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曲家破产

夏日的风总是带着热气,偌大的房子门口,一个蓝裙少女却浑身冰凉。

少女细腻的皮肤俨然是青春的馈赠,汗水打湿了她的刘海,眼底满是迷惘。

这是她生活了18年的地方,早上去考试之前还鼓励她不要多想,结果考完试回来就人去楼空,门口上的黄色封条刺痛她的眼睛。

“哎!那边那个!”

一声喊叫声唤醒了曲绫倾。

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凶神恶煞地往她眼前走来,曲绫倾想也不想转身就跑。

身后的人骂了一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个小兔崽子跑什么!给我站住!”

曲绫倾哪里会老实听他们的画,边跑还不忘说话:“鬼才会听你们的话,做梦去吧!”

两个人听了火气上头,紧紧跟着。

曲绫倾一个女孩子就是体力再好也抵不过两个成年男人,很快与他们的距离就只剩下十来米。

曲绫倾眼尖地看见不远处的两个屋子之间有一条狭小的道,再跑下去也跑不过,不如躲进去。

曲绫倾少女的身材十分纤细,侧身轻而易举就进去了。

而成年男人再怎么侧身,那骨架在那都不允许他进去。

刀疤男气急败坏:“你最好别给我抓住!”

曲绫倾见他进不来,笑得放肆:“你有本事来抓我啊。”

刀疤男突然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曲绫倾心里一惊,收敛了笑,往另一边走。

小路不长,她侧着身体两三分钟就接近了出口。

然而追着她两个男人里的光头出现在了出口处,正笑眯眯等着他。

曲绫倾看看眼前的光头,又看看另一头的刀疤男陷入了沉默。

刀疤男看她不动了,嘲笑道:“笑啊,怎么不笑了。”

曲绫倾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们不讲武德。”

现在讨债的都那么聪明了吗?

光头比较平静道:“你乖乖跟我们走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曲绫倾警惕:“你们要带我去哪?拐卖人口可是犯法的,器官交易也是犯法的。”

光头:“……”

刀疤男:“小姑娘你寻思啥呢?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人,违法的事才不做。我们只是想拿回钱而已,等你爸把钱换回来你就可以走。”

曲绫倾想了想,现在是法制社会,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也没那个胆子做什么。

不过……

“我爸要是不给钱怎么办?”

刀疤男:“不可能,自家闺女都不要了?”

那可不是,直接把她撇下了,她自己的联系不上。

另一边的光头接话:“你可以选择现在出来跟我们走,也可以等你腿麻痹了出来再被我们扛走。”

“……”反正怎么样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不如少吃点苦头。

尽管形势对她不利,她还是试图商量:“说好了,我出去后不能虐待我。”

光头十分爽快:“那是自然。”

犹豫再三曲绫倾还是缓慢走向光头那一边,光头也不着急,后退两三步等她出来。

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曲绫倾垂头丧气。

刀疤男也绕了过来,得意道:“还跑不?”

曲绫倾不服气哼了一声。

曲绫倾最后被带到了一家酒店的房间里,把她关进去后就走了。

门被锁死了。

走到阳台,这里是十六楼,想跳窗跑的话不如自己吊死自己算了,摔死血肉模糊的想想就难受。

两个房间之间的阳台离的不远,中间有个半米宽的石板。

曲绫倾看得心慌,这要是一不小心摔下去救都救不活。

房间的电话还在,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打不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