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非洲,欲语泪先流

?????

苓一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只听说过穿越到国内或者欧美的,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是体验黑非洲???

看着周围来来往往清一色的黑人,苓一麻了,彻底麻了。

什么腊鸡系统,说好的轻松穿越时空,修补灵魂救回林克呢,就这???

“狗子,死了吗狗子?”推了两下身旁呼噜声巨大的哈士奇,苓一一脸无语。

“主人你醒辣,我等你等得腿都站麻了。”

“我靠,你腿麻了,我人麻了!赶紧给我解释解释,现在什么情况。”

“汪汪汪,主人你别着急呀,听我慢慢道来。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林克教授创造了我,后来......”

“我靠啊别狗叫了你赶紧讲重点啊,没发现周围的人都往我们这边过来了???”实在受不了那只智商和外表都可以鉴定为纯种哈士奇的仿真机器人在关键时刻不分轻重,苓一一把抱起它来就是一顿狂奔。

终于跑到一条小河边,放下哈士奇,苓一上气不接下气:“现在没人了,你可以开始解释了傻狗子。”

“汪,主人,教授说你是最完美的生化改造人,为什么体力这么差,真是让我匪夷所思。”

看着眼前哈士奇表现出的睿智表情,苓一一脸黑线,当初怎么就为了满足自己对哈士奇的美好幻想,让林克给这机器人设计了哈士奇外形,还给自己挖天坑地加入了哈士奇的基因。

“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你就告诉我,这里是哪,我又怎么会在这。”

“汪汪汪~报告主人,原本要和你交换、把身体借给你的人已经去世了。”

“啥?她去世了我不是照样能用她的身体嘛,我穿过去之后她就重生了呀。不对啊——我这是一共穿越了两次,之前在跑车里被泥头车撞翻、掉进大海是真实的?不是梦???”

“汪汪,主人你真聪明,现在你就魂穿这具身体重生啦!怎么样,我给你挑选的身体漂亮吧,都是按照主人你的喜好哟~”

苓一探到河边照了照,虽然河水浑得底都看不到,还是能隐约从身形看出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个大美女。“不错,确实漂亮。”满意地整理散乱的头发,突然,苓一脸色一变,“我靠啊,难怪刚刚一大群黑人朝我走过来,在这种地方长这么漂亮,傻狗,你是嫌我活得太长了是吧。”

“汪汪,主人你放心啦,这里是南非的立法首都开普敦,南非可是非洲第二强国噢,主人你想的那种事情不会发生啦。”

“我就呵呵了,刚刚那地方房子和路都破破烂烂的,原主这衣兜里捞来捞去啥也没有,你总不会告诉我那群人围过来是问路的吧。”用力rua了一把哈士奇的狗头,苓一接着说道,“介绍一下这具身体主人的身份呗,眼看这都中午了,不赶紧找到家,我俩就得饿肚子,还得睡大街。”

“汪,主人,这具身体也是一具尸体来着,父母是来南非做家具生意的华人。昨天,原主被一个男性朋友骗到白人贫民窟。他想要霸王硬上弓借此傍上原主这个白富美,结果被原主识破。那个男人在经受原主一通羞辱之后趁原主不注意,一个手刀重重击中原主后颈,她就这么去世了。他害怕担责,连夜抛尸到了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黑人贫民窟。”

“我靠,这是什么心思歹毒的男人。”苓一翻了个白眼。

“汪~主人,我们现在要赶紧离开这里哦,没准那个男人会悄悄回来看看你死没死透呢。”

“......谢谢你的提醒啊!”

想了半天,苓一也没想到应该怎么回到原主在华人区的家,听这只傻狗说大概有三十公里,整个人都不好了。

“三十公里路,身上又没钱又没证件,还没有手机,你要我走回去啊?!”

