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二房搬离丞相府

身旁有着教书人,司芸芸还想狡辩什么,硬生生咽了回去,抚了抚胸口顺气,温文有礼的欠身,换了嘴脸,“家父乃新上任的大理寺少卿,也曾提议过主动捐赠给你们。”

柳夫子都替司芸芸尴尬,“这不是丞相大人的宅子吗,鄙生没记错的话,当年司二小姐一家若不是有丞相大人的收留,恐还在乡下种苞米吧。”

这司家的事夫子多多少少懂些,当然,全京城人都懂。

司芸芸两眼一黑,尴尬的赔笑,扭着丝帕离开。

司卿予依旧站在原地,跟柳夫子详谈一些事宜。

忽而,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从府内传出来。

“司卿予你个白眼狼,你娘亲去的早,这府中上下都是本夫人在打理,如今你说捐就捐,你存心的是不是。”

司卿予淡淡瞥过去,正见到司寇的正房刘氏一手提着裙摆,一手举着瓷器就扔出来。

司卿予立在那里纹丝不动,微微抿着凉唇,轻轻地‘啪’了声。

瓷器摔落在脚边,同样有节奏地‘啪’了声。

刘氏指着鼻子就骂,“我看你就是嫉妒,见不得芸儿好,今日闹芸儿的婚礼,天一黑就来司府挑事!你爹你兄长这辈子都出不来,没有我们二房庇佑,我看你以后怎么在京城立足存活。”

司卿予一语不发,死亡的目光落在刘氏粗笨的手指上,停留三秒。

她转身,毫无波澜的离开。

刘氏看着对方无动于衷,那远去的背影似乎在说‘你还不配与我说话’。

刘氏更来气了,破口大骂,“我们走着瞧,有朝一日你别到我们二房府前乞讨!”

这时,司芸芸走出来,拿起刘氏的手扬起来,满是翡翠金银闪瞎了眼。

“娘亲莫气,娘亲现在可是少卿夫人,穿的戴的都是世家主母范儿,大房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她司卿予捐出去也好,我倒要看看她孤身一人如何在京城立足。”

“这是皇城,权势说,金银图利,才学傍身,她司卿予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存活。”

“能多活几天都算她命好。”

听这番话,刘氏又看着自己一身的珠宝,心情才算好了些,“她无依无靠怕是连饭都吃不饱,她今夜指不定得在外头流浪,我呸,这破相府我还不屑住呢,本夫人现在是少卿夫人。”

司寇一家今夜忙着搬家。

下人们匆匆搬着东西,也没多少东西可搬,除了私人衣物,相府里的一草一物都跟二房没有关系。

司寇看着书房里头诸多名贵字画收藏,那个心痒痒。

这些都不是他的。

“一国丞相?这些你这辈子都用不了了,何不都给我…”

“还有这御赐的砚台,皇上什么时候也能赐我一套就好了。”司寇摸得爱不释手。

-

入了夜,这雨来得漫不经心。

没了丞相府,时隔多年入京,司卿予也不知该去何处,接下来要去何处。

司卿予立在运河桥上,清冷的望着两岸摇摇晃晃的橙黄灯笼,也不避雨,任由雨水冲刷。

忽而,一道人影撑着油纸伞靠近她。

司卿予慵懒抬手,漂亮的手指向后一摆。

凤三娘将油纸伞移了回来,安安静静地候在一旁。

许久,司卿予才开口打破沉寂,伴着雨水淋漓,入耳却是阵阵阴森。

“划现银上缴国库,拿银子塞到夏皇满意为止,务必秘密进行。”

凤三娘恭敬点头,“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