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要吃一个月的素

就在苓一满手洗洁精泡沫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陈警官,苓一赶紧洗干净手接电话。不过,这次陈警官带来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涟意啊,局长说了,凶手很有可能是觊觎你父母的资产,才会袭击你家别墅,残忍杀害你父母......所以,你申请的遗产继承可能要等一阵子了。而且今天你家好几个邻居报警说你家别墅......闹鬼,局长已经派人过去守着了,除了负责这件案子的警员,其他人谁都不能进去。”

“连我也不能?!”

“是的。不过你别太担心,局长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其他人的安全。你......平常的花用都还够吗,我可以先借给你的......”

苓一犹豫了一下,没说找到的原主的私房钱,只说维持生活还是够的,让他别担心。又扯了几句,苓一才挂掉电话。

“陈警官说我的遗产继承申请被卡了,估计要等好久才能拿到钱。他还说我家邻居报警说我家别墅闹鬼,现在别墅也被封锁了。”苓一皱起眉头,“真是奇怪,警局那边似乎很想把我从这件事情里隔离出去。”

“他有说是什么人在监管你家别墅吗?”林克也觉得事情不简单。

“日落时间是凌晨两点啊......?!还好有电视。你牵着哈哈去海滩上玩会儿,顺便试试给你买的新摩托车。”

“......谢谢。”

苓一挥了挥手,示意林克赶紧出门。打开电视,调了几个台的电视剧,清一色是说着南非荷兰语的黑人演员,苓一只好点出个托马斯小火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说起来,这还是苓一第一次看除了《猫和老鼠》以外的动画片。在她生活的28世纪,小孩刚出生就要统一植入不同的智能芯片。比如父母想让孩子成为物理学家,那就植入物理学知识的芯片;想让孩子成为政府官员,就植入政务知识的芯片。不能植入芯片的底层孩子,他们的未来没有人关心,长大后只能和机器人争抢生存空间。但无论对哪一类孩子来说,“童心”和“童年”都是不存在的。

植入芯片的孩子必须开始学习相应的知识,否则会受到芯片产生的电击惩罚,次数多了就会变成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只能彻底被芯片所掌控。没有植入芯片的孩子会被被流放到荒原,那里气候恶劣,生存环境极差,六岁时还存活的孩子才会被接回各自所属的行政区,进入传统学校学习。

在这种环境下,为孩子创造的动画片几乎绝迹,因为没有早熟的孩子愿意观看一群拟人化动物的故事。《猫和老鼠》是苓一打扫林克的图书馆时偶然发现的,英短蓝猫和花枝鼠的拟人,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可惜保存这部动画片的载体已经损坏,苓一试着修复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只能求助林克。

修复后的动画片终于能正常播放,只是画质有些模糊,但是仍然不能打消苓一的兴趣。什么都会的猫却总是被老鼠戏弄,滑稽的画面常常逗得苓一笑个不停。

看着电视里的托马斯小火车,苓一回想起以前林克陪自己看《猫和老鼠》的画面。林克除了他的科研之外其他什么都不关心,即使是苓一强迫他坐在沙发上陪自己看电视,他也是在脑子里运算公式罢了,根本没有苓一想要的温馨效果。

苓一一边在心里吐槽林克的不解风情,一边看了托马斯小火车的一集又一集。看到第二季,林克终于带着哈哈回来了。感受哈哈扑进怀里的冲击力,苓一干脆把它抱到自己腿上一起看。

“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天黑了,你可以去再睡会儿,到时候我叫你。”苓一目不转睛盯着电视。

“谢谢,我不困。”林克走到苓一旁边坐下,端正的坐姿让一旁的苓一觉得浑身难受。

“要不......我换个频道?”苓一把手里的薯片递了过去,林克果然摇摇头拒绝了。

又过了一会儿,苓一已经睡着了,哈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趴在沙发上,用爪子扒拉着苓一吃剩的薯片,沙发垫上满是碎屑。林克默默看了会儿哈哈笨手笨脚的动作,随后伸手拿了桌子上的另一袋薯片撕开,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林克推了一下睡着的苓一:“起床。”

“干嘛鸭!”

“日落时间快到了。”

“啊,好烦鸭——”苓一小心地移动盘坐太久已经麻了的腿,还是被那酸麻滋味搞得眼泪汪汪。

林克看她腿麻了动不了,主动靠过来帮她慢慢按摩。

“啧,你能不能别发出这种声音?”

