哈……笑死我了,像只大肥猪在拱泥。”

透明人受到这气氛感染,也跟着大笑不止。

任一有些尴尬的爬起来,揉了揉摔疼的屁股,心里一个劲的问候着“衰神”全家。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咳……对不住了,这位爷,在下也是身不由己,刚才多有冒犯,还请……”

他真的觉得很抱歉,学着酸腐书生的话,装模作样的作揖。

华服公子已然暴跳如雷,才不吃这一套,很粗暴的打断道:“请你娘的头,你毁了爷的这身行头,说吧,你要怎么赔我?”

“呃~~~爷,你确定要我赔?”

任一摊了摊手,他像是个赔得起的人?

“少废话,赔不起,爷就卖了你。”

华服公子眼光贪婪的盯着任一瞧,仿佛已经看到大把的银子朝自己飞来。

虽然对方只是个臭乞丐,那也是个壮劳力啊,他的寒煤窑正缺这样的人才!

任一有些忐忑的咽了咽口水,既然对方明显打着坏主意,那他也不用客气了。

“不知所谓!告辞!”

他说完就要离开,华服公子上前就去拉扯,“想走?没门!要么赔钱,要么赔人,自己选!”

“滚你娘的,爷既没有钱,也没有人!”任一蛮横的推倒华服公子,折身就要跑。

也许他真的是扫把星转世,远远的跑来一个身影,和他撞了个正着。

他这肉体凡胎的身板,完全扛不住,直接被撞得向后连连退去。

也不知踩到什么,只听得身后传来华服公子凄惨的嚎叫声,声音直破耳膜,把任一吓得一屁股坐了下去。

世界瞬间安静了!

既柔软又硌人的感觉,让他赶紧爬离开。打眼一看,华服公子已然口吐白沫昏迷了过去。

透明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不停的拍手叫喊,“好哇好哇!压死人了!耶!”

她在那里蹦跳个不停,却是没有人搭理她,喊了几嗓子后,有些无趣的抱着手,一副宝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样子。

任一可没功夫去管透明人高兴还是不高兴,他现在麻烦来了,头都快大了。

那撞着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在神灵宗见过的一哥——楚汉阳。

之所以叫他一哥,不是因为他长得一表人才,道术无双。而是因为除了宗主以外,宗派里就他权利最大。有传言说他是宗主的私生子,两人的面相,晃的一看有那么几分想象。

真真假假,除了当事人,外人也无法鉴别。总之,这样的人物,是他一个乞丐无法匹及的存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