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家伙,我怎么成孤儿了

苓一本来还对这趟两个人的摩托车之旅保留了一点点期待。在这车辆稀少的临海公路上风驰电掣,转一转方向把,不带走一片云彩。有公路电影那味儿了。

现实总是令人无语。当男人第三次停下来试图让熄火的摩托车发动起来的时候,苓一终于忍不住了:“哥哥,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啊。”

“不堵车的话,两个小时。”男人微微抬眼,瞟了瞟站在一旁不停用手扇风的苓一,和那只斜瘫在苓一脚边的哈士奇,“急了?”

察觉到男人语气有些不耐烦的苓一赶紧认怂:“不是,我这不是急着付钱给你嘛......”

听到她这话的男人嘴角一抽。

苓一见他一时半会儿似乎修不好,索性抱着哈士奇走到路旁的一棵不知名树木下,虽然枝叶稀疏,还是能提供一点点荫蔽的。一边和怀里的哈士奇抱怨那十万兰特的天价,苓一一边时不时看向正在修车的男人。看他好像快要修好了,苓一连忙机灵地抱着狗子又跑了过去。

“上来吧。下一段要经过一个村镇,路不好走,你抱紧我。”

上了车,苓一乖乖抱紧男人的腰,无视怀里狗子被勒得太紧发出的“汪汪汪汪”叫声,心里又燃起了对这趟旅途的期待,甚至还哼起了歌。

......现实总能毫无例外地击碎苓一的所有美好幻想。之前在公路上的轻快和现在的生无可恋形成鲜明的对比,苓一现在脑子里什么旖旎心思都没了,满脑子只剩两个字——想吐。

破车加上破路,苓一只能靠画饼充饥的方法来麻醉自己的感官——到了家就好了,家里有柔软的小床,有彻夜不停持续工作的空调,还有好吃的好喝的。苓一怀里的狗子先前还因为抗议苓一把它抱得太紧而时不时挣扎两下,现在也不动了,狗头靠在苓一的手臂上,一样的生无可恋。

感受到自己的腰被那双手抱得越来越紧,男人只能放慢速度让这一人一狗慢慢适应,甚至中途还靠边停了一次:“别吐我衣服上。”

此时苓一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还不等摩托车停稳就挣扎着下了车小跑着到一旁吐了起来。拆家能力一绝的哈士奇也不管干不干净直接瘫在了路上。

略带不好意思地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苓一忍不住问出了那个已经困扰自己一路的问题:“你怎么不吐啊?”

一脸无语地看着苓一,男人反问她:“你见过哪个司机会和乘客一起晕车的?”

“也对噢。”

“走了。”

又是十来分钟的颠簸,车子终于进入了市区公路。苓一看着这一路上景致的变化,终于感到赛博朋克的残忍。在这相距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市区和贫民窟的界限清晰,却又不甚清晰。现代化商业楼的对面就是棚户区,当大楼里的白领们为下班后选择什么样的娱乐活动而发愁的时候,棚户区里的人们却为了当天晚上能不能吃上一顿饱饭而烦忧。

最奇特的是,贫民窟之间也有鄙视链。市区内的看不起郊区的,郊区的看不起下辖村镇的;黑人的看不起白人的,苓一再一次为原主的华国国籍而深感庆幸。

在苓一磕磕绊绊地指路下,男人终于送她回到了家。

“我跟你一起进去。”没等苓一开口答应,男人就自觉地跟在她身后进了这座小别墅。

苓一巡视一番,又按照狗子给的信息叫了几声人名,却无人回应。她有些奇怪,但还是去了原主位于二楼的房间。想着先把钱给身后的男人,苓一翻找了几个原主放银行卡和现金的抽屉,发现全都空空如也。

不敢回头去看男人的表情,苓一从原主大床侧边的抽屉里找出备用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原主父母询问情况。这个抽屉是原主特意请人打造的,外表完美地和大床融合为一体,再加上有床单的遮掩,不知情的人很难发现。打开手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来电人备注为陈警官。

苓一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立即给这位陈警官回了电话。

“涟意,你总算回我了!”那人几乎是秒接,语气着急,“涟意你在哪呢,你知不知道你家出事了!!”

在这位陈警官的焦急陈述下,苓一总算理清了事情的经过。原主名叫黎涟意,昨天中午独自一人前往白人贫民窟后被害;而就在原主被抛尸的夜晚,原主的父母都在家被杀害,连带睡在原主家里的两个女佣也一同遇害。黎家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家里的所有现金财物都被洗劫一空。

苓一心情复杂,因为傻狗刚刚说了,原主把身体借给苓一的条件就是要找出这起灭门案的凶手。破案,这可就触及到苓一的知识盲区了。看着傻狗频频把目光放在跟进门的男人身上,苓一这次终于瞬间领悟了它的意思,朝它眨了两下眼睛作为回应。

“给你,”苓一可怜兮兮地从那个隐秘的抽屉里摸出两打纸币递给男人,企图引起他的怜悯之心,可惜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苓一真是无语了,因为此时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一张一张点钞。

见他无动于衷,苓一急了:“你都不可怜我的吗???”

“可怜你,异国他乡落难的小公主。你现在就是孤儿了。”男人甚至都没有和她对视,自顾自地继续点着兰特纸币。“多了两张,还给你。”

“......你还真是讲原则。”

“谢谢。”

苓一简直要被这个油盐不进的男人搞疯了:“你刚刚肯定听见了电话里的事。”

“所以?”男人终于抬起头和她对视。

“你要收留我,如果我还住在这里,肯定会有危险。”

“嘁。小姑娘,不要道德绑架,这不正确。”

“啊啊啊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弃我于不顾。”苓一决定用他最感兴趣的东西来诱惑他,“我父母留下了很大一笔遗产耶,我一个人肯定用不完。你收留我,我就分你一半,怎么样?”

“......成交。我叫林克,是一名保镖。”林克对着苓一伸出了右手。

苓一赶紧握了上去,“合作愉快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