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陈警官,社恐患者挚友

拿了几件喜欢的衣服和抽屉里所有的钱、银行卡以及一些证件之后,苓一再次抱着狗子坐上了林克的破车。

目的地让苓一大吃一惊。

“你住在白人贫民窟?!”

“怎么,不可以吗?”

林克慢慢地把车推往一旁用铁链锁好,又转身带着苓一进了一座小房子。这时这里的男人们基本上都在市区工作,女人们则在家做饭等待亲人归来。再加上林克的小屋位置有些偏僻,因此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林克这边的动静。

一进门,苓一就不由得蹙起了眉:“这里很小耶,厨房居然正对着浴室???”

“女士,你是个成年人,请学会审时度势。”林克忙着收拾她的床铺,手法非常熟练。

“对不起噢......”苓一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道歉,“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换个地方住嘛,现在有我和你在一起,改善你的生活条件也能让我生活得好一些呀。再说了,你也看到了昨天那个男人对我图谋不轨,如果继续住在这里,万一哪天被他知道了我在这里然后说出去怎么办嘛。”

“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有多少钱呢。”林克终于整理完床铺,又转身去给哈士奇找食盆。“它,”指了指瘫在地上的哈士奇,“今天你把它洗干净。还有,教会它,绝对不能在室内大小便。”

不愧是林克发明的狗,真是见了爹忘了娘。苓一鄙视地看了看那只蹭着林克裤腿摇尾巴的傻狗。

“挺有意思的,”逗了会儿哈士奇,林克看向苓一,“它叫什么名字?”

“啊......它叫哈哈。”正在盘点原主财产的苓一连忙编了个名字回复他。

林克在厨房里做饭,苓一在屋后烧水准备给狗子洗澡。

“现在开始你就叫哈哈了。”伸手试了试水温,感觉差不多了,苓一把哈哈放进水里。

“汪汪汪,主人,你这个名字取得真是敷衍。”

“哪有,明明很可爱啊。”

终于给哈哈洗完了澡,苓一累得一身汗。“不准在泥潭里乱蹭,你就在旁边的草地上跑跑就行了。”

“汪,收到~”

苓一转身进了房子,林克还在厨房忙碌。

“需要我帮忙吗?”

林克面露嫌弃地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你会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苓一还真答不上来。“那我先去洗澡了噢。”

“等等,我先告诉你淋浴器怎么用。”一边说着,林克放下了手里的胡萝卜。

“没事没事,淋浴器怎么用我还是知道的,冷热水我可以自己试嘛。”苓一连连拒绝,不想再给林克添麻烦。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一整套洗护用品进了浴室。

五分钟后。

“......林克,你能不能进来一下,这个水温我不会调......”

给苓一讲解并示范了用法,林克这才出来继续做饭。

等苓一洗完出来,林克和哈哈已经在一桌菜前等她了。

“哇哦,多么丰盛的一桌菜,林克你真是个好男人!”

看着桌上的几道菜:土豆泥、一小碟咖喱、几块玉米薄饼以及一碗肉干乱炖。林克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开口:“你是在反讽吗?”

“......我只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想夸一夸你嘛。”

看着女孩尴尬的神色,林克说道:“洗碗就行。”

“好的!”苓一开心地领下差事,这才动筷。刚吃了一块肉干,立马吐了出来。

“很难吃?”林克脸色有些差。

“不是不是,我不习惯吃动物内脏......”

