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分手后我继承了亿万家产(4)

宁苒发现,她的男朋友逐渐变的很没有安全感,总会在午夜惊醒,慌张的叫着“苒苒”。

他没安全感,他离不开我。

被人需要被人依赖的感觉让人头脑一热,做什么都是甘之如饴。

娇贵的小公主,从来没吃过什么苦,也不懂什么人间险恶。

她只知道,既然承诺了,便要不离不弃。

陆文斐说:“苒苒,反正你一个人一天也没什么事情,怪无聊的,我把我妈给接了回来,你们平日里也有一个伴。”

头一次见家长,宁苒特定打扮了一番,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对着镜子练习说话的仪容,像个娇羞的新妇,忐忑却又期待那天的到来。

未来婆婆会不会喜欢自己呢?

她喜欢吃什么菜,口味是重一点还是清淡一些好呢?

买的耳环送的手镯她会喜欢吗?

……

她没有想到,原来满心欢喜会换来无数的奚落。

陆母打量她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件货架上商品一样,临了,还点评道:

“听说你父母和你断绝了关系,这衣服我儿子买给你的吧,在家就随便穿点,毕竟我儿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宁苒低着头,有些无助的扣着手。

她求助的向着陆文斐看去,就看见平时温柔目光总在她身上的男人,正在附和自己的母亲的话语。

陆母又看起了她的手,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盯着宁苒的眼神更加的阴郁了。

陆母不动声色的把手背到了身后,有些愤愤不平。

在他们那里,每天都是干不完的农活,怎么可能拥有一双这么白嫩的细手。

会投胎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上赶着嫁给她儿子!

陆母婆婆的架子端得极高,给她布置了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

“文斐一个人在外打拼,家里的事你得给他料理好喽,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些,听说你都不会,从明天起,我教你,可得把我儿子给照顾好了”。

宁苒从来没有遇见这种情况,只能一个劲的点头。

从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从此再也没有贴过美甲,长了茧子的手指,一到变天就疼的厉害。

她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也不会做呀?你妈没教你吗?哪家的媳妇像你一样啊,真是可怜我儿子喽。”

宁苒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挺废物的。

不然为什么什么都做不好,她第一次有些迷茫。

好在,陆文斐真的很有能力,短短几年,便从独自创业,再到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人家创业九死一生,他就好像是幸运神附体,一路的顺顺利利。

可宁苒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陆文斐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为什么从来不会对自己发脾气的人,现在会因为鸡皮蒜毛的小事和她大吵一架。

他们买了房子,宁苒曾委婉的向陆文斐表示,老人和他们住在一起会有代沟,有时间可以来看老人,没必要生活在一起。

那天的陆文斐像是被点燃的爆竹,摔了碗筷,怒气冲冲的叫着她的全名,“宁苒,那是我妈,我赚钱买的房子我妈还住不了了?”

宁苒被吓坏了,急急忙忙的解释,却被打断了。

陆文斐像是发了怒的狮子,大声的吼她:“你不就是在家做点家务,怎么还给我喊累了?”

所有人都在说她的不应该,好像不管怎么做,都是溺水般的无力感。

她按照他们口中的样子去改变,她告诉自己,陆文斐只是太累,人累了就会有脾气,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好。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