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本王不是你哥哥

“你还不过来给她处理伤口,是需要本王请你吗?”

发现玉笙箫还待在那里不动,君彧的眸色沉下来。

玉笙萧吓得一个激灵,他赶紧点头,然后对元德音非常和蔼地笑了起来:“德音,过来,我给你上药。”

“您可不可以先给摄政王哥哥检查一下?”就在玉笙萧要给她上药的时候,元德音摇了摇头,她急促不安的眼神看着君彧右肩的位置。

“君彧,你身上有伤?”玉笙箫的眼神瞬间落在君彧的身上。

君彧幽暗的眼眸如同水墨浑染开来一样,眼眸深处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情绪。

他肩膀的确是有伤,还是从战场上带回来的,这伤口本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刚才在抱她的时候,又裂开罢了。

只是,玉笙萧和无昔都没有发觉的事情,她居然观察如此细致?

许久过后,他才哑声回答:“不过是小伤,无碍。”

“不行,你一定要治疗。每次父王说自己是小伤的时候,其实都很严重。”

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何来的胆子,她昂起脑袋,巴着一双明亮的眼眸看着也君彧。

她那笃定的语气,完全就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王爷怎么能容忍别人质疑他呢?

无昔站在一边,看到元德音居然这样和他们王爷说话,他心里都急坏了。

担心他们王爷会生气,他就想出声。

但是谁知道,他们王爷居然把凝望德音郡主的深沉眼神给收回来,然后主动往外面走去,还不忘留下一句:“无昔,还不带药过来给本王换?”

这……

无昔和玉笙箫二人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震惊。

王爷(君彧)今日破的例也太多了吧?

玉笙箫余光落在元德音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上,他嘴角禁不住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

看来,摄政王府……会越来越有趣了。

君彧换好药回来的时候,玉笙萧也给元德音处理好伤口,他把她那双白嫩的小手给包成两个粽子的模样。

见到他来了,元德音鞋子也不穿,直接从床塌上跳下来,小跑到他跟前,昂起脑袋,清澈的眼眸带着点点期许:“摄政王哥哥,德音可以回戟王府吗?”

她母妃还在那里呢。

听到她的话,君彧第一反应就是想拒绝,他怕她回戟王府会勾起伤心事。

但是对上她近乎哀求的眼神,他拒绝的话最后还是迟疑了,改成:“你先换好衣服,本王再带你回去。”

“不,我现在就要回去!”元德音稚嫩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倔强。

面对她的倔强,君彧薄唇微微抿着,脸色好似有些冷漠,但是最后,他的话还是改变了:“穿好鞋,现在就走。无昔,备马车。”

“德音谢过摄政王哥哥。”得到同意之后,元德音小姑娘皱着的秀眉可算是舒展开了,潋滟的双眸仿佛有星光一般。

“叫皇叔,不要再叫本王哥哥了。”君彧板着一张脸,耐心纠正她的称呼。

“可是你年纪不大,只是年长德音几岁而已,你就是哥哥啊。”小姑娘眨了一下眼睛,满脸的真诚和无辜。

“本王和你父王关系亲如兄弟,按照辈分,本王就是你皇叔。”某位摄政王大手拂了拂长袖,眉目里全是长辈的态度。

“可是……”小姑娘拧眉,好似还很执着于“哥哥”的称谓。

“你若是再唤本王为哥哥,那本王就不带你回戟王府了。”君彧垂眸,语气严肃地开口。

元德音的小脸一下子就皱成一团了,她不情愿地张了张小嘴:“九,九皇叔。”

一声“九皇叔”,可算得到了某位摄政王的点头,他眉目的凛冽可算是消散了些许。

玉笙萧看着他为一个称呼较真那么久,他拿出一把玉骨扇,悠悠地扇了起来,还不忘记调侃道:“我说君彧,唤哥哥不是比皇叔更好吗?皇叔可都把你喊老了。小德音,你可不要喊我为叔叔,我可是哥哥,来,喊一声笙萧哥哥……”

说罢,他还靠过来,眨着一双挑花眼,期待地看着元德音。

结果下一瞬,某位摄政王大人就在一边冷漠开口:“德音是戟王府和摄政王府唯一的郡主,没有兄长。”

说完,他低头,淡声对元德音开口:“以后,你唤他为玉笙箫即可,你是本王的人,不需要对他客气。”

玉笙箫:“……”

气死本神医了!

本神医风流倜傥,医术高明,其他国家的皇族见到他都是以礼相待,还有多少的公主是期待嫁给他,或者是当他妹妹的,这君彧……真是气死他了。

元德音昂起脑袋,看到玉笙萧那气得不行,但是还要憋着的模样,她忍不住笑了,嘴角和眼睛都弯成了月牙状,看来,这位神医和九皇叔关系很好呀。

“玉神医,多谢您为德音治疗。”

九皇叔虽然那样说,但是元德音还是非常有礼地对玉笙萧道谢。

她虽然没有喊哥哥,但是她这话,听得玉笙萧心情还是非常不错的。

他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拿出几罐东西:“这都是养颜生肌的极佳药品,外人千金难求,看在小德音你这么乖的份上,本神医送你几罐。姑娘家家的,哪怕是手,也不能留疤。”

元德音用自己包成粽子的小爪子小心翼翼地把养颜肌给接过来,还不忘记好奇问玉笙萧:“这个,男子可以用吗?”

男子可以用吗?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是玉笙萧还是如实点头:“可以,男子女子都是同样功效的。”

“那德音都给九皇叔。”小姑娘垫脚,然后把养颜肌都放到君彧的大手掌里。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