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培训班

五百多年前,卡片理论的创始者罗森博格第一次提出卡片理论,并且成功地制作了第一张卡片。从那以后,历经五百多年的发展,各式各样的卡片层出不穷。在这之前,原始的卡片雏形大量地存在于各个宗教之中,它们被认为是一种非自然力量。直到现在,一些宗教中依然有着许多技艺极为高超的制卡师和卡修,他们的源头甚至超过了罗森博格时代,在这方面,他们的传承更为神秘不为人知。

但正是罗森博格的横空出世,把卡片系统身上的神秘光环彻底打碎。他系统地研究并阐述了卡片结构,并且发明了许多卡片,像今天的能量卡,它的标准结构便是罗森博格最先提出的。卡片身上笼罩的神秘光环被彻底地打破,卡片学也就成为一门新的学科。

大约三百年前,又一位伟大的制卡师海纳·梵森特,更是把卡片的发展带入了黄金时代。而海纳·梵森特的出生的那一年,恰好是罗森博格正式提出卡片理论那一年之后的两百年。这两位五百年里最伟大的制卡师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呼应着。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如今的卡片学早已经和五百年前迥然而异。整个学科变得更细致,分支众多,研究也愈发深入。

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

随着卡片理论体系的不断发展,各种稀奇古怪卡片的出现,对卡片种类的划分也越来越难以划分。至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权威的划分方法。

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么作用,有一个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使用它!

使用卡片就需要用到度仪,巧合的是,度仪也是罗森博格这位卡片理论创始人发明的,而在海纳·梵森特手上得以完善。如今的度仪虽然越做越精巧,各种辅助作用也越来越多,比如陈暮的度仪上有探照灯,但是它的核心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度仪从外表来看,是一个长方形盒子,有三根扣带,可以把它扣在手臂上。度仪顶端有卡槽,这是用来使用卡片的。一般来说,度仪起码有两个卡槽,越高级卡槽的数目便越多。两个卡槽之中一个是使用能量卡之类的基础卡,另一个卡槽则插入使用者想使用的卡片。说穿了,度仪便是一个将能量卡和其他卡片联接起来的装置,能量卡提供能量激发卡片,从而达到使用的目的。

陈暮的度仪当然不会是什么高级货,两百多欧迪能买到什么高级货?度仪这种使用极为广范的物品陈暮却少有用到。

毫不犹豫把这张卡片插入度仪上方的插槽之中,挑了一张没有用过的一星能量卡插到下面的插槽之中。做完这一切的陈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按下度仪表面的激活钮。

“滴!”

陈暮突然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光幕,上面有一行字。

“能量卡不符合规格,请使用三星以上能量卡!”

三星能量卡!居然要三星以上的能量卡!满脸惊诧的陈暮已经确定,这张卡是一张不折不扣的高级卡。一般来说,卡片越高级,对能量卡的等级要求也越高,能量消耗速度也越快。这点常识陈暮还是有的。

可是陈暮又有些犯难了。三星能量卡他手上没有,如果想要知道这张卡究竟是张什么样的卡的话,那就必须去买张三星能量卡。可是,三星能量卡的价格,可不是个小数目!

一星能量卡的能量容量是一百卡,二星能量卡是一千卡,三星能量卡的容量高达一万卡。

一星能量卡的统一零售价是一百一十欧迪,也就是说,平均一卡能量一点一欧迪。二星能量卡的价格是一千两百五十欧迪,平均下来,一卡能量需要一点二五欧迪。三星能量卡的售价则高达一万五千欧迪,平均下来,一点能量需要一点五欧迪。

这也是为什么一星能量卡的使用范围最广了,毕竟这个世界上,穷人还是最多的。

这三年来,他平时省吃俭用,没日没夜的工作,全部身家才八万欧迪。要一下子拿出一万五千欧迪,让他非常犹豫。从小经历过流浪的生活,他比一般人对金钱更为看重,因为他知道,这是生活的最基础。

犹豫了半天,理智最终战胜冲动,陈暮决定把它放一段时间再说。那两张贴在卡上的薄膜他也没扔掉,而是收藏起来。

日子重新又恢复了平静,只是陈暮多了个习惯,每天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把这张卡放到手中的把玩,每一次端详这张卡片,他都会沉浸在那复杂完美的构纹之中。

但是生活要继续,这段时间他也不是一无所成,他成功地把另一张不同结构的一星能量卡之中的回形压缩结构设置进自己的结构之中,这让他制作一星能量卡的成本再一次下降了两欧迪。也就是说,他现在每天的收入比以前要多五十欧迪。

可以说,他现在的制作的一星能量卡的结构和标准结构已经有不小的区别,但是如果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来。可是,又有谁会仔细去研究刚买来的一星能量卡呢?

上次华叔给他的那张听课证被他取了出来,按照日期,就是今天。

培训班就在东卫学府旁的一座大楼里开办的,原本陈暮以为总不会有多少人来参加,没想到走进这教室,却发现里面一片嘈杂。里面坐的都是少男少女,年轻人在一起自然很快被打成一片,打笑嘻骂,三五成堆,玩得不亦乐乎。

陈暮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多年的流浪生活,让陈暮对察颜观色颇有一套心得。匆匆扫一眼,他便心下了然,这些人的家境只怕都属普通。想想也是,如果家里有钱,又怎么会把自己的儿女送到这样低级的培训班呢?要送也送到东卫学府去。

遥望着窗外仅一墙之隔的东卫学府,从这个位置,东卫学府的操场一览无遗。整齐干净的制服,洋溢着自信的微笑,彬彬有礼的彼此问候,东卫学府学员的风貌令人眼前一亮。

莫名地,陈暮觉得有几分不舒服,心下悄然升起一丝苦涩。收回自己的目光,陈暮呆坐半晌,回过神来不禁哑然失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三年前,只怕自己做梦也想不到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如今,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心下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知足,自己已经非常幸运了!

想通这一点的陈暮重新又把目光投到东卫学府,目光中仍然带着淡淡的羡慕,但是却异常的平和。

正在这时,授课老师走进教室,教室立即安静下来。

讲课的老师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叫贾明。长相一般,但是嘴皮子非常利索。一开始便说了一大堆,说什么他是东卫学府的贾梓凌教授的直系弟子,和东卫学府是合作伙伴关系,大家学成之后,届时找工作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云云。不番吹嘘鼓动,直把下面那帮学员听得两眼放光。

陈暮却听得皱起眉头,从小流浪的生活,让他洞悉世情,远不是这些少女少男可以相比。在他看来,这个讲师像骗子远远多过像制卡师。

这番吹嘘花了整整半个上午的时间。

半个上午的时间却让陈暮大失所望,这个贾明完全是照本宣科。三年来,陈暮一直在自学,翻看的各种基础书籍不下百十本,许多都是滚瓜烂熟。他甚至知道贾明现在照着念是各个学府通用的是零四版王京编撰的《卡片理论基础概论》。

这本书他翻过不下十遍,但是由于他的基础太差,很多地方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很快他便集中精神听讲。

************************************************************************************

开始发力!下午还有一节!大家把手上的所有票票像光一般投出来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