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皇陵惊魂

万籁寂静,阴冷和潮湿扑面而来。

一个满是腐臭的山洞里,一盏油灯映出山洞一角,两个身躯干瘪的老嬷嬷踩着满地的尸体,她们浑浊的眼珠子盯着绑在柱子上的十岁左右、满脸污垢的小姑娘,阴险地笑起来了。

“刘嬷嬷,戟王已战死沙场,戟王妃听闻噩耗,然后引发恶疾死了,剩下这位德音郡主可是戟王府唯一的主人,皇后命你我早早了结她的性命。”

听到龚嬷嬷的话,刘嬷嬷捂着嘴巴笑了起来,一双晦涩不明的眼睛好似渗毒一般。

“戟王虽然是吾朝唯一的异姓王,但是他手中可是掌握赤炎皇朝三分之一的兵权,他一死皇上定然要斩草除根,哪怕是小小的丫头都不能苟活于世,这是皇后在皇上面前立功的绝好时机,你我绝不能搞砸了。”

刘嬷嬷冷嗤一声:“那是自然,这小丫头片子她父王最信任的摄政王也死在战场上,现在就葬在旁侧的皇陵里。她能在这里和那位煞星一起上路,估计投胎都不得安生,咯咯咯……”

一个月之前,敌军来犯,皇帝派自己的亲九皇叔摄政王和义皇叔戟王爷出战。

结果这一去,两位手握赤炎皇朝大部分兵权的王爷都战死沙场。

世人皆说是敌军狡猾,设下埋伏。但是这其中肮脏,也只有少数人能看清了。

“不必多说了,赶紧送她上路。”龚嬷嬷从伸手拿出一段白绫,摆弄了一番就准备朝元德音走过去。

可是,她们都不知道的是,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元德音已经偷偷睁开眼睛,娇小的身躯上虽然衣服破烂不堪,脸上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但是一双明亮的眼眸却璀璨如星。

她听到她们说起她的父王和母妃,她的小身躯在抖着,眼睛里也蓄满眼泪,她死死咬住牙齿,才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不能死,她要给父王报仇。

小德音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小嘴巴狠狠抿成一个弧度。

突然,她伤痕累累的小手从绳索当中挣脱出来。

两个嬷嬷才迈腿往这边走过来,结果就见到元德音站起来,跌跌撞撞地从她们面前跑开。

“这小贱蹄子居然解开绳子了,快抓住她!”刘嬷嬷尖着声音叫起来,如同厉鬼在叫魂一般。

元德音满脸泪水,她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到处乱窜,因为周围都很暗,她跌倒了好几次,手被石头划破,手掌心全是碎石头,鲜血淋漓。

但是身后的两个老嬷嬷就像是鬼魂一样,穷追不舍。

虽然她们已经上了年纪,但是手长脚长的,总归是比元德音跑得快的。

才那么一会儿,她们枯瘦如柴的手就要碰到她的头发,她还听到她们咬牙切齿的咒骂声:“小贱蹄子,等本嬷嬷抓到你,一定要把你的肉给钝下来喂乱葬岗的野狗。”

不,她不要!

元德音瑟瑟发抖地摇头,她的前面是一堵石壁,两个老嬷嬷都以为她无路可走了。

可谁知道,她居然艰难地爬起来,然后从石壁下方的一个小洞里钻下去。

洞穴太小,只容得她爬进去,两个老嬷嬷在后面气急败坏。

穿过长长的石壁,她终于爬出来了,见到了光亮。

在她的眼前,是一个偌大的洞穴,四方镶嵌着夜明珠,让这个洞穴明亮如白日。

洞穴中间,立着一口漆黑镶嵌着金边的大棺材。

旁边还有一排白蜡烛在燃烧着,渗人的火光在摇曳着。

一股阴森的冷意从四肢爬入元德音的小身躯里,她的小脸煞白无色。

难道这里面躺着的那位,就是那两个恶毒嬷嬷所说的摄政王大人吗?

父王为了保护她和母妃,在母妃怀孕的时候就安置母妃去庄子里,她和母妃是今年才回王府,自然也没有见过这位摄政王。

只是她常听母妃说,摄政王和父王关系极好,犹如亲兄弟一般,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才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孤冷无情呢!

这样想着,元德音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心里很难受、很压抑。

摄政王和父王一样,都死了。

她咬着下唇,晶莹的眼泪一颗一颗地从小脸上滑落下来。

她一脚高一脚低地往棺材挪去,然后一屁股坐在棺材边,默默地擦着眼泪。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她眼睛都肿了,她才从身上拿出一块沾着血迹的桂花糕。

她舔了舔干裂的唇瓣,费劲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是母妃给她做的桂花糕,她一直藏在身上,舍不得吃。

“德音没有父王,也没有母妃了……”她擦着眼泪,声音都是沙哑哽咽的。

她捧着桂花糕,扭头看着棺材的一侧,然后带着哭腔喃喃:“摄政王哥哥,这是德音最后一块桂花糕了,德音给你,这样你在下面就不会肚子饿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闭上红肿的眼睛,脏兮兮的小手小心翼翼捧着用油纸包着的完好桂花糕,放在棺材的一侧。

结果,强烈的震动声响起,在她身边的棺材居然四分五裂地震裂开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