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发现空间

江小川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在一片土地上了。

“这是哪里?”

看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并不是之前的家,心中一阵失落。或许只有等到三十年后自己有回去的可能。

但是三十年后,自己的母亲究竟还在不在,谁也不知道,毕竟母亲已经五十多岁了。

不过家里还有哥哥,而且已经有个孙子了,这样自己离开所带来的伤痛,很快就会被时间抹平,最后只剩下一点疤痕。这样自己也能放心了。

想到这里,心里一阵轻松,曾经这个倒计时所带来的的恐惧和焦躁,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未知才是自己一直恐惧的根源,这么多年,自己没有被折磨疯掉,江小川自己都挺佩服自己的。

现在好了,一切尘埃落定,心里已经变的踏实了。虽然还有很多疑惑。

确认暂时无法回到以前,他便不再纠结。

随后开始打量着这个地方。

地方不小,大约有学校半个篮球场那么大,大约200多个平方,正中央有一口泉眼。

土地呈黑褐色,土地上空无一物,连颗杂草也没有。

随手抓了一把黑土在手上轻轻搓了一下,感受到手中的土壤还是比较潮湿的。

应该可以种东西。

走到泉眼边,向里面看去,泉眼已经干涸了。只有石头表面还有一点微微的湿意。完全没有一滴水存在。

也许这个泉水有什么特殊功效呢,很可惜已经干了。

作为一个21世纪青年,不可能没有看过一些网络小说,各种题材的或多或少的看过。

特别是脑海中出现那扇门之后,自己可以说主流的这类小说自己都看过。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参考。虽然最后啥用都没有。

这片空间就像被一个大碗扣在地上一样。四周灰蒙蒙的一片,但是空地这边却很亮堂。

走到边界,江小川试着江手伸向外界。

前进不了。

看来自己只能在这个圈定的范围活动。

继续转悠几圈,发现没什么看头。他准备回去了。

因为自己实在是太饿了。中午吃的那一点可以照出影子的稀粥,外加半个窝窝头。一点也不顶用。

自己得想办法弄吃的,而且还得弄点农作物的种子。

想想自己那个便宜奶奶,江小川一阵头疼。

为了防止两人偷吃,所以江奶奶严禁让自己姐弟三人单独进厨房。

就是自己母亲杨月梅做饭的时候也得有人在旁边。可想而知,自己想去弄点麦种子或者菜种子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在这个缺衣少食,农业又不发达的年代,各家各户就没有谁能吃饱的。所以粮食都看的比较紧,特别是粮种。那看的更金贵。

“只能到时候再想办法了。”随后便出了空间。

出来之后,他试着突然感觉自己和空间有了联系了。不用进去就能看清空间里的一切。

“这算不算认主?”江小川呵呵一笑想到。

转身看着仍然在睡觉的弟弟江小河,江小川也是一阵心疼,面黄肌瘦他就像一个大头娃娃一样。

他融合前身的记忆,以后自己就是江小川,江小川就是他。自己同样也融合了对方的情感和责任。

这个家里只有自己姐弟三人抱团群暖,自从姐姐嫁出去以后,家里再也没有人帮自己兄弟二人。

而母亲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幸好母亲嫁过来以后给江大海生了一个儿子,不然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就是这样,家里除了自己姐弟三个以外,她的地位也是最低的。

江小川一阵糟心,这个家庭实在是糟糕透了。

明年开始就要连续干旱,这样下去,到时候没有吃的,最后自己和弟弟两人绝对活不过三年。老太太也不会将自己儿子和孙子救命的口粮给自己和弟弟,可能到时候自己母亲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行

得准备了。

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好好休息一下,自己的这个身体太差了。

身心疲惫的他,躺在床上便睡着了。

“砰砰砰……快开门”

睡的正香,迷迷糊糊,他听到一阵敲门声,于是用能力向着门外看去。

只见门外的江奶奶在使劲的拍打着房门。

旁边的弟弟江小河听到声音,赶快跑去开门

房门打开江奶奶走了进来,嘴里咧咧的说着,“两个小王八蛋,赶快起来去打猪草。饿到我家的猪,晚上不用吃饭了。”

江小河听到奶奶的话,不满意的说道“奶,今天应该三姐去打猪草了。”

家里不上工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剩下的人就需要照顾家里的事,江奶奶位高权重,不可能去做太累的活,最小的弟弟也只有两岁,也不可能去干这些活。

这样只剩下老三江卫英,以及自己兄弟两个。所有三人名义上是轮流做的。

听到他的话江奶奶立马脸色一变,“兔崽子,居然还敢顶嘴,没教养的东西,你姐姐是什么人,那将来是要做文化人的。反正你们在家呆着也是呆着,不去干活干嘛,?快去,不然晚上不要吃饭。”

江小川拉住了还要说话的弟弟,摇了摇头。然后向着江奶奶说道,“奶奶,我知道了,一会就带弟弟去打猪草”

但是心里却在腹诽着,就江卫英那成绩,班级不是倒数第一就是第二。村子里哪个人不知道,也就江奶奶自己当个宝。

听到江小川答应下来。哼了一身扭头就走,嘴里还不停的骂骂咧咧的说道:“哼,不干活还想吃饭,哪有那么好事。”

看着江奶奶远去,江小河瘪着嘴巴向自己抱怨道

“哥,说好的三个人轮流的,结果每次轮到三姐的时候,奶奶都不让她弄。”

江小川看着弟弟,摇头笑着说道“弟,别生气,别给妈找麻烦。不然妈也不好做。”

听到哥哥这样说,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农村的孩子八九岁,该懂事的已经很懂事了。所以他也没有再抱怨,只是心里有点委屈。

看着对方瘪着嘴,一脸的委屈,他失笑了的安慰一下,“好了,别气了。走,哥带你去打猪草,然后去玩一会。”

听到可以出去玩,江小河顿时喜笑颜开。然后拉着哥哥的手,拿起两个竹篮子便出了门。

江小川所在的村子叫江台村,村里村民大部分是以江姓为主,也有一小半其他的姓氏。

江家位置在村子的东边,而附近的唯一一条河也在村子的东边。

沿着村子里的路,两人向着河边走去,靠近河边的草更好打一点。

一路上见到不少的村民,于是叔叔好,婶婶好的一路上就没有断过。同样的,大部分的村民还是能面带微笑的回个几句。

这让江小川自己都很奇怪,为啥作为亲人的奶奶以及几个哥哥姐姐们,却对自己兄弟二人这么苛责。就算不是亲生的也应该不至于这样。

随后他便反应过来,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客气的和他对话,是因为没有利益冲突,而母亲带着自己改嫁过来后,明显的占用了江家的资源。让别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比如饭吃少了,比如活多干了。

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事情了,以后慢慢来吧。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河边离家里并不远,十来分钟也就走到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