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琴酒今天也在工作的路上

【安格斯特拉以后会在日本行动,给他找个合适的临时监护成员。】

【我手下有事走不开,你现在去东京国际机场接一下安格斯特拉。航班号LH444。速度快。——Rum】

“……”

琴酒刚杀完差点泄露组织秘密的基层成员回到车上,就收到了两封新邮件。

一封无署名的来自组织BOSS,一封来自二把手朗姆,提到的是同一个人。

“大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驾驶座上的伏特加问道。

“掉头,去东京国际机场。”琴酒一顿,补充道:“安格斯特拉来日本了。”

安格斯特拉(Angostura),一种酒液呈现红褐色的苦酒,因为浓度高,很少被人直接饮用,但在调酒师调配鸡尾酒时,往往会加上几滴进行调味。

身为琴酒的小弟兼专属司机,伏特加当然知道安格斯特拉是谁,还见过对方不止一次。

“他不是在法国干得好好的?”他疑惑道。

“现在不合适了。他太年轻,一些杂鱼会给他找没必要的麻烦。”琴酒冷哼一声。

“他的监护……”伏特加话未说完,自己先反应过来了。

作为跨国犯罪组织,他们活动的国家很多,但也分个主次,亚洲地区主要在日本,北美地区主要在美国,欧洲地区原先比较分散,直到在经过安格斯特拉当时那通半夜震醒朗姆、他甚至是BOSS的操作后,才决定定在法国。

现在是那里趁乱摸鱼最佳的时期,朗姆亲自指挥管理,而贡献最大的安格斯特拉却被调回日本。

原因有两个:第一,他闹的事太大,让他离开是一种保护;第二,他年龄太小,当法国行动组负责人难以服众。

安格斯特拉和雪莉都是尚未成年就获得酒名代号的成员,现在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三岁。

雪莉继承了她父母的聪明头脑,现在是药物研究组的负责人。

安格斯特拉除了本身的计算机水平很高外,在法国期间是行动组的人:格斗水平中上,剑道、射击、狙击水平出色,精通易容和变声,还会捣鼓奇怪的机器搞发明。

代号不是那么容易就获得的,很多底层成员人到中年、到死亡都没有得到。能够在十多岁时就得到认同,他们必然拥有一项甚至几项超越成年成员的能力,是被BOSS看好的珍贵人才。

对于未成年成员,除非背叛或出卖组织,犯下其他错误时,BOSS和干部对他们会比成年成员宽容一点。在他们俩个还在读书的时候,BOSS就给他们各自找了合适的监护成员。

雪莉虽然有亲姐姐,但宫野明美只是底层,所以她的监护成员是琴酒。在雪莉留学期间,琴酒也得在美国待着,在FBI面前都有幸刷过脸(他自己毫无自觉),现在她学成归国,琴酒也调回日本担任了行动组负责人。

安格斯特拉的监护成员是贝尔摩德,他们渊源很深,他在七岁那年被她带回组织。

她是深得BOSS宠爱的女人,也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女明星,她不可能像琴酒一样随着被监护成员到处跑,安格斯特拉去年前往巴黎时她就没跟着一起去,现在来日本也没一起来。

“那个女人还在美国。”琴酒扫了眼窗外的景色,“得给他找个新的监护成员。”

琴酒不讨厌安格斯特拉,如果不是贝尔摩德讨厌宫野夫妇而拒绝雪莉,去接手那个瞎掉一只眼睛还拒绝装义眼的小鬼的人会是他。

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安格斯特拉掌握着易容技术,在贝尔摩德不在日本时,能由他为组织成员进行伪装,喊他做事可比命令那个神秘主义的女人容易得多。

两位黑衣人加走入东京国际机场,琴酒身上的森冷杀气让周围群众退避三舍,他扫了眼大厅电子信息板上航班对应的出口号,带着伏特加朝那里走去。

此时离飞机降落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要接的人。

站在那里玩手机的黑发少年身高在一米七出头,打扮时髦,跟他们一身黑完全不同。

琴酒记得他那件上衣是雪莉挑的,裤子腰带和靴子是贝尔摩德买的。

安格斯特拉物质需求不大,对吃什么、穿什么、住哪里都是无所谓的态度,非常好养活。他很少去商场买东西,身上的大部分衣物都来自两位熟悉的女性成员,就算他去巴黎跟她俩隔开,他还能经常收到快递。

安格斯特拉长相不错,但皮肤苍白,浑身都透着一种难以忽视的病殃殃的感觉。

他左眼被绷带覆盖,露出的脖子锁骨手腕也缠着一圈圈的白色绷带,琴酒知道他衣服下裹着更多,简直是个只露出双手和半张脸的活人木乃伊。

还未等琴酒走近,安格斯特拉便抬起头,他警觉性一直不差,罕见的红色右眼打量着面前的两人。

“好久不见。”年轻的组织成员率先打招呼道。

他口气温和,就像个人畜无害的病弱学生,连商场里抢特价商品的大妈们都比他更有杀气,站在琴酒和伏特加面前更是和他们格格不入。

但知道他所做所为的两人,完全不会小瞧他。

————

出了机场,境白夜提着自己的包坐到保时捷的后排。

他没想到琴酒居然会亲自过来接他,在他看来这完全没必要。作为日本行动组负责人,琴酒能调动这边除朗姆下属外的所有人,随便找个会开车还认路的人过来就行,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就特地跑一次。

永远这么亲力亲为,在美国时是这样,回日本后还是这样,长期996居然还是长发飘飘,真是太不容易了。

“现在是去我在米花町的公寓?”境白夜问道。

“你的公寓还没法住人。”琴酒说,“先去那附近的安全屋住着,贝尔摩德名下的。”

监护成员和被监护成员的关系其实能很亲密,除了日常的看护和教导外,监护成员的一些不重要不私人的东西能直接交给被监护成员使用,反过来也一样。

正面范例如皮斯科和爱尔兰威士忌,两人关系亲如父子。

而负面范例……就是琴酒和雪莉了,琴酒不是什么合适的监护人,他没在雪莉面前直接杀人已经是极限,平时嫌照顾小孩麻烦,对雪莉放个杀气吓唬她让她直接听话那是常事。

贝尔摩德和境白夜算中间,比不上正面范例,差不到负面范例,处在两人都觉得这样刚好的程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