林克放下碗筷,起身找了一个三明治递给苓一。“吃这个。吃完之后把你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写出来,明天我会去买。”

“那就......麻烦你啦。”见他这么好说话,苓一心里的小鹿又复活了。不出意外,下一秒小鹿又撞死了。

“不麻烦,毕竟你父母的遗产数额相当可观。”

......这次换苓一沉默了。

应付完晚餐,苓一主动收碗洗碗,倒是让林克对她的印象有些改观。

终于收拾完一切,苓一瞬间瘫在了林克给自己整理的小床上。刚躺下,就觉得全身酸痛。才穿过来第一天就遇上这么多事情,苓一真是觉得心累。还有现在是晚上八点多,天还这么亮,而且到了晚上就有些冷了。白昼温差这么大,苓一还没缓过来,幸好白天在黎家听了林克的建议带了两件外套出来。

登录银行APP盘点了一下原主的资产,不得不说原主真的很有远见。原主这些年一共存下了24万美元多一些,每五万左右存一张卡;再加上还有一张华国银联的卡,里面存了六十多万软妹币。这个资产在这个非洲城市买个两室一厅应该没问题......吧?这么想着,苓一打算明天让林克先去看看房价。

房子里没有电视,累了一天的苓一此时也不去想什么娱乐活动了,慢慢进入了梦乡。过了一会儿,玩累的哈哈也跑进房里跳上苓一的小床,趴在床尾睡了起来。

林克则还在屋外固定铁丝网,以防流浪的野狗的侵袭。哈哈比他们可爱多了,林克心想。围好铁丝网,林克也进屋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苓一就开始给起床的林克分配任务。“今天你要去看看房价,我要去一趟警局查看我父母的尸检报告和警察的调查报告。”

“嗯。哈哈呢?”

“emmm?它和我一起。”苓一有些奇怪,但是没有问出口。

趁白人贫民区里有能力的人们都挤地铁去上班了,苓一这才让林克带着她和哈哈去了市区警局。这里离市区并不近,听说地铁要坐三个小时。感受着林克迅猛的车速,苓一真担心半路上他这破车就散了架。

早上七点出的门,八点半就到了警局。这次虽然道路平坦许多,但苓一还是刚下车就扶着垃圾桶吐了。不同的是,现在她已经能淡定地接过林克递来的纸巾。

等她擦拭完毕,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带着哈哈进了警局,林克则在外面等他们。

“涟意,你还好吗?现在有住处吗?别太难过,虽然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一定很大......”

苓一担心自己和原主不同,因此见到陈警官之后也没主动说话,一直低着头。哈哈也领悟到主人的意思,装出一副担心主人的样子一边呜咽一边不停地扒拉苓一的鞋带。

苓一真是醉了,不愧是哈士奇,安慰人演得跟玩儿似的。还好陈警官没注意它,而且一见面就这么多话,倒是给苓一省去了不少麻烦。

看着陈警官忙前忙后地给她倒水,还不停安慰她,苓一要是感觉不出来这个人对自己有意思就是和哈哈一样的傻狗了。等陈警官说了一大堆,苓一这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面带悲伤,声音哽咽地说:“可以给我看看尸检报告吗?”

“可以,当然可以。”说着,他从办公桌上抽出一份文件,递给了苓一,“不着急,你可以带回家慢慢看。涟意,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虽然这么说很残忍,但是伯父伯母他们已经去了,你现在更要照顾好自己啊。”

面对陈警官关切的目光,苓一觉得有些瘆人。“我......我现在住在一个朋友家里。谢......谢谢你,难为你还肯这么关照我。”苓一觉得自己还是很有演员天赋的嘛,这么几句话就把一个小姑娘在异国他乡家中遭难之后的人情世故表现得淋漓尽致。

接下来陈警官的表现更让苓一笃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人对原主肯定有意思,不然无法解释他现在看着她的目光。只是苓一有些不明白,这目光里怎么还带着一丝探究呢,难道是她露馅了?

像是终于注意到苓一脚边的哈哈,陈警官开始把话题往哈哈身上引,似乎是在转移刚刚话题的沉重。不得不说这个人能在这个有些排外的的城市里进入警察局工作,确实很有一手,和他聊天时他很能照顾人,巧妙地避开了会让苓一想起家中变故的所有话题,并且还有试图套话的嫌疑,还好苓一机灵,全都挡了回去。

想起外面还有个等着自己的人,苓一捞起狗子起身告辞。拒绝了几遍陈警官送自己回家的请求,苓一走出警局大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