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摄政王府唯一的郡主

“本王从战场下来,听到戟王噩耗,戟王视本王为亲兄弟,本王悲痛欲绝,归程慢了些许。本王不过是消失一段时日,皇帝你就认定本王死了,莫非,你希望本王死?”

君彧冷笑一声,凉薄的眼神落在君周宸的身上,他幽暗的双眸仿佛能把君周宸肮脏的狼子野心都给看穿一般。

君周宸脸色一沉,他咬着牙说:“可是,皇叔的尸体不是已经下皇陵了吗,皇叔你……”

“皇帝,这本王就得问你了,下皇陵如此重大的事情,没有经过礼部的程序,你急匆匆地让一国摄政王下葬,这就是你作为皇帝的礼数?”

根本就不给君周宸把话说完的计划,君彧漠然的气场开始步步紧逼。

“朕只是想让皇叔你早日入土为安……”君周宸被君彧的话给逼得自乱阵脚。

“哦?是吗?那本王问你,除了皇帝你,又有谁见过本王的尸体,你就这么认定本王死了?”君彧深不见底的双眸就这样凝望着君周宸。

君周宸的拳头握得死死的,牙齿都快要咬出血来了。

他的确是见过皇叔的尸体,但是当时太急迫想要宣布的死讯以夺得兵符了,所以他都没有让礼部的大臣看过他的尸体就让他下葬皇陵了。

原来,皇叔他根本就没死,这都是他的计谋!

君周宸心口气到都要呕出血来了,但是他还在死撑着。

“看来是朕糊涂了,朕先看到戟皇叔的尸体,以为另外一具就是九皇叔你的,朕一心想让你们入土为安,所以才闹出这样的糊涂事来。九皇叔安好,此乃皇朝之大幸,是朕之大幸……”

皇帝他还是太不沉稳了,安石勾深沉的眼珠子翻滚一番,然后就默不作声走到君周宸的身边,开始和周彧行礼。

“摄政王,皇上日夜操劳国事,内忧外患,听闻你和戟王爷的噩耗,他险些就倒下了。心力交瘁之时,闹出此等乌龙也是情有可原,所幸摄政王你平安无事,皇上他也对得起先皇的嘱咐,对得起赤炎的黎民百姓。”

安石勾不亏是老狐狸,三言两语,就把君周宸说成一个大明君!

君周宸的脸色稍微好了许多,他紧紧盯着周彧怀里的元德音,试探着问:“九皇叔,这丫头是……”

“戟王的遗孤,德音郡主。”君彧冷漠开口,只是在提到“戟王”二字的时候,他眼眸深处闪过了杀意。

德音?那丫头他不是让皇后派人去杀她了吗?怎么还让她活着?

“皇上,本王在回来的途中,居然碰到有两个奴才想要杀王兄的唯一血脉,本王怎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本王当场杀了那两老奴,皇上不会怪本王吧?”

君彧的话音落下,无昔就拎着两个血迹斑驳的人走上前。

“九皇叔,你说的是什么话?大胆贼人竟敢害德音,莫说是你了,朕也不会轻他们,你……”君周宸还想说什么,但是当他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两个老奴的脸,他的话就噎住,脸色异常的难看。

其他人扫了一眼地上那两个已经死掉的老嬷嬷,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心中惊骇,不仅是因为这两个老嬷嬷的死相太难看了,她们的手指全碾成肉泥了,身上都是血窟窿;还因为她们那两张干瘪的脸,太眼熟了,这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老嬷嬷吗?

他们现在终于知道摄政王刚才那一句“皇上不会怪本王吧”是什么意思了?

君周宸脑袋一阵晕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贱人!

居然让君彧抓到把柄了。

“这贼人的确是该死!九皇叔,戟王和戟王妃已经不在人世了,要不,让德音跟随朕,朕把她当做公主来培养。”君周宸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来。

弄不死这贱种,他就把她带到皇宫里来盯着,定让她生不如死。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定然是要落空。

因为君彧连眼神都不闪一下,就直接拒绝:“不必了,德音以后就是摄政王府唯一的郡主,本王亲自抚养她。”

“九皇叔,你府邸当中一个女眷都没有,抚养德音也许有些困难,但是朕的皇宫不一样,皇后她已生育皇子,对抚养孩子有经验。而且,朕和皇后共同抚养的孩子,可是高贵的公主……”

君周宸每一句话都在敲打君彧。

他不是很在意他的戟王吗?那把他戟王的遗孤当成公主来培养,他难道还不心动吗?

其他的人也倒吸了一口冷气,让皇后来培养,这待遇……可是公主的待遇啊。

他们也认为摄政王会同意。

却没料到……

“皇上,本王可不认为,本王的郡主会比公主卑微?本王的郡主会是这世间最高贵的女子。”君彧冷漠开口,字字坚定有力。

他已经答应了王兄照顾她,那他一定会倾覆所有对她好!

其他人一听,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这样的话,也只有摄政王敢说出来,德音郡主是世间最高贵的女子,那皇后呢?未来的公主呢?

担心皇帝发火,他们一个二个都低下头来,恨不得自己不存在。

君周宸的确是气到想杀人,但是最后还是克制住了,他咬牙笑了起来。

“既然,九皇叔铁了心要养这丫头,那就你来吧,要是哪天你照顾乏了,一定要提早告诉朕,朕可不能让戟王唯一的血脉受委屈……”

说完那番话,他甩袖转身,高声道:“九皇叔才回府,身体定然还未调整过来,朕先回宫,暂不打扰,改日再来。”

看着君周宸急匆匆坐上龙轿准备离开的狼狈模样,君彧还在身后说了一句警告的话。

“德音郡主从今往后是摄政王府的人,她若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本王也会为她取来,若谁想害她,本王定让他下地狱。皇帝,你说是吧?”

短短一番话,血腥味扑面而来,君周宸拳头死死攥着,他回头,坚硬地扯出一个笑来:“那是自然,朕也会护着德音的。”

因九皇叔这话,他以后想要对付元德音,还得小心点了。

一番警告已经让君周宸呕血了,更让他气攻心的是,在他的龙轿开始起轿的时候,一直紧闭着大门的摄政王府突然大开门。

里面的下人有条不紊地走出来,并且高呼:“恭迎王爷郡主回府。”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