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还有别的原因

隔着距离,沈川楠还能感受到那顶龙轿上传来的杀气。

他走到君彧身边,皱眉道:“节哀。”

戟王爷在君彧的眼里,和亲皇兄没有两样,此次他被皇帝害死,君彧的心里一定悲痛万分。

君彧抿着薄唇,浑身的冷气四处发散,谁也猜不透他的情绪。

“你今天如此拂了他的脸面,只怕他以后会更加不顾情面对付你。”沈川楠继续分析。

“这脸面早就该撕破了,若不是因为想引出他背后的人,本王定会取下他的人头血祭戟王!”君彧眼眸里浮现骇人的气息。

“背后的人,”沈川楠脸色微变,“你的意思是,这次不是皇帝一人所谋?”

“戟王的死,和父皇母后的死一样蹊跷。本王怀疑,背后的人布了一盘深谋远虑的棋。君周宸,只是其中一个棋子。”

君彧每句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都让沈川楠背脊发凉。

若他的猜测是对的,那这盘棋……绝对是一盘能颠覆赤炎皇朝千年根基的棋。

“那德音郡主,你……真的打算自己养吗?”沈川楠皱眉,探究的眼神落在了元德音的身上。

别说是君彧他一个十六岁的杀神王爷了,他二十多岁的年纪了,也不知何为照料孩子啊。

“嗯,本王会护着她的。”君彧抬手,揉着元德音毛茸茸的小脑袋。

她被他点了睡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其实,你若是因为戟王爷而需要照顾德音郡主的话,你不一定要自己来,皇室宗族还是有信得过的人的……”

沈川楠担心君彧无法照顾好元德音,所以耐心和他沟通这件事,毕竟他以前最不喜欢吵闹的孩子了。

“不用了,本王想照顾她不仅因为戟王,还有别的原因。你无需再提起此事了。”

君彧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抱着元德音迈开长腿往府邸中走去。

还有别的原因?

沈川楠作为君彧的好友,他发现自己还真不明白他那句“别的原因”是什么。

“等等,我刚才是看到君彧另外一边手上拿着……一块桂花糕了吗?”

沈川楠回忆起刚才的不小心瞥到的一幕,他脸色大变,就像是见鬼一样。

君彧极其厌恶甜食,可是他手中为何有桂花糕?

实在是搞不懂。

……

府中。

头发半白的董管家,见到他们王爷终于回来了,他欣慰地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还好王爷平安归来,若不然,他愧对王爷的幕后,当年的濮阳皇后的叮嘱啊。

只是……戟王爷。

想到这里,董管家也难免痛心疾首。

他走过去,弯腰,恭敬地说:“王爷,老奴收到无昔传来的消息,已经提早布置好小郡主的闺房了,请把小郡主给老奴吧。”

“不必,本王抱着她即可,你在前面带路。”君彧点了点头,就让董管家带路。

把小德音小心翼翼放在床上,君彧发现她浑身是伤的模样,他的脸色阴沉得风雨欲来。

“王爷,玉神医来了,先让他给小郡主检查吧。”无昔见到他们王爷那渗人的脸色,他硬着头皮上前说话。

“嗯。”君彧这才把自己的冷意收敛几分,他站起来,给玉笙箫让位置。

玉笙箫一身飘逸白袍,他提着药箱在床边坐下,看着元德音露在皮肤外的伤口,他儒雅的脸上也浮现了几分冷意。

“你这个皇侄还真是心狠手辣,害死了人家父王,现在连个小孩子都不放过。”玉笙箫的怒火有多大,他给元德音上药的动作就有多温柔。

“无昔,我让你做的事如何了?”君彧看着玉笙箫一点一点帮小姑娘把石子从白嫩的手掌心里挑出来,他的心脏就刺痛,他转头,用冷漠的语气询问无昔。

“回禀王爷。的确是皇帝让皇后派人去杀郡主的,我们的人已经潜入皇后的寝宫,估计现在,她最引以为傲的容貌已经毁掉了。”

无昔在回答的时候,神色里是没有丝毫的波澜。

皇后她最在意的不是容貌和盛宠吗,那就让她一无所有。

玉笙箫在旁边听着,眼里也是同样没有任何的同情。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君彧报复的第一步而已。

那些人胆敢伤害他的人,自然要承受他的怒火。

“啊!”就在玉笙箫给元德音治伤的时候,她突然缓缓睁开眼睛,见到一个陌生人在她眼前,她吓得赶紧缩回手,然后从床中间挪到床角落里面,惶恐不安地盯着他。

“德音郡主,我是大夫,我给你治病的……”玉笙萧耐心安抚她。

但是她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不停地把自己蜷缩起来,根本不让他靠近。

“莫慌,本王在这里。”听到她惶恐的叫声,站在不远处的君彧迈开长腿,迅速来到床边。

见到他出现的那一刻,受惊的小姑娘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样,她飞快地扑入他的怀里,鲜血淋漓的小手不顾疼痛,紧紧拽着他的袖子,好似担心自己一放手,他就会离开一样。

她的扑入怀,让顶天立地的摄政王大人心口一滞,他动作都迟疑了。

不过回神之后,他赶紧轻手把她抱起来。

“德音,莫怕,这是本王帮你请的大夫,你的手上的伤必须得治。”他耐心地安抚她。

他温柔的声音,让元德音浓密的眼睫毛轻颤,她抬头,看着他,一双明亮的眼眸恍如含水一般,声音又软又乖:“你真的会保护德音吗?就像母妃说的,父王会保护我们一样。”

她的父王……

听到这里,君彧心脏狠狠一疼,说话的声音更温柔了:“嗯,会的。”

玉笙萧在旁边,第一次见到摄政王大人这么耐心哄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小姑娘,他惊掉了下巴。

他忍不住出声问:“阿彧,你是转性了吗?居然还会哄人了?”

“你若治不好她,我让无昔送你去喂狼。”君彧转头,冷幽幽的眼神锁上他。

玉笙萧:“……”好吧,没转性,还是那个孤冷诡谲的摄政王大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