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便利店里的金发小哥

境白夜站在安全屋门口,吹着5月那不冷的夜风,对着系统地图陷入沉思。

凌晨3点半这个时间很尴尬,就算是那种深夜居酒屋也很少有开到这么晚的,再过两三个小时,早餐店都要开始新一天的营业了。

系统地图上显示出附近料理店的分布,名字下还标注着各自的营业时间和具体地址,境白夜看了一圈都没找到现在还开门的。

【这个时间你只有去便利店买泡面或昨天没卖完的便当。】系统提示道。

【……只能这样了。】境白夜无奈。

琴酒在有些地方对他误会很深,比如觉得他很好养活。其实他对穿什么、住哪里是真的无所谓,可是在吃食上非常在意,能吃好的肯定要最好的,对充饥的速食食品他都比较挑剔……如果真时间紧急到只能啃系统背包里储备的压碎饼干,他事后也会多吃几顿大餐来自我补偿。

境白夜左侧口袋里装着钥匙和手机,又在系统商店兑换了点日元,放到另一侧的口袋里。

日本便利店很多,全国大约有五万多家,在东京都这个日本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都市圈里,更是走一段距离就能随便看见一家。他在系统地图上找到离他最近的便利店,发现离安全屋不到600米。

境白夜关掉系统地图,朝显示方向走去,果然没一会儿就找到了。

这个时间店里也没什么客人,只有收银员在守着。

境白夜随意地朝那里看了一眼,发现值班的收银员是个长相不错的年轻男人,有着头显眼的金发,皮肤是较深的小麦色,比一般人黑不少。

跟他上辈子不同,他现在遇到的人眼睛颜色是五花八门,但发色都比较正常,金色头发不是后天染的,就是本身有外国血统,没有再出现完全的亚洲人却天生长了浅色头发。

不过这和他没关系,又不是能给他带来加成的队友,人家脸上长出花也和他无关。

境白夜很快收回视线,直接走到摆放着泡面的货架旁,在小包装里开始挑选。

他打算先随便吃点泡面填一下肚子,吃完后洗澡去睡一觉,等醒来差不多就是中午或下午了,到时候去附近的料理店吃顿好的,再回去等来接他的组织的人。

雪莉还没定下具体的请客时间,他就先这么安排,如果有变动就看情况再说。

境白夜刚想拿起一款挂着销量第一纸牌的豚骨味泡面,忽然感到身边有人靠近,他猛地一回头,就看到那个收营员小哥站在他身边。

似乎是没预料到他会突然回头,对方也被惊到一下,站在那里看着他。

“有什么事吗?”境白夜有些奇怪,但没有多警惕。

在黑暗里待久的人对别人身上的气息会很敏感,比如雪莉,她甚至能感应到附近有没有组织里的成员。他没到这种程度,只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是否有恶意或杀气,面前这位小哥他没有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你还是学生吧?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在外面?”

现年十四岁却已经大学毕业一年的境白夜感到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左眼,又转移到自己脖子上,这两边都裹着绷带。他看着看着眉头就皱起来了,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两人站得不远,境白夜发现他比自己高近半个头,胸口处还挂着名牌——安室。

“我刚从国外回来,在飞机上没吃东西,家里也没有吃的,所以到便利店买点东西。”他实话实说,伸手拿起一桶泡面递过去:“帮我结一下账吧。”

对方接过东西,怀疑的目光仍在境白夜身上的绷带停留了几秒,然后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向收银台。

境白夜跟了上去,在路过立式冷冻柜时,还从里面拿了瓶肥宅快乐水。

“一共是350日元。”安室说。

境白夜拿出对应数额的硬币交给他,他接过数了数,确认数额没错后收进钱柜。

————

凌晨3点49分,距离最后一位客人离开已经过了10分钟,安室透看着便利店上的时钟,上面秒针哒哒地向前走去。

随着秒针转过一圈滑到12、进入3点50分时,他的手机准时响了起来。

“喂?”他接起手机。

“是我,降谷先生。”另一头传来部下的声音。

“……你现在该叫我‘安室’。”听到自己的本姓被这么大大咧咧喊出来,安室透只能庆幸自己这部手机里没有窃听应用,身边也没什么可疑人员。

“好的,降……咳咳,安室先生。”

“……”

安室透忍住批评对方的念头,现在是正事要紧,他严肃道:“关于‘游泳池’那边的情报,消息来源准确吗?”

“是的,情报提供者是一位在法国多年、并和那个组织有过情报交易的老前辈。”对面的声音严肃了很多,“造成前不久巴黎一系列骚乱,并潜入‘游泳池’信息处理中心的幕后主犯,代号为‘安格斯特拉’的黑衣组织成员,确认于今日抵达日本。”

听到这一系列牢底坐穿的描述,安室透不免有些心惊,他蹙起眉头道:“他潜入一国的情报机构,为什么法国当局没有发布对他的通缉令?”

“好像是因为对方行事非常谨慎和残忍,就算是‘游泳池’内部的摄像头,也没留下任何关于他的影像记录,而那些和他正面有过交锋的人员……全部遇害,无法提供相关的情报。”什么身份信息都没留下,甚至连知道他代号的特工都被清干净了,自然难以发出通缉令。

“那位前辈怎么知道他要来日本?”

“前辈和那个组织里接触过安格斯特拉的底层人员喝酒,灌醉对方后得到了一些情报。”

“据说他非常年轻,其中一只眼睛看不见,还有一点就是……”

“他非常厌恶卧底和情报机构人员,由他负责审讯的俘虏……没有一个是不开口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