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相信有来生吗?

不等殿内众人起身,皇帝已经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床榻前,看着依然白纸般脸色的顾彦霖,还是有些忧心的问到。

“是的,皇上,下官可以用乔家一族的性命担保,王爷已无大碍。”

“好,有赏,所有殿内之人通通有赏,”皇帝心情大好,话语间都是欣喜之色。

“谢皇上!”众人再次谢恩。

“好了,皇后,既然霖儿无事,我们就回去休息吧,现在太晚了,霖儿也需要休息,你也几日未安眠了,回去好生休息,明日我们一同再来看霖儿,可好?”皇帝温声细语的说到。

“好,”皇后忧色顿减,再看了眼顾彦霖,对皇帝说到,”皇上,你且先回去休息,我稍后便回。“

皇上点点头,摆驾回了寝殿。

皇后回身给简洁使了个眼色,也摆驾离开了太子寝殿,往外走去。

片刻后,皇后寝宫内,皇后端坐上方,简洁跪在下方,半个身几乎趴在地上,不敢说话,也不敢起身。

皇后见状,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做的那些个荒唐事暂且不提,至于皇帝和霖儿会不会事后找你麻烦,到时再说吧,现在我且问你,唐...那个丫头,现下到底如何了?”

简洁全身一抖,颤颤巍巍的回到,“她,她...”。

“她什么,还不快说,要是皇帝怪罪下来,你可知道这是何罪?你是以为此事真做的滴水不漏,无人知晓?”皇后言语间已经失了耐心,这皇宫,没有什么事情能逃过她一朝国母的眼睛。

简洁赶紧磕头,急忙回到,“洁儿知错,姑母,洁儿也只是心属表哥,才会这样做的,我真的不知道会,我,我只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希望她可以乖乖离开表哥,哪知道会变成这样,”说罢,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皇后。

“所以,她真的,死了?”皇后身子轻轻往前,小声试探。

“是,是的,我亲眼看到她跌落崖底,绝无生还可能,”简洁小声回应,几乎连她自己都要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皇后得到肯定的答案,面上紧张少了大半,直起身,再次叹了口气,“起来吧,坐到我旁边来,仔细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简洁如蒙大赦,慢慢起身,缓步走到皇后坐塌旁,小心翼翼的坐下,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皇后,皇后是现在唯一可以保她的人了。

“把皇帝前几天赏赐的雨前龙井泡一壶来,今晚我和郡主有话要说,其她人都退下吧,”皇后朝嬷嬷吩咐到。

“是,老奴这就去,”嬷嬷恭了个礼,往外走去,不会儿茶壶送到,嬷嬷退了身形,殿内只剩皇后和简洁两人。

“说吧,一字都不能漏掉,否则,我也保不了你。”

“是!”......

翌日。

“子宇,你怎么在这里?”顾彦霖一睁眼便见到了在旁随侍的太医,乔子宇。

“不是我还能是谁,父亲可是赌上了乔家一族的性命保你平安无虞,当然要时时刻刻侍候在你旁边,不然再吐血,可能我们一家脑袋就要搬家了,”乔子宇带些调侃的说到。

“胡说,谁需要你一家的命了,”顾彦霖没好气的回他,听罢,自顾自的起了身,坐到床沿。

“是是是,臣谢过太子不杀之恩,”说罢继续捣鼓着手上的药,“既然醒了,喝药吧,这可是亲我自给你吹凉的,是不是很贴心?”

顾彦霖瞥了乔子宇一眼,端过药碗一饮而尽。

“这什么药,苦到心里去了,谁配的?”顾彦霖喝完药,被苦的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

他堂堂大周国太子,第一将军,战场上杀伐果断,战场流血负伤都不皱一下眉头的他,药物再苦对他来说都是九牛一毛,但今日这般苦的药,真就被认为是他长这么大,喝的最苦的药没有之一了。

“你加了什么,不会是想毒死,我和我同归于尽吧,”顾彦霖把碗递回给乔子宇,说到。

“放心,我还不想早死,也不想和你一起死,更何况,可能并非药苦,不过是你心里苦罢了,”说罢好像发觉自己说错了什么,两人都静默了片刻。

乔子宇自知自己方才有些失言,收回碗,放回桌上,便道,“若无事我就先走了,反正你已经大好,明日再来看你,好生休息。”

寝殿内突然间陷入落针可闻的静默,乔子宇进退两难,心里暗骂,都怪自己平时和顾彦霖调侃惯了,这张嘴,早晚要惹祸。

“子宇,她,还好吗?”顾彦霖的声音低低的,好像压抑了许多,又好似小心试探,生怕一个不小心,什么会被打碎一般。

乔子宇方要踏出门口的脚又收了回来,阳光洒进殿内,照的乔子宇有点睁不开眼睛,他缓了缓,回头,看着顾彦霖。

顾彦霖站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慢慢走向乔子宇,带着小心,也带着满眼的期望,在期望对方给予他想要的答案。

“她,死了。”

又是片刻的安静...

没有崩溃,没有失声痛哭,也没有发狂般的举动,顾彦霖只是慢慢走向门口,乔子宇缓步跟上,有些担心。

他以为顾彦霖听到事实,会疯了似的去找她,可是他没有,他安静的不像他,顾彦霖,一贯是喜形于色的一个人,可是,现在的他,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像他。

乔子宇多少有些担忧,有些事情,物极必反,还不如好好发泄一番,也许能更快释怀。

“太子,你,还好吗?”乔子宇上前几步,和顾彦霖并肩,小心观察对方的表情,想要看出点蛛丝马迹,可是没有,顾彦霖一脸的平静,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顾彦霖平视前方,今天的阳光格外耀眼,就像她,她的每一次出现,每一个喜怒哀乐,都像今天的阳光一样,照进他的心里,温暖着他的心。

两个人就这般在门前站立了好久,顾彦霖突然出声,“子宇,你相信有来生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