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靠,富二代买房也得贷款?

苓一若有所思地走出警局,还在回想刚刚走出陈警官的办公室时一个黑人小哥对他的称呼,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应该是“sheriff”,警长的意思。原来陈警官还是个警局的小头目啊。想起当地人对警察局的评价,苓一难以想象这么一个看起来正气十足的人可能会和那些事情有关联。

一抬头,苓一就看到哈哈飞奔向林克的身影,以及林克眼中的笑意?还以为是看错了,苓一刚走近就听见林克在rua狗子的同时嘴里还说着“刚刚在里面无聊吗”。

苓一再一次刷新了对林克的印象;还有这只有了爸忘了妈的傻狗。自己的狗比自己更受欢迎,苓一绝对没有对此感到苦涩,她保证,绝对没有。

“我们去哪里吃饭鸭。”这种心里极度不爽还要以笑示人的感觉真的糟透了,苓一已经想好了,等下吃饭一定要好好宰他一顿。怕他不答应,苓一又补充了一句,“我都很久很久没吃过烤肉了......”

“走吧,带你去。”

一顿烤肉吃了一个多小时,还吃了三千多兰特。苓一心满意足,临走时还留了一千兰特的小费。

看着苓一又开心起来的神情,还有哈哈鼓鼓的小肚子,林克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走吧,现在去中介那边看看房子。”

不想打击苓一的自信,林克还是载着一人一狗去了房产交易中介。

苓一满脸愉快地看着笑眯眯的中介服务员递过来的平板浏览房源信息,这一张张精修图,苓一已经想象出了买房后的美好生活。但是,眼睛扫过图片下方的价格时,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会数数了。

“林克,你过来一下。这串零我一直数不对啊,你来看看。”

接过平板,林克随便扫了一眼。“七个零的起拍价,你没数错。”

苓一不可置信地拿过平板再数一次,“七个零?还只是起拍价??”

看到苓一瞪大的眼睛,服务员似乎是觉得两人看不懂英文,还贴心地给苓一换成中文。

这次的中文版直接击碎苓一的期待。起拍价900万软妹币......

“我靠......”苓一一脸不敢置信。

听到苓一的粗口,林克难得地放下手中的哈哈,转头用一脸看好戏的神情看向苓一。

苓一突然发现刚刚看的是海景别墅的价格,上一秒一条直线的心电图又恢复了波动。自信地筛选两室一厅,跳出来的数字再次让苓一的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

“90平米不到,300万软妹币???”苓一先是看向林克,随后转向服务员,用英文说道,“老板,你还是给我看看租房信息吧......”

看苓一穿的挺好,本以为今天能来单大生意,结果和那些穷鬼没什么两样。服务员的态度都不好了,在平板上点出来租房信息之后就坐回柜台喝茶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

“开普敦的房价一直在涨,去年全球房价城市排行榜上名列18。”

“???我靠啊,一平米十多万兰特,每个月的物业税费和土地管理费还在不停地涨,这靠自己能买得起房???我记得去年南非政府发布的全国人均年收入里,开普敦的数据还不到40万兰特吧,结果一套最基本的两室一厅就要600多万兰特,这河狸吗???”

办好租房信息,苓一和林克抱着哈哈走出中介所。一边走,苓一一边抱怨。“而且这还是人均的数字,我才不相信,。一个普通人平常一顿饭吃个三四百兰特都算奢侈,年收入能有几十万兰特?”

“决定房价的永远不是平民,而是富人。”林克难得有正经时候,不过也只是片刻而已,“你也知道一个普通人一顿饭吃三四百兰特都是奢侈?”

“哈哈哈哈哈......这下房子租好了,明天就搬过去,倒也省下来一大笔钱。要不给你买辆车?”苓一赶紧傻笑着转移话题。

“再说吧。以后你花钱的地方还多呢。”

苓一刚想问他这话什么意思,林克就已经发动了摩托车,她只好小跑着跟上去。今天要早点回到林克在白人贫民窟的小屋整理东西,准备明天搬家。

晚饭前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两个人都没太多东西,因此收拾起来速度很快。

晚饭还是林克做的,比昨天的丰盛。饭桌上,林克主动问起今天苓一去见陈警官发生的事。

“我觉得这个陈警官怪怪的。他对我相当殷勤,问空调度数,提前准备去暑的冬瓜荷叶茶,还准备了冰糖。我看他手臂肌肉线条明显,应该是坚持健身的人,在办公室里吃冰糖,不太可能。他对我表现得这么暖男,但是给我的尸检报告居然是南非荷兰语,这显然不太合理。”

“最最奇怪的是,从案发到我给他打电话,他让我去拿尸检报告,居然只用了不到12小时。或者说,昨天下午他让我今天去拿尸检报告,本身就肯定了这份报告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出来。按照这里警局的效率,你觉得正常嘛?我提出要看遗体,也被他用办案需要的借口拒绝了。真是离谱。”

“所以,你认识南非荷兰语吗?”林克听她说完这一大段话后开口。

“......不认识。”苓一本来想说会,毕竟她是个生化人,语言这点小事还是没问题的。但是想到原主从小到大不太有机会接触这种语言,大概率不会,所以还是说了自己不会。“但是我可以谷X翻译啊。”

“那翻译结果呢?”

“我父母均受枪击的致命伤而死。父亲头部有冲击伤,但并不致命;子弹射穿他的左胸后心脏主动脉管壁破裂致死。我母亲没有外伤,致命伤是在头部,子弹打穿了她的大脑和小脑。至于那几个女佣,尸检报告上没有写。”

“如果是主动脉破裂的话,现场应该有喷溅状血迹。明天搬完家再去一趟你家看看?”

“嗯,好啊。我洗个澡澡之后就先睡了,你带哈哈出去走走,散散步消消食。”

听见林克的应答声后,苓一转身进了浴室。

因为嫌弃林克家里的碗不是缺个口就是有裂痕,苓一决定这些碗都不要了,等洗完澡出来以后洗干净,明天让林克拿去送给有需要的人。除此之外她还整理出了好多他们以后用不到的东西,统统打包放在一起,等着明天林克一并拿去送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