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你是谁

司卿予抬头,雨水打在脸上,顺着漂亮的线条流到下鄂,那是冲不掉的人间绝色。

凤三娘又道,“京城最好的宅子明日方可拿下,您先去醉霄楼住,我已备好,今夜雨大,剩下的一切我来办。”

司卿予只嗯了声。

凤三娘将油纸伞放到她手中,“我去财庄拨现银,您小心些。”

司卿予唇轻抿不回话,慢慢撑起伞,白衣红伞,如同画中人定格在桥上。

却在此时,暗处杀手涌动。

司卿予漂亮的指节握紧油纸伞,面容半遮半掩,闪过显而易见的冰冷,甚至还有些兴奋。

杀手越发逼近,一柄寒光弯刀朝她直挥而来。

司卿予只是慵懒地侧开身,弯刀从她耳畔“咻”地扑了空。

司卿予依旧不喜不悲,慢慢收起油纸伞。

她淋着雨,神色平静看着越来越多的杀手执刀朝她砍来。

司卿予手掌运力,利落转身,身影飘忽游走在杀手之间。

瞬间,杀手们齐齐倒地无声息,而这些只不过发生在眨眼间。

司卿予重新撑开油纸伞,始终没有任何动容。

随之扑鼻而来的是一阵浓重的血腥味,满地血水流淌,她冷漠掠过。

雨渐大,溅起青砖一层薄薄的水雾,势要冲刷掉桥上满地的血水。

殊不知,这一幕尽入某人双眼之中。

京城大雨,封承衍部属防城回府,恰巧路过这桥。

从司卿予出手开始,封承衍便看见,也是不得不看。

封承衍负手而立,付元撑着油纸伞站在他身后。

“殿下,是相府的嫡女司小姐,刚刚就眨眼之间…全死了。”

封承衍一语不发,目光发冷的看着司卿予。

而此时,司卿予漫步下来,满地的尸体始终掀不起她一丝一毫的怜悯。

一缕湿发粘在她红唇上,只见她抬指轻轻抹开来。

透着路边灯笼的照射,司卿予染着丹蔻的手指如血般,指上的蝴蝶紫戒泛着危险的冷。

司卿予路过封承衍身旁,也是冷漠地回了他一眼,偏偏声音带了点调戏,“公子,我漂亮吗。”你是谁,你看我干嘛

封承衍:“……”还行

封承衍闻而不语,凤眸睨向别处,神色无一丝波澜,擦身而过。

司卿予同样与之擦身而过。

这时,付元也不知该如何言语,撑着伞跟上封承衍,今夜雨急路滑,并未骑马,只得走回夙王府。

封承衍回到夙王府,便有太监捧着巾袍过来服饰。

些是嫌小太监动作太慢,封承衍伸手抽过来,擦了擦不慎被雨水沾湿的衣摆,便坐在书案前处理公文。

付元踱步跟进书房伺候,在一旁研墨。

自方才遇到相府小姐,付元便把得知丞相府捐赠的事一一道来。

付元觉得吧,相府乃御赐宅邸,虽说以捐赠不犯何律制,朝自家王爷禀报两两也无甚不合理。

“丞相府没了,司小姐该不会没地儿住了,方才站那桥上吧。”

下着雨,这三更半夜站在桥上,能解释的便是…没地住。

封承衍修长干净的手提笔,处理公文,听得心无波澜,俊美的容颜没有一丝一毫,表情。

付元哀叹了声,想想司小姐就觉得可怜。

“王爷,今夜这雨还真大…”

封承衍的表情还是没有丝毫变化,骨节分明的手翻着卷宗。

雨大关他什么事。

又不是他叫下的。

“也不知丞相大人明日能不能出来。”

“方才,那司小姐武功怎么如此厉害…”

付元今夜极其聒噪…封承衍放下手里的公文,修长的手指捏了捏眉间,神色多了一丝疲倦。

“滚。”

付元小心翼翼将公文合上,偷偷放到一旁,“这就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