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若有来世,再也不想爱上你!

“顾彦霖,若有来世,我唐颖,再也不想爱上你!”

一个红色的身影,从悬崖纵身而下,万丈深渊下吹来的风,带着红衣上的丝带四散翻飞,女子看向上方茫茫天际,眼泪徐徐流下,却向上方飘去,手向上方伸去,仿若想要抓住什么,却最终还是慢慢闭上了眼,身影逐渐变小,最后消失于浓雾之中。

世上再无唐家长女,唐颖。

“唐颖,不要,不要离开我!”顾彦霖突然醒转过来,蹭的坐起了身,汗水顺着脸颊留下来,仿若还混合着其他什么,身上的里衣已被完全打湿。

眼看旁边有人,顾彦霖急切的拉住对方问到,“唐颖呢,唐颖在哪里?快说!”

正在为顾彦霖擦拭身体的简洁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突然起身的顾彦霖吓了一跳,但见对方醒转,心情本是大好,却在下一刻听见那个名字,脸色大变,整个人也从开心瞬间坠入冰窖。

并没有立刻回答,却是冷冷回身,朝外间唤到,“来人,太子醒了,快去传太医来。”

外间听见传唤,答话中都不免喜色,“是是是,郡主,婢女这就去。”

宫女转身朝天双手合十,低语到,“谢天谢地,太子终于醒了,要是再不醒,怕我们都要活不成了,”

旁边的小太监也附和到,“是啊,太子都昏迷七日之久了,连太医都说回天乏术,没想到,居然醒过来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一时之间,太子殿内的宫女和太监,纷纷又忙碌了起来,准备热水、传太医、告知皇上皇后,一分都不敢耽搁。

太子殿里,沉默了七日死一般的寂静终于被打破了,他们的太子,顾王,醒了。

“你为何会在这里,唐颖呢,她在何处,我要见她,立刻!”顾彦霖没好气的再次问向简洁,他向来不喜欢同一个事情说两遍,现在他才醒来,身边又只有简洁一个人,只能再次问到,但语气间已有怒气。

简洁甩开顾彦霖钳制的手,不悦的说到,“我在这里照顾了你整整七日,你一醒来,却是在找她,顾彦霖,难道你眼里真的就没有我一分吗?”

简洁不答反问,眼中泪水已不自觉的往下流着,嘴唇不自觉的颤抖,手中的白巾被拽的都变了形状。

她简洁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他就舍不得多看她一眼呢?唐颖,唐颖她都死了!

简洁很想就这么吼出来,但是她不敢,她就是莫名觉得如果她说出了这句话,顾彦霖再也不会理她。

“莫,义,何在?”顾彦霖往空中喊去,怒意更胜。

话音刚落,便见房门被打开,两名身形矫健的黑衣男子迅速出现在顾彦霖床边,躬身行礼到,“王爷,属下在!”

顾彦霖声音突然低了几分,小心的问到,“唐颖呢,她现在何处?”

说罢,死死地盯着两人,不放过他们一丁点的表情。

莫、义两人相视一眼,再次低头,不敢回话。

顾彦霖立身而起,也不管身体是否虚弱,强撑着站起身,声音也抬高了几分,厉声道,“怎么,现在我的话,你们是听不进去了吗?”

两人被一喝,立马跪下身去,齐声道,“属下不敢!”

“那还不赶紧回话!”顾彦霖声音怒气明显,隐隐唇角间已溢出一丝血色,心脏传来的疼痛让顾彦霖抬手按住了自己心的位置。

快来个人告诉他,告诉他,她还活着,还好好的活着。

简洁见状吓得面容失色,急忙上前跪在当前,“王爷,你才刚醒来,身子还虚弱,千万别再动了怒气,等你身体完全好转,再去见她也不迟啊。”

莫、义两人纷纷向简洁郡主看去,简洁向二人使去眼色,并摇头示意,二人不敢多言,继续低头不敢答话。

“好,很好!你们二人现在是合着外人来瞒我是吧,真是好极了...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吗...”,还未待语闭,顾彦霖瞬觉心口间腥甜翻涌,气血上冲,不及反应,一口鲜血便从口中喷涌而出,身体不受控制往下坠去。

“霖儿,我的霖儿!”一身华服的皇后刚进到寝殿内便见到吐血昏迷的顾彦霖,急切出声吼着朝前冲去。

莫、义二人见状急忙起身上前扶助顾彦霖下坠的身形,再看去,顾彦霖已昏过去。

“快,快把太子扶到床榻上,快!”皇后言语中焦急万分,早已失了母仪天下的稳重,那可是她最疼爱的儿子啊,怎会被折磨到这般,真是作孽啊,作孽。

莫、义两人得了令,两人一前一后,将顾彦霖轻抬放回了床榻之上,此时太医也已赶到,刚才的一幕太医看在眼里,莫名有些心惊,没想到,太子真的醒过来了。

“乔太医,快进来看看霖儿,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拿你们乔家来为他陪葬!”皇后气急,也不顾后果,说出了这番话。

乔太医怎敢怠慢,被皇后此话吓得脚软,堪堪被小太监扶着方才进到前来,跪在床榻边为王爷把脉。

片刻后,“乔太医,怎么样,霖儿不会有事吧,刚才都已经醒了呀,怎么又吐血昏倒了?”

乔太医收回手,把完脉,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还好,王爷脉象已经正常,只是方才肯定是因为什么原因冲了怒气,气血攻心,才吐了血,不过这口血,也是吐得刚刚好,把心里积蓄的淤血吐了出来,反而是真正的好转了。

乔太医脸色恢复,转过身来,不疾不徐的回到,“恭喜皇后,王爷他,他已经完全好转了,刚才只是气急攻心,现已将淤血吐出,再无大碍,现下只要稍许调理进补,不日便可恢复如常。”说罢还磕了个头,以示恭敬。

“乔太医,你说的可是真的?”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外间传来,方见一身龙袍的皇帝从外间走来,殿内一众人等纷纷跪下,齐呼,“参见皇上!”

“平身吧,都起来!乔太医,你是说霖儿已经全好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