“我完全没有那种想法好嘛?你这个人真是轻浮。”苓一享受着林克的按摩服务,表情相当耐人寻味。“???怎么沙发上那么多薯片碎碎,难道是我掉的?我才不到二十岁吃东西就这么漏了?”

哈哈在苓一醒来的时候也醒了,听见苓一这话,它只想“嗷呜嗷呜嗷呜”表达它的“狗且偷生”。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记得穿件外套。”

“噢噢。”

从他们居住的小区到黎家别墅大概需要半个小时。

提前一个街区停车,两人打算先从远处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

慢慢摸过去,果然,别墅大门外有两队持械的人把守,但是这些人没穿警服,从步伐上看也比普通警员要规范,倒是像雇佣兵......?

两人悄悄围着别墅绕了一圈,发现防守都很严密,这更加重了苓一的疑心:如果只是像陈警官说的“闹鬼”,好家伙这得是多凶的鬼才需要这么多壮汉严防死守?

两人用口型交流了一下,决定在别墅外搞一搞事,调虎离山。

林克之前带哈哈出去海滩上散步的时候顺手抓了几根哈哈爱吃的火腿肠放在了外套口袋里,现在还剩四根。他们刚刚摸过来别墅的时候看到街上正好有几只流浪狗,所以他们的计划是由林克悄悄过去把流浪狗引过来,那么多只流浪狗争食,场面肯定混乱,两人趁乱潜入就好。

林克正准备出发引狗,苓一突然拉住他:“戴上手套再过去。”

计划进展的很顺利,七八只流浪狗一起争抢火腿肠,扰得附近的居民骂声连连。有个暴躁老哥干脆出门查看,见黎家别墅前那么多疑似警员的人便上前指责他们遇事不作为。一连听到好几个“f○ck”,苓一对那位敢于和守卫队头头对骂的老哥真是相当佩服

附近好几家都亮了灯,纷纷探出窗也开始指责守卫队的“渎职”。守卫队里有好事的人也跟过来看两人吵架,时不时还拱几句火。眼看事情闹得越来越大,那几只流浪狗都跑没影了,这堆人还在热闹着,苓一拉了林克的袖子,示意他跟上。

从别墅后院翻进去,苓一简直大气都不敢喘。好在这个时候她作为几个世纪之后的生化人的好处就体现了出来:超强的夜视能力、敏锐的侦查力和迅捷的身手。林克跟在苓一后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苓一自顾自地搜索着整个别墅。一楼客厅确实很干净,没有一丝血迹。苓一绕进了了那几个女佣的房间,乍一看确实什么都没有,但是苓一却在门脚处发现了几滴细微的紫黑色血迹。她抖了抖门口的脚垫,并没有多少灰尘。

来到二楼黎家父母的卧室,一进门苓一就感到气温有些不正常,“林克,我怎么觉得这里阴森森的......”

苓一回头看向林克的同时也余光也扫到了卧室门后的大片血迹!!!

“卧——”

就在苓一快要喊出来的时候,林克赶紧上前捂住了她的嘴。苓一难以想象,前天他们才来过别墅,当时只想着收拾完东西就走,结果一墙之隔的房间里却是这样的景象。

看来这里就是黎家父母被害的第一现场,苓一稳下心神,开始搜索房间里的线索。

首先是刚刚那面让苓一差点尖叫的墙。大概一人高的位置有溅落状血迹,结合那份尸检报告,应该是黎父头部所受的冲击伤所致。从那一团溅落状血迹往下就是一大道擦痕,应该是黎父站立时头部受伤,之后站立不稳,身体下坠拖擦出的痕迹。随后凶手对着跪坐在地上的黎父的心脏位置又开了一枪,这样也就解释了墙上的弹孔。

苓一接着搜索房屋,却没有找到关于黎母的死的任何信息。就在苓一怀疑这里不是黎母身亡的第一现场的时候,进了别墅之后一直沉默的林克突然出声让苓一注意床单上的痕迹。

苓一差点吐出来,赶紧掏出酒精湿巾不停地擦手,“你不早说啊,还看着我上手去摸。”

“看这质量,不像是你父亲留下的。”

“......”

有了林克的指引,苓一顺着这个痕迹寻找,又回到了那面满是黎父血迹的墙上。

墙上只有一个弹孔,但是尸检报告显示黎父黎母都是受枪伤而死。

苓一还想再看看其他线索,林克提醒她外面声音小了,两人该走了。

怕两个人出不去被迫留在这“凶宅”里过夜,苓一快速地恢复了现场,带着林克从二楼原主房间的阳台爬下去溜出别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