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老男人

顾颜将那人扑倒在地,近距离看着他一张俊脸下生得异常好看的嘴,凉薄,淡粉色,脑海里浮出白日里宋昊的话。

“她恐怕连吻都不会接,土包子。”

想到这里,顾颜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低下头直接触碰上了那好看的嘴唇。

谁说她不会接吻的?

确实不会,顾颜的双唇刚触碰到他微凉淡薄的嘴唇脑袋就轰然一下炸开了,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是什么。

他的唇怎么是温凉的?还有,那下巴的胡须有些扎人肿么办?

墨司霆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给吓住了,一脸吃惊的看着眼前一张放大的鬼脸,还有身上若有似无的碰触,处处点火。

可是,该死的,她嘴上的动作竟然停止了!

连吻都不会接的笨女人。

不对,是喝醉酒还不会接吻的笨女人。

墨司霆想着,不自觉的伸手托住了她的后脑勺,薄唇以不可阻挡的方式向前一步步略攻城池,灵活的侵占着她的一切……

他在身体力行的告诉她,这才是接吻!

顾颜呆愣在原地,感觉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熏的她晕头晃脑。

原来,这才是接吻!

可墨司霆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一个吻了,大手向顾颜的手背掠去,有布料裂开的声音自空中响起。

他竟然撕碎了她背上的衣服。

背部大面积冰凉的触感让顾颜如梦初醒。

不行,这个男人太危险,顾颜伸手就想要推开身下的人。

墨司霆感觉她的反抗,一双柔弱无骨小手不断在他坚实的胸膛上下游走,欲拒还迎,煽风点火。

这,更加惹火了他的身子。

墨司霆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强烈想要侵、犯一个女人。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想到这里,墨司霆托住她后背的双手微一用力,将身上的人腾空翻起,然后,强烈的男性身躯就这样以不可阻挡之势压了下去,两人调换了位置。

一时,气氛极其暧昧。

顾颜的酒已经完全清醒,脑海有一万个草泥马飞过,这个该死的,不要脸的,老男人!!!

不对,是“老色/狼!!!”顾颜咒骂。

语毕,大腿微微一弯,膝盖用力顶出,正对那人大腿根部。

顾颜用了十足的力。

身上的人立刻停止了动作,一手捂住了下半身,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下的女人,幽深的双眸有怒火将要呼之欲出。

顾颜已经迅速推开他的身体,起身就要往门口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大手一伸,很轻松的就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撩完就要跑?

“你叫什么名字?”

顾颜回过头来,只见他一张俊脸痛得已经皱在了一起,大手却还死死将自己的手腕拽着,不死心的问。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姑奶奶我顾颜是也。”

她回答,想甩开他的手。

他的力气却大的吓人。

直到这时,顾颜才感觉到害怕。手腕被他钳制住,动也动弹不得。心下一狠,提起手对准他的手背,张嘴就是狠狠一咬。

“啊……”

男人痛得倒抽一口凉气,手上力道终于松开。

顾颜见状,赶紧甩开他的手,转身往门口跑去,一溜烟,不见了。

墨司霆气喘吁吁的躺在地板上,两眼定定望着她离去的门口,她背部裸露的肌肤下,赫然绣着一朵含苞待放的墨色玫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