“汪汪汪,主人,这里有一条小路,沿着它一直走可以走到货运公路上噢。”

“你要我去抢车?!这不好吧,会显得我很没有道德耶。”一边说,苓一一边抱起了狗子往那条小路上走。

“......我是说我们可以搭车回去,再过二十分钟这里会经过一辆开往市区旧货市场的运输车,旧货市场离华人区只有一公里噢。”

难得从这只傻狗脸上看见除了睿智以外的表情,苓一啧啧称奇,开始数落起这傻狗以前干出的傻事。

“汪汪汪汪汪汪——”

“哈哈哈哈你这傻狗还有脾气了哈哈哈哈。”

走了七八分钟终于走到公路边,苓一忍不住和哈士奇抱怨起来:“好家伙,这是什么鬼天气啊,这气温怕是四十度都有了,刚刚抱着你走了一路,你伸舌头的时候口水都滴到我手上了。”

“汪汪汪,这不是口水,这是人家的汗!!!”

苓一正想逗它,突然看到一辆小皮卡往这边开过来。兴奋的她抱起狗子就冲上了公路,使劲挥手,嘴里大声喊道:“Hello——”

接下来的事情让苓一猝不及防:那司机居然变了条道加速走了。听着那句司机留下的“shabi”,苓一站在汽车尾气里无语凝噎。

“卧槽啊,这就是你说的民风淳朴吗???”掐了两下哈士奇的脸泄愤,苓一又问,“快说,下一辆路过的车是在什么时候。”

“汪......一个半小时......”

苓一觉得自己真要被这傻狗气晕,“一个半小时,我俩都快晒成肉干了!你找个什么身体不好,非得找个重生在非洲的。现在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俩人都要没了,还别说去找林克灵魂碎片的投胎了!”越想越气,苓一又使劲揉起狗头。

“等......等一下,”等苓一揉够停手了,哈士奇才接着说,“主人,有个人过来了。”

“?!还不快跑——”苓一抬脚就要跑,裤腿却被哈士奇咬住了,“我去啊,我实在抱不动你了,你倒是自己跑两步啊!”

见苓一会错意,哈士奇连忙摇了摇头。“主人,你可以感应到的呀,这个人的气息和教授很相似耶。”

“哇——这么说来,我们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苓一心情肉眼可见地转晴,又转阴,“卧槽,在这种地方,他的投胎不会是个四五十岁家里穷得啥也没有的黑人大汉吧?!”想到这,苓一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汪汪汪,主人你放心——”看着苓一的星星眼,狗子接着说,“即使是八十多岁都找不到老婆的黑人老男人,主人你也要和他在一起哟~咦,主人你怎么哭了~”

“我只是想到别人说的狗肉有多好吃,一时间忍不住口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在哈士奇的狂吠中,苓一等到了那个骑着车身都是凝固的泥浆的摩托车的男人。蹲久了突然站起来,苓一有些不适应。待看清楚来人是个长相硬朗的高大黄种人壮汉之后,苓一才放下心来。

“我见过你,在白人贫民区。”

这低沉又不失质感的音色,这久违的中文,苓一爱了。“对对对对,我当时晕过去了,被一个白人扛上了车丢到这里。”好不容易见到个肯定会帮助自己的人,苓一超级激动,“你可以送我回家吗?”满眼期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可以,十万兰特。”男人靠在摩托车上看着苓一和她的狗子,背景还是南非的蓝天白云和远处的海岸。多么美好的画面,却在男人话音落下的瞬间破个稀碎。

“你你你——你这是敲诈勒索,是不道德的!”十万兰特,折合成软妹币是四万多块钱,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趁火打劫啊!要知道开普敦一顿中等水平的海鲜也才一千兰特左右!

男人有些不耐烦,“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我现在身上没钱,证件也都被那个白人拿走了,我只能到家了再给你钱。”苓一真是醉了,林克的本体好歹是个道貌岸然的腹黑怪,怎么灵魂碎片化成的人就这么明晃晃地不讲道德啊!

“行,抱着狗上车吧。”男人稍后看了看哈士奇,又补充道,“要是它弄脏了我的衣服,或者我的车,你要赔。”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