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卖符

齐大师敲了敲门,里面的人走出来。

“齐大师?”

“我们进去说。”

“好。”

谢清然跟着一起进去。

“齐大师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青年给两人倒了水,声音含笑问道。

“我遇见一位小友,能力不凡,或许对谢璟的身体恢复有帮助。”齐大师解释完,又给两人介绍。

“这位谢小姐……”

谢清然把口罩摘下来,“你好,谢清然。”

青年直接愣住。

“清衍,你……”齐大师刚刚开口,也看见了谢清然的脸,他也愣了愣。

“你说,你是谢清然?”青年突然有些急切的走近,不受控制的想拉她的手腕。

谢清然侧身躲过,疑惑不解的看过去。

青年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放下手又退后一步,“抱歉。”

谢清然摇摇头,她也不怎么在意,反正看“病”给钱就行!

“我是谢清衍,住在这里的病人是我小叔。”

谢清然无意多说,“病人在哪?”

谢清衍带着她和齐大师过去。

推开房间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床上的男人。

谢家小叔是老爷子最小的孩子,现在也不过三十多岁,当年是京城有名的青年才俊,风流倜傥,一身骄傲,引得无数贵女爱慕,偏偏无心于情爱,一心爱玩儿。

哪怕是已经沉睡了五年,身形消瘦,还是能看出当初的风采。

齐大师和谢清然解释,“当年谢璟出事,谢家人请了我过来,本以为离魂三天之后无法可救,可他却好像只是陷入了沉睡,除了醒不过来,一切都像是个正常人。”

“我先看看。”

谢清然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她把手指搭在谢璟的手腕处,像是把脉一样的动作,无形的灵力顺着指尖进入,在谢璟的身体里周转一圈后,发现了异样。

她用灵力探了过去,被一道攻击打断,猛的收回手。

“谢小姐?”齐大师以为她出了事,连忙出声。

“没事。”谢清然看着沉睡的男人,自信的扬唇,“能救,需要时间。”

一点小把戏而已,难不住她!

“这真是太好了。”齐大师声音惊喜,他和谢清衍道别,说有话想和谢清然说。

谢清衍和谢清然交换了联系方式,目送两人离开。

随后,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的那一刻,声音都在颤抖。

“喂,大哥。”

“嗯。”电话那头的男声平静,还带有翻页的声音。

“大哥,我好像……找到然然了。”

一时间,谢清衍连翻页的声音都听不到了,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是很久,终于传来声音。

“在哪儿?”

谢清然被齐大师带着出去,又一次看见小楼外面的异样,她手指略动了动,眼神中透露着找到了好玩东西的兴奋。

“谢小姐。”

齐大师突然开口,谢清然看过去,有些不解。

“谢小姐的符咒,是你自己画的吗?”

谢清然点头,“对。”

“我……”齐大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谢小姐,是这样的,我这人天生在画符上没什么天赋……”

谢清然明白了,这是生意来了!

“趋福避祸,免病除灾,种类多样,功能齐全,五百一张,买多打折,你要买吗?”谢清然卖力推销自己的符咒。

“这么便宜?”齐大师惊讶了一下,“谢小姐,先给我来二十张。”

谢清然摊开两只手看了看,似乎被突如其来的买卖惊讶的回不了神了。

但是……

“可我目前只有十张。”

谢清然有些后悔。

因为一直卖不出去,她就喜欢拿着自己的符咒玩儿。

她的符咒功能确实齐全,还能变成秋千让她在房间里玩儿。

只是那天她在画火符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符咒秋千烧了个一干二净,这几天也没想起来画符,而且为了媛媛也用了好几张,符咒已经所剩无几了。

“那我先买十……”

“我自己还有几张要用。”

齐大师顿了顿,“那谢小姐可以卖几张?”

“五张吧。”谢清然说完,又有些遗憾,“可这几张都是很普通的好运符,齐大师可能不需……”

“我需要的。”齐大师打断谢清然的话。

“谢小姐,现金还是转账?”

“……转账吧。”

两人加了好友,谢清然把五张好运符递过去,还给齐大师打了个八折。

说真的,这是她的符咒第一次卖出去。

谢清然一向喜欢自己用,偶尔送两张给自己的朋友。

之前她也出来卖过符咒,她对自己的符咒特别自信,然后走街串巷卖了一礼拜,一张都没卖出去,还有几个人说她小丫头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学骗人,搞封建迷信,要把她交给警察叔叔,让她接受思想教育。

谢清然觉得他们都没眼光!

她的符咒可是有些人想要都得不到的!

“谢小姐以后还会画符吗?”

“嗯。”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谢小姐的长期顾客。”

谢清然表示没问题。

反正画符对她来说特